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43075 

北歌

这是一篇早就要写的文章,但是一直拖到现在。原有的点子推翻重来,原有的草稿改了又删,每次准备下笔,却老是卡住。于是,我索性留到了今天,索性把之前所想的一并抛掉。

坎特伯雷大教堂

北歌

- 殿堂 - 托马斯·贝克特(Thomas Becket) - 玻璃花窗一. 殿堂 首次出行,我和天一选了坎特伯雷大教堂(Canterbury Cathedral)。进入大教堂,柱子的肌理立马将视线全力向上拉去,一直引到顶端,得益于线条的设计,整栋建筑显得格外高大。

潇湘水云

北歌

原文见:请客吃饭|我们的家乡湖南:从生活经验到学术思考夏一凡邀请我录播客,聊聊和湖南有关的二三事,我想到的头一件,是找能代表湖南的“声音”。我是从古琴想开去的。古琴曲中,《潇湘水云》很有名气,“潇湘”二字直接表明了和湖南的关系。这首曲子是南宋郭楚望避难湘南九嶷山时所作,传至明代《...

南楚与星丛

北歌

翻了翻湖南地图,一个晚上就过去了。很早之前,地理老师就在课上讲,湖南的行政边界像一个老人头,湘西是额头,岳阳是后脑勺,衡阳以下是脖子;要是看湖南的地形图,则像一只撮箕,南岭和罗霄山脉分别隔开广东和江西,西部的雪峰山和武陵山脉则是云贵高原的东缘,只留北部最为低平,引湘资沅澧四水注入洞庭。

Linksview House

北歌

没想到最近见到Nathan是在爱丁堡。通常情况,我和Nathan会约在伦敦的公园见面,一起走街串巷。他的去向随意,漫无目的,但都是他曾经住过的街区。他的话头也是这样,冷不丁忽然转变,另起一段,弯弯绕绕又回到熟悉的地方。不过这次不一样,他为读博士考虑而北上看房,且因为要携家带口所以找得非常仔细。

复活节见朋友兼记近期事

北歌

海德公园里一棵树待过的就知道,英国的冬天难熬,所以天气回暖的复活节,即使写实又是象征。我就在这“复活”的当口,约见了“阔别”已久的Nathan和James。见到Nathan是周六,他在伦敦桥南头等我,这是我们上次见面的地方。我们再一次刻意避开博罗集市,拐进了一条叫做Bermond...

母语露了怯了

北歌

经朋友介绍,我在本月初也用上了Clubhouse。可我没能成为重度用户,因为中英夹杂的言语方式有时让我不舒服,而这种情况在房间里常常发生。从词汇替换上看,大概有三种类型,不过真正膈应人的只是其中一种。有的人母语并非中文,或者中文并非成长环境中的主导通用语言,因此出现的多语言混合,...

圣乔治花园

北歌

从宿舍去学校的路上有片小绿地,名为圣乔治花园(St. George’s Garden)。圣乔治花园算是隐匿在了居民区里,只留三个入口和周边的几条路相连。如果走大路去学校的话,是可以不取道花园的,这样看到的就是一排普通的房子。虽说名字里有“花园”,但是花向来不是这里的常客,等到大树落叶的时候,园子里的花也就跟着谢了。

也给2020告个别

北歌

对我来说,今年不好也不坏。在英国的一年里,倒也是完成了几件值得纪念的事: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看完了《胡适留学日记》,而且读的是已经泛黄的古早版本;另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梳理了道教史和《道藏》,看了不少佛道二教的典籍,也仔细重读了一遍老庄;还花了几个月把张子谦先生的《操缦琐记》录成了文字...

Do You Hear Me?

北歌

“Do you hear me?”一个声音贴在耳边问我, “Do you feel me?”她继续追问, “Can you see me?”于是我顺着声音的来处看去: 我看到了屏幕上浮现赤峰地区的野地,有蓝色的河流,稀疏的树...

听了听八十年代的英国

北歌

Kate Bush - BabooshkaKate Bush - Wuthering Heights11.27日晚,和舍友Katie闲聊,说起她的家乡伯明翰,说起她最舒服的乡音,说起新一季的《Crown》,最后说到了英国七八十年代的流行音乐,这是她的最爱。

如同星云一般

北歌

早晨醒来看朋友的微信,有一张星云的照片,说是哈勃望远镜在我生日当天拍的,我可以对着许愿。着了色的星云照很好看,但得亏有望远镜才能给框下来。英国渐渐入冬,黑夜越来越长,即使如此,伦敦和所有的大城市一样,在城里用肉眼看星星也不大现实。好不容易看到了一次星星,却隔了好几重玻璃。

我也不知道月亮圆还是不圆

北歌

我问候:“中秋佳节,祝您阖家幸福、安康,享受一个轻松的双节假期。” 老师答:“悄悄问一句,外国学成了,会回国效力吧?” 也不知道是多少次碰到这样的问题了。可能是因为今年中秋和国庆正好撞了日子,两种感情都叠在一块了,才有意无意提了这么一口吧。

舅妈让我给表弟开个书单

北歌

要是较点真,舅妈其实没让我开书单。她的原话是:“你弟弟今天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到初中我语文找不到重点,不晓得怎么做?’我觉得就是多读,多背,后面的字词过关。不晓得对不对?”——是要读,但只读课本又怕不行——我自己把这问题“翻译”成了开书单。

在英国待了整一年了,一年前的事情已经记不起了。

北歌

偶然看日历,我落地伦敦是去年九月二十一,入住现在这间宿舍,是二十三号的事情——也就是说,在这房间里住着得整一年了。借着荷兰老室友叫我去他新住处吃煎饼,我一说漏,这一周年也就算是有了个纪念。这算是离家最长的一次。之前在宁波念本科,寒暑假都是回家的。

看完《罗生门》之后的想法(一):《罗生门》和《幽灵公主》

北歌

如果前几天没有在书里读到“Rashomon Effect”这个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去看《罗生门》。书中介绍的“Rashomon Effect”是:is to use stories as a means to reconstruct the attitudes and va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