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范看台湾

聊聊我理解的两岸。

(转)韩国瑜下台了 民主也不会无端胜利

發布於


https://www.dwnews.com/台湾/60181622/韩国瑜下台了民主也不会无端胜利


小编:这篇文章写的不错。台湾民主化也就二三十年,跟西方老牌民主国家比,可能台湾民主是1分,欧美民主是5分;其实台湾民主制度还有待深化;但台湾因为特殊的两岸关系,时刻与对岸对比——大陆没有民主化,得分是0分——所以台湾人就常常沉浸在这种我有你没有的骄傲中(比如我不用翻墙、我可以骂总统、游行不被抓、我四年可以投一次票换总统),缺乏更近一步的反思:台湾的民主怎样才能更好?

台湾摆脱了“不民主”,避免了“国家机器”(政府)对普通人的压迫(与戒严时代相比)——这当然也是一种成就,不扣分也是变相的加分——但台湾人应该更追求加分,即“深化民主”——到底为什么要民主?是民主好?还是民主对?还是民主可以又好又对?

如果民主让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人们安居乐业,那是民主的好处;如果民主向菲律宾那样,议员讨论“同性恋合法化”的高大上议题,但国家工业化进程缓慢,人民还是没工作,只能做菲佣、做站街女,毒品问题泛滥得不到解决。这样的民主有什么用?台湾总统大选已经多次,政党轮替也已两次,哪个总统台湾人满意?原因是什么?是台湾人期望太高,还是台湾制度有缺陷?

台湾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偏见:两岸统一会让台湾人民失去民主自由——在这种恐惧下,台湾人一方面没有投入精力去深化台湾民主,沉浸在“民主又保住了”的浅层兴奋中。另一方面,民进党打着“北京统一你,你就完了,什么民主都没有了”的恐吓牌,借着爱台湾的名义,不知道做了多少让民主倒退的事儿。

随便举一个例子:太阳花学运始于国民党30秒走程序,通过服贸协定;引发大规模学运,大喊要程序正义,反对黑箱,学生们把自己感动到了,还唱了一首歌:《岛屿天光》,结尾是:勇敢的台湾人。

但去年民进党通过《反渗透法》的时候,径付二读——连像国民党那样走程序通过服贸的形式都省略了——这是程序正义吗?追求反黑箱的勇敢的台湾人这时候去哪里了?(ps:台湾有多少真的了解立法院的程序?多少人了解径付二读对程序正义的破坏力?在懒人包泛滥的浅碟式政治氛围内,台湾人民真的那么“懂民主”吗?)

所以人民日报在318学运当年就指出台湾的太阳花学运是反中运动;那时候台湾人还辩解,我们不反服贸不反中,是反黑箱——这就是不如人民日报有“洞见”。没有洞见就无法穿透历史的迷雾,抵达真相。

台湾人要真的反黑箱,支持民主和程序正义;那在反渗透法通过的过程中就更应该站出来——但他们没有。所以太阳花学运的本质还是因为台湾人长期的恐中反中心理。人民日报没冤枉你。

可以说,对北京的“偏见”已经严重影响了台湾民主进步的脚步。台湾的民主会慢慢倒退,到最后只剩下一个形式民主的空壳。台湾如果不是总统直选前,建立了庞大的中产阶级,那台式民主其实也就和菲律宾差不多而已。在近期世界范围内中产阶级萎缩的时代,台湾的民主基础也在动摇。

当然我知道又有人要引用王朔的话:“太监点评别人家的性生活。”对于这样的观点——我只有两句话:“小了、格局小了。”“夏虫不可语冰”。



民主不应仅是精神符号
“民主自由”对台湾人而言已成为一种信仰,尽管台湾早就已经拥有一套运作已久的民主机制,以及十足充分的自由空间,但台湾人还是热衷将民主自由挂在嘴上,仿佛不如此反复强调,便无法体现民主自由的美好、民主自由便会灰飞烟灭。
没有人会说这种追求是错误的、不值得保护的,但偏偏台湾人对民主的想象极其虚幻且流于形式,政党轮替是“民主的胜利”、罢免是“民主的胜利”、连特定政党当选也可以是“民主的胜利”。至于换了执政者后是不是更倾听民意了?罢免后高雄是不是就不再“又老又穷”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主胜利了,高雄自然就不老不穷了,这也是为什么一夕间高雄人忽然变成“勇敢的台湾人”,连走路都有风。
民主胜利的模式不仅只于选举,可以拿总统开玩笑是一种,网友大举出征也是一种,在网络上大谈“六四”也是一种,基本上在专制国家被禁止、在台湾却可以做的,都是“民主自由”的胜利。台湾人也常以此颇为得意的嘲弄对岸,认为这是专制体制不可能体会的美好,但大陆失去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大陆人心里其实一清二楚,不需要他人端着高人一等的架式充当“民主明灯”。只不过当大陆人表示并不羡慕这种“小确幸”般的民主时,但台湾人总无法理解,你怎么可能不想要呢?肯定是“酸葡萄”或“被洗脑”。
让民主真正令人称羡
坊间常说“你不管政治,政治会来管你”,当有人说他不热衷于政治时,恐怕会遭受不少口诛笔伐,认为是不关心社会的“废老”。但偏偏政治对许多人而言,早已被简化成保护“早已拥有”的民主自由,政治人物们不断恐吓民众,台湾随时会丧失民主自由,投给谁、或是不要投给谁,就变成最关心政治的表现。但罢免、投票、换人等政治行为最终是为了改善生活的目的,却始终不被民众所重视,似乎只要做了合乎民主程序的行为、还保有现在的制度与自由,一切就会在民主胜利的垄罩下自动变好。
这样的情况当然跟两岸长期未解的纠葛有所关连,只要两岸统一的问题还悬而未定,台湾人对民主的追求就永远只会停留在表层,而不会涉及到更多公民领域关心,就算有,最终也只会折服于“抗中保台”的神主牌之下,但无奈的是,两岸问题台湾自身能掌握空间其实微乎其微,却又被政客们放大成了所有。
民主自由对台湾人而言当然是不能舍弃、也无须舍弃的追求,但不应成为反而困住台湾的桎梏。回过头来,罢免会不会是民主的胜利?如果台湾人能借此对下一任市长有更具体的要求、更严格的施政检验,高雄市能有更完善的规划发展,那无疑会是民主的胜利。但如果民众沉醉于“首次地方首长被罢免、台湾民主又更进一步”的美梦,而就此得到满足,那胜利的绝对不会是民主,而是就此得利的政客。

韓國瑜將如何陷落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