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ran

新年愿望:早点去世。

《新喜剧之王》中的“我养你”用梗的镜头分析

作者:李嫣然 写于2019年8月28日


片头是海面镜头的近景,微风波浪,是两个浪打出了片头字幕,接着是一首粤语歌,第一句词是女主的名字,女主出场的镜头聚焦在下半身,右手拿着《演员的自我修养》这本书,与此同时副歌部分重复了“如内心有梦”,这种介绍女主出场的方式也很有趣。歌声将落,是一阵汽车的急刹车的声音,跟女主有什么关系?果然有关系,镜头摇上去,快要可以看到女主的脸了,女主观望了被撞车倒地的大爷几秒钟,镜头右移,女主凑到车祸现场也就是倒在车头前的大爷旁边,这是一个长镜头,摇过来方便看到女主的脸。

女主第一句台词就是在强调“我是演员”,她开始对一个遭遇车祸的人讲戏了,我们会很奇怪,这是片场吗?大爷真的在演戏吗?我觉得周星驰这个桥段的设置简直是双关讽刺,这场戏挑战了大家的一个直觉,一个偏见,看到老年人倒在汽车前就一定是碰瓷吗?这个认知正常吗?很明显不正常,女主也不正常,她觉得大爷是在演戏,演的还不好。开头这部分其实透露了女主现在还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表演?表演和现实的区别是什么?演员在戏里面演的究竟是什么?

短短不到两分钟的开头就点明电影主题讨论的什么是真正的演员,而且交代女主成长路线的初期阶段,她还不懂什么是真正的表演,顺便批判了一番某种社会偏见,一箭三雕,相当之效率。

第二场戏在片场,女主是一个跑龙套的,演一个痛苦的人的反应,其实这一点可以看出女主汲取了大爷被撞倒地后真实的痛苦是什么反映的经历,这点在她跟副导演沟通的时候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来,女主对真正的演技孜孜不倦的追求没有错,除了她,接触过她的人都会觉得这个女人不合时宜,作为观众我也会有这种感觉。当然产生这种感觉肯定是星爷希望的。

女主回家为父亲庆生的戏简直是神来之笔,这个场景先是交代了饭桌上的人除了女主的反应,接着女主母亲劝父亲动筷子吃饭的镜头,观众会很疑惑饭桌奇怪的氛围和为什么寿星不动筷?下一个镜头答案来了,我觉得看到这一幕都会被吓一跳的,女主化了一个死尸妆,在父亲的生日这一天她化了一个死尸的妆容,还不肯卸妆。这个原因在她被丢出片场有合理的呈现出来,我看到她为了演戏可以接受两天不卸妆,报酬只是一碗在动荡的车厢里吃不了几口的盒饭,真的很心酸。她爸快被她追求梦想的执着气死了,还在观察生活中人的真实反映,赴宴的亲朋眼中的她估计是“这女孩真是个傻子”,脚底抹油都溜走了。肇事司机评价她是神经病,同行认为她脑子有问题,吊诡的是女主一点也不觉得苦,仍然很乐观的追求做一个真正的演员,并不觉得是受了委屈。

第二次女主做跑龙套的戏,这场戏星爷用了所谓的老梗,做情绪反应。女主做一个中了寒冰掌的反应被李洋所欣赏,下一场戏就是他们两复刻《喜剧之王》经典桥段“我养你”,这场我蛮喜欢的。

女主坐在“竖”店影视城门口的台阶上读《演员的自我修养》,李洋走过来表示很欣赏如梦对表演的理解,并邀请她和自己出演一段“我养你”的戏。

复刻部分来了,如梦也重现张柏芝身穿迷彩长外套+长靴的造型,穿着衬衫的李洋刘海耷拉在脑门前,虽然看起来不太像周星驰,但大概有这个意思,服装的变化其实是表示在这段超现实的表演他们两个真的把自己当成戏中的人物去呈现的,镜头的调度跟原片也一毛一样,“我养你啊”这句台词随风送出到如梦的面前,如梦却回答“我男朋友来了”,此时还看不到男朋友入镜,观众的疑问被李洋问出来了为啥如梦说这句台词?镜头切换到李洋的时候已经是现实场景了,穿着风衣的李洋跟如梦讲戏“你台词错了”,随着男朋友的到来切换到现实,超现实的表演结束,如梦说“真是我男朋友来啦”的同时查理骑自行车入境,对于女主演戏产生深刻影响的男朋友查理就这样被推了出来。这句台词有功能性的作用也有说不出来的一些作用,功能性的作用是告诉李洋自己有男友的事情,为男友出场做合理铺垫,最后一个是结束这场超现实表演。

这组现实与非现实的切换很值得揣摩,女主介绍自己男朋友的时候强调男朋友是真的,如果看完全片就是知道这句话多心酸,男朋友是骗女主钱的,是一个代表虚假的人物,女主在超现实的场景中的最后一句词说男朋友来了是对着李洋说的,李洋是整个影片中最懂她对演戏的追求和理解的人,也是最体恤女主真实生活中情感的人,李洋代表的是真。不过李洋却是在和如梦演戏的桥段中表达”我养你“的心意,这句可以理解为李洋传递情意的意思,不是真的养的意思。根据后来李洋随手就可以给如梦20万说明他有能力”养“喜欢的女孩,对比之下“真”男友和李洋支持如梦的方式完全是相反的两个方向,“真”男友是建立在虚假之上的,他给了如梦某种无知无畏的勇气,这个经历帮助如梦完成了什么是真正的表演,这一点和开头如梦对待演戏的态度做一个对比,开头的如梦分不清现实和演戏,老头被车撞之后伤了三根肋骨的反应她却把真实当作演戏,其实说明她还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表演”,当如梦被前男友戳破了幻想的泡泡,她也完成了什么是真正的演员的理解。

这个所谓的用自己的老梗的桥段被星爷玩出了深意,根本不是为了用梗而用梗,超现实与现实的衔接之合理,和整部影片的关联度之紧密,完全是服务故事人物情节的作用,一条线是女主对真正的表演理解的肯定,一条线是女主在生活中遇到的人对自己的影响,这种影响反过来影响女主对表演的理解,女主到什么时候才真正的理解表演,是她在北京试镜的时候,扮演自己和骗自己的前男友的两个角色,她在场戏里呈现出来的是真正的表演,也同时在戏里给自己一次发泄情感的机会,是女主抒发情感的高潮部分。

令人拍案的是这段本身是一个经典场景,星爷用来服务于自己新的作品,完全不介意观众会在观影中出戏,因为他做的真的很棒,观众既可以和戏中人物共情,又可以和《喜剧之王》产生跨时空的连结,做出一个复杂的观影体验。

这部影片的主题是讨论:什么是真正的表演。在电影中讨论”表演“是一个很新颖的题材,借用女主的职业经历和生活情感经历把这条线穿进去,这是一个很大的野心,星爷做的很好,完成主题表达和主人翁成长双线索。影片中很多的笑料建立在表演行业中像女主这样默默无闻的人的经历之上,还顺便批判了一番浮躁的娱乐圈,与其说星爷一如既往的关注小人物不如说是一如既往的关注个体,关于具体的人性。有这样成就的导演到了这样的年龄还在思考和探索表演以及表演和生活的关系,对人性细致入微的体察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呈现出来,他的能力和态度都令我肃然起敬。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