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范看台湾

聊聊我理解的两岸。

(转)人心渐远 台湾已承载不起“六四”记忆

台湾人确实很爱提起“六四”,在与大陆网友吵架时会提起、在取游戏ID时会提起、在各种脱口秀演员的段子中会提起、关于“六四”的哏图也屡见不鲜,“六四”在台湾的语境中,代表的是大陆官方对言论自由的审查、是大陆人对真相的无知、是人民对专制的恐惧,但要说这其中有任何价值理念的成分,那无疑是过度美化,这至多是一种消遣跟反抗、一种两岸实力消长中,台湾在某方面更为“优越”的表现。
在六四事件两年过后,大陆发生了灾情惨重的“华东大水灾”,香港举办了“演艺界总动员忘我大汇演”,为灾民们筹募善款,台湾艺人罗大佑在台上卖力的载歌载舞,林青霞在台上呼吁“请伸出你的手,救救我们的同胞,帮帮自己人”,屏幕上投影的是“是手与足,是血与肉,是同根生,是一条心”,台湾也在众多艺人的参与下,举办了“送爱心到大陆”赈灾晚会,期间台港两地相加募得近26.5亿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

今昔对比,令人唏嘘。中华民族的智慧呢……


原文:

https://www.dwnews.com/%E5%8F%B0%E6%B9%BE/60181013/%E5%85%AD%E5%9B%9B%E4%BA%8B%E4%BB%B6%E4%BA%BA%E5%BF%83%E6%B8%90%E8%BF%9C%E5%8F%B0%E6%B9%BE%E5%B7%B2%E6%89%BF%E8%BD%BD%E4%B8%8D%E8%B5%B7%E5%85%AD%E5%9B%9B%E8%AE%B0%E5%BF%86

2020年6月4日是六四事件31周年,香港因为疫情关系,历年于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晚会”的“传统”,首次被警方禁止,其中也引起了是否与“港版国安法”有关的种种揣测。相较于维园的烛光晚会被称为“亚洲最大悼念六四活动”,台湾近年对六四的反应其实相对冷清,直至2019年才因种种原因重燃热度。但31年过去了,台湾对六四的意涵与精神早已不同以往,只剩那台坦克与人,连同对大陆的印象一同被冻结在脑海中。

六四事件30周年在台湾可以说格外热络,除了六四国际研讨会移师台湾,举办了一系列“六四30周年”纪念活动外,台北的自由广场上出现了一项装置艺术,亦吸引了不少往来游客的目光─一座充气式的坦克,以及伫立于坦克前的男子。这项装置艺术意在重现六四事件中抗议民众以肉身阻挡坦克行进的情景,也是“六四”最标志性一幕。


2019年,台灣在自由廣場擺放“六四坦克人”的氣球模型。(聯合報)


这项装置艺术引起不小回响,但如果30年前天安门前响起的枪声传到自由广场时,激起的是连结台湾与大陆的血泪、是对中华民族的沉痛与不舍,那30年后重现于自由广场上的坦克人,又代表了什么样的意义?

时光荏苒,随着以台湾为主体的政治因素,台湾的新一代面对“六四”不再有当年“血脉相连,两岸对歌”的情怀,似乎已是难以逆转之势。对于“六四”意涵的转变,有些人会将之解释为一种升华,解释为台湾与对岸区隔过后,纯粹基于“拥护民主、拒绝独裁暴政”等普世价值的关心与批判,两岸间历史与国族因素,已不是悼念六四的主因。

不得不承认,“六四”在台湾其实早已缺乏热度,每年例行的“六四晚会”稀稀落落,参与人数也寥寥无几,直至2019年两岸关系因政治因素急遽紧绷,蔡英文与陈建仁史无前例的以台湾总统、副总统的身分参加“六四晚会”,才让民众又对这起历史事件“关心”起来。然而从民众对充气坦克“大呼过瘾”的反应便能得知,若“六四”原本还有一丝民族情怀在其中,如今恐怕只剩嘲笑与奚落,而遑论价值理念的追求。

台湾人确实很爱提起“六四”,在与大陆网友吵架时会提起、在取游戏ID时会提起、在各种脱口秀演员的段子中会提起、关于“六四”的哏图也屡见不鲜,“六四”在台湾的语境中,代表的是大陆官方对言论自由的审查、是大陆人对真相的无知、是人民对专制的恐惧,但要说这其中有任何价值理念的成分,那无疑是过度美化,这至多是一种消遣跟反抗、一种两岸实力消长中,台湾在某方面更为“优越”的表现。


六四事件31周年蔡英六四在台湾所内涵的意义早已不同以往。(Facebook@蔡英文)

台湾的六四:被冻结的坦克与人

“每天在吹嘘自己大国崛起,结果连个六四都不敢提”。“六四”在台湾其实早已工具化,是嘲讽对岸的工具、区隔两岸的工具,同时也是自我安慰的工具。因此“平反六四”对台湾本土意识高涨的一代是尴尬的,平反了,对台湾真的有利吗?对很多人而言,让大陆永远冻结在1989年坦克与坦克人的那幕,心里可能更好过一些。

“六四”错误的镇压方式是事实,然而,“六四”起因于“反官倒”、“反贪腐”也是事实,大陆在经过“六四”之后,进行了法治及社会层面的巨大变革,同样也是事实。时代的巨轮不会停止转动,即便走了弯路,它依然不断往前,就如同那台坦克终究转了弯,试图绕过“坦克人”。但官方遮掩回避的态度,让外界忽略了那些改变,也使台湾人对大陆的理解定格在1989年的那台坦克与人,并相信那台坦克最终横冲直撞的开了过去。

在六四事件两年过后,大陆发生了灾情惨重的“华东大水灾”,香港举办了“演艺界总动员忘我大汇演”,为灾民们筹募善款,台湾艺人罗大佑在台上卖力的载歌载舞,林青霞在台上呼吁“请伸出你的手,救救我们的同胞,帮帮自己人”,屏幕上投影的是“是手与足,是血与肉,是同根生,是一条心”,台湾也在众多艺人的参与下,举办了“送爱心到大陆”赈灾晚会,期间台港两地相加募得近26.5亿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

当时台港陆面对悲剧时“血脉相连”的感同身受,现在恐怕难以复见,随着香港学联退出支联会,“六四”对台湾人而言更是早已成为“他国事务”。当《自由花》变成了《民主会战胜归来》,台港对大陆或许早不抱持着梦想花开,“六四”也只徒留了坦克与人,活在一些已经日渐依稀的脑海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