Lumai

心在哪裡,世界就在哪裡。 你的感知就是你的世界。 而我決定來到這裡,說自己想說的話,做一直想做的事,儘管心裡冒出許多貶抑的念頭,依然要執行。

繡花坊裡的靈執事——前言

 (編輯過)
「我想走一條自己走出來的路。」by靈執事

繡花坊裡的靈執事——前言

已婚婦女腳套


一直以來都有個很想說的故事,「故」是指過去式,已經發生過的意思;「事」是確切的事件,單一的,甚至藕斷絲連至今未決……

總之,是在我人生上演過的,也是我反覆詢問自己寫文究竟有何價值之下,唯一支撐我繼續書寫的答案——因為真實。

曾經想過以小說的形式,披上杜撰的盔甲,讓事實在閱讀者的腦海裡肆無忌憚的翻滾,可是我沒有架構章節的能耐,最後還是任性的採用【想到什麼寫什麼】的模式,就當做是野生的啊~

「靈執事」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物,在部落的某個角落裡呼吸著,移動著,就算是在萬籟俱寂的夜晚,在你以為眾人皆睡的時刻,靈執事依然以肉眼看不見的方式,活躍著。

部落有「巫」,目前最為德高望重的巫者,就是這位靈執事的母親。

而一個「巫」的成立要件,就是你的家族中過去必定有過「巫」,也就是巫的靈體其實都在排隊等著有感應的後代出現。

那為何不稱她為「巫」呢?

因為她說她不是,「巫」不是她的使命,儘管有黑巫、白巫的大能者都曾示意要將術法傳承給她,也都被她婉拒。

「那你究竟想做什麼?或者要做什麼呢?」有一次去跟她買繡線時我忽然問她,她正色回我。

「我想走一條自己走出來的路。」

於是,她就守在繡花坊裡,坐等四方高靈前來,在繡布上指點江山。


而我私自稱她為「靈執事」,因為成為新巫要有她的預見,成巫會找她商討預言的處置,習巫者犯錯她要出手收尾……這名稱是我目前想到最妥貼的一個。

而我跟她的交集,起源於夢境。

夢境,是一個微妙婉轉的場域,開啟了另一種認識周遭世界的方式。

下一篇,我們說說臺東馬卡道的文化新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