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ran

新年愿望:早点去世。

韩偶剧都开始关注当代人精神健康状况了(二)

發布於


图片来源:豆瓣

真理不是通过深思熟虑或笛卡尔式的逻辑获得的,而是通过洞察人类之中那些单纯而未受腐蚀之人、高贵的野蛮人或者说孩子,反正就是这类人吧,他们的心灵获得的。一旦真理被发现,那就是永恒的真理,我们就要按照真理生活,这一点十分重要。——以赛亚·伯林

E2 红鞋女人

精神病人眼中的世界是充满想象的,极度自我,极度遵从内心的意愿。

第二集中魔女和尚太欧巴两个人出现了特效,魔女变大抓住了猎物,尚泰因为要见到偶像非常开心,广告也变得非常愉快,看到橱窗里的模特居然也向自己挥手,导演很巧妙的利用视觉效果提醒观众这些特效是为了具象了他们眼中的世界。第一集文护工安抚女患者的时候,呕吐的真实场景被几个具有明喻的镜头替换了,尽管观众没有看到呕吐物,但是镜头画面也足够去想象了。

联想到前一阵子刚看完娄烨的《推拿》,导演就是利用了镜头的晃动和模糊呈现出盲人眼中的景象,原来“盲人“眼中的世界是这样的。

观看的过程中,尚泰欧巴的表现让我产生一个疑问:正常人和非正常人真的有区别吗?还是说仅仅是医学角度,社会文化层面对一部分人的定义。人类有共同点和差异的地方,尚太欧巴这样的人由于非常专注于自我,他的感知能力极强,他能感知到他感知到的一切。他就像弟弟的一面镜子,尚泰的坦诚是弟弟需要偶然的机会才能开悟的品质。城津市之于二人的感觉并不同,弟弟以为是为了帮助哥哥躲避可怕的蝴蝶而迁徙各地,人到中年他才拨开心中厚重的迷雾,意识到自己的逃避。朱里面对心仪多年的男孩从不敢直面内心的欲望。从这个角度来说,谁才是真正的正常人呢?

尚泰和魔女的共同点是拥有穿过表象直击本质的能力,魔女对于自己事业上的境地完全悉知,伪善的评论家,虚伪的读者粉丝,人类的贪欲,颠倒黑白…站在魔女的角度,签售会上解围文护工兄弟二人,她正是洞悉各方视角,选择以其人之道 还治其人之身的逻辑武器反击欺负尚泰的夫妻二人。然而不加修饰的自我,成为他人攻击自己的武器。同类互害而不自知。善良而敏感的他们只肯把刀挥向坏人。

“正常人”心盲而不知,“精神病人”因为被定义为边缘人而有时间和空间和自己相处,反而能够做真正的人。疗愈之作,不单纯是男女主角通过爱情互相治愈,更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疗愈。

E3 让内心的欲望肆意的奔腾吧

第三集真好啊,剧作重心转到了“没关系精神病院”,全方位展示了钢太欧巴的社会关系,回到城津市和哥哥,闺蜜,同事以及同事的妈妈,好似一家五口人,wuli钢太欧巴很开心吧。

我很少看到电视剧中男主女角的发展线和其他人物线安排的这么平衡,这集几乎把所有重要人物关系都呈现出来了,尽管镜头着墨精神病院的诸多照顾者与被照顾者,但竟然完全没有抽离的感觉,反而让我真的相信这家精神疗养院可以疗愈收治的患者,以及不请自来的人。

这集官方给出的主题是“城堡中的魔女”,不过我个人的感受却是“车”,后半场飙车戏意喻为“我会带你去向自由之地”。房车之于尚泰是自由,魔女之于钢太是自由。

魔女作家性格火爆直接,洞穿人生真相的生活哲学家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人的态度是“不浪费时间”,是的,她就像手法高超的猎人一样,瞄准目标,精准出击,死死的咬住猎物的脖颈。wuli钢太欧巴做护工蛮有天分的,观察力神准,和作家交锋一两次就get到了猎人的气息,这一集他还在努力挣扎猎物的手掌心,然而,结尾处各位都听到了吧,欧巴亲口吐露真心:大姐,你收了我吧。

院长这只大Boss,在这家疗养院里,他就是那只如来佛祖,手下的员工、病患、病患的监护人(我说的就是高文英)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院长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他的处方笺所到之处寸土不生。院长和魔女谈判给出的处方杀手锏是招聘,虽然他嘴上说这是开给病患和监护人的,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出来他只是在针对高文英,从院长和护士长的对话就知道高大焕就算在这里住一百年病情也不会有起色的。这张处方笺太牛了,一箭双雕,顺便治疗了潜在的病患—高文英。院长、护士长、魔女围坐一起,院长一步一个套,护士长把不欢迎高文英做文学教师都写在脸上了,几经暗示都被院长无视,最后一回合才get到院长的心思。所以,Boss之所以是Boss。

wuli钢太欧巴带着哥哥终于见到了院长,从第二集其实可以看得出来钢太决定回城津市很大的一个原因是看中了院长的专业能力。wuli院长也没有让我们失望,第一次跟尚泰见面就俘获了人家的心,尚泰欧巴心爱的珍藏,就算是钢太和载洙都不能碰到东西统统送给wuli院长了。院长这样的人物简直是天使与魔鬼一线间的人物,他观察力超强,共情心攻击力应该是最强的。他迅速的通过恐龙和尚泰建立良好的关系,还发掘尚泰无与伦比的绘画能力。不然怎么说这位boss实力最强呢,当院长打开窗户邀请尚泰作画这么明显的暗示,钢太还傻乎乎的问院长你要干啥。侧面也说明钢太真心不了解他亲哥,关键是他还不自知。他哥亲口告诉他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听完还一脸受伤的模样。

这集最让我感动的是具象的呈现创作者表达的主题:精神病人与非精神病人的分野是什么?真的有分野吗?创作者给出了答案——没有分野。第三集有一些情节设置传递出这一点,第一场是钢太和男同事在换衣间的对话充满张力,男同事对钢太的建议油盐不进,后来还和护士长刚起来,小护士立马告诉我们他可能有对抗性症状。男同事的身份是精神疗养院的护工,他的工作风格和钢太完全不同,如果他穿的是条纹病号服,你会怀疑他不是来住院的吗?第二场是钢太和官二代关于跑步速度的讨论,联想起载洙跟朱里聊起钢太的时候说他拼命的狂cao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可以合理怀疑钢太有潜在的躁郁症,却被死死的压住了呢?魔女就是他的导火索。

如此,如果不是通过社会标签或者社会符号,一个人真的可以定义为正常人和精神病人吗?人类需要这样的分类标准去理解吗?根据世俗的眼光,像高文英的直接,官二代的躁郁,尚泰的童心,一般人很难吃的消,他们共同的特质是:直接,直接,直接。像看起来正常的钢太,朱里,他们反而在逃避,无论是面对自己的情感,欲望,他们才是更苦涩的人,值得被关心的人。

魔女的心魔应该是来自她的母亲,她的家庭关系和成长经历有待展开,但是她真的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一个人回到荒凉的城堡,去面对从儿时就陪伴着自己的恐惧。幸运的是她找到了自己的红鞋——钢太。钢太遇到魔女之后,生命力重启了,和魔女的两三次交锋之后心态已经成长颇多了,最明显的进步就是拦住魔女高速行驶的车子而面不改色。如果你看到钢太在台下看到官二代在台上肆意的模样,幻想着那个人为什么不是我,很容易为之流泪啊。是啊,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我要这么压抑。为什么我不敢面对自己。为什么我这么懦弱。为什么我的人生是没有色彩的。作为观众我眼睁睁的看着男主角向另一个人投去邀请,让我们相互拯救吧。

E4 为什么要生孩子?

果不其然,E4铺陈了原生家庭的背景,钢太在短短的两天内觉醒了,心中充满了自我存在的疑问,他终于发现自己的人生并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过往压抑的欲望与人性是因为把真正的自我封闭在心灵的深渊。魔女的再次出现就像片尾雨中相拥背后的灯塔,循着魔女的足迹探索自我之旅。

官二代被母亲打耳光,旁观的钢太情不自禁代入自己的视角,唤起苦涩的童年记忆,旁观旁观者的观众不禁问一句:孩子出生后就是被父母以爱之名PUA的吗?真正的爱不是这样的形状,那些不会相爱的父母将同类互害的习惯代代相传。

钢太被母亲欺骗太久了,坐在副驾驶听到魔女对亲子关系的理解勃然大怒。魔女是一个不带偏见看世界的人,从她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令钢太冒犯的人和物没有差别的态度,其实并不是不把钢太当人看,魔女的视角是“万物平等”,一片树叶和一颗钻石在她眼里不见得有什么分别。父母喜欢有用的孩子与孩子抛弃年迈的父母是对等的,所谓养儿防老的心态,当父母的并不是为了孩子,而是为了自己。所以为什么不能接受成年子女为了自己而产生遗弃的想法呢?既然人的关系是对等的,为什么女儿要原谅试图掐死自己的父亲呢。早已经对此认知革命过的魔女没有意识到人到中年的钢太正在进行的认知转变。真的是两个人在一起就像过山车的体验,一会儿好一会儿闹。钢太在魔女面前演习发脾气越来越熟练了,抓方向盘威胁停车的事情也干得出来了。

魔女真是铁汉柔情,她以为是因为自己不履行承诺所以惹怒对方,第二天就乖乖的陪父亲散步,她一定是很不情愿的,毕竟第一集里拽到不行也不愿意关注生父的态度,现在居然为了考虑钢太的感受做不愿做的事情。这条线并不直白,不晓得这次契机是否真正让魔女走出原生家庭阴霾。

这集逻辑线真的太好了,从便利店钢太还没有放下戒备真正接受魔女,从玻璃框隔开两人看得出来钢太不打算接住魔女的邀请。直到他看完《丧失小孩》,又听说魔女被父亲当中掐脖子的事情,我觉得应该是这个时刻他决定接纳魔女的内心世界了,在雨中秀贤欧巴坚毅的小眼神彷佛准备英勇就义似的。原生家庭的痛楚不见得可以从父母那里得到解药,但是世间的通用语言“爱”可以做到,尽管彼此认为我们此生并不能真正了解,但是并不妨碍拥有原生家庭带来的类似体验让我们产生共鸣。

最后一点特别想说的是,这集剧本说明编剧是个好学生,把《小丑》这部电影的精髓基本上都学到手了,男主人翁看似笑容内心压抑的成长经历,为人父母的伪善,不过尚且看不出来钢太情绪的出口是什么,还好wuli钢太生命中有魔女的出现,新任老板也比较有脑筋,他这份工作应该可以继续做下去,甚至超过一年的诅咒期。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