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范看台湾

聊聊我理解的两岸。

[好文转载]郑永年:香港问题并非无解

小范写在前面的话:郑永年先生在2016年对香港的一点看法。其中我认为很有意义的几段话摘抄如下:

最近几年,从“占中”、“反水货客”到“旺角暴乱”,从驱逐内地游客、否决“行政长官普选方案”再到“本土”激进势力滋生、并出现公然叫嚣“香港独 立”以至候任立法会议员把宣誓当儿戏,甚至毫无道德廉耻地以下作语言和“支那”一词辱国辱华,一系列政治与社会乱象丛生,香港已然不胜其扰、苦不堪言。
对此,郑永年认为,这是香港回归中国后,基于“一国两制”的安排,在中央政府支持下,香港推进民主发展进程中出现的现象。由于香港在英国管治的150多年历史中根本没有港人自治及民主发展之说,因此,目前香港正处于刚刚开始民主化的阶段,而要在短时期内推行民主化势必会出现各种社会乱象。而从世界历史范围来看,民主化早期其实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发生。例如,英国“光荣革命”的民主化进程应是最和平的了,但国王还是被砍了头。法国、德国、意大利这些国家的早期民主化阶段更是什么样的行为都有。甚至德国的民主还选举出了纳粹法西斯。
郑永年解释道,因为在早期,民众都不知道究竟什么是民主,只是把民主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信仰在追求,但是又不知道怎样去追求,所以在别有用心的政客操纵下总是做出一些激进荒唐的行为。待民主化历经一二十年发展后,民众逐渐开始理解民主的内涵和真谛,才知道民主也只是一种制度安排。于是乎,民众也日渐趋于理性,慢慢认清了该如何追求民主。而当前香港一些激进的年轻人也正是由于缺乏生活的阅历和经验,同样只是把民主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信仰来追求,他们幼稚无知,缺少担当和责任,易被误导,在镁光灯下以搞事来哗众取宠,其实是对民主的破坏和践踏。所以,郑永年提出,香港下一步该考虑的一个非常重要又非常矛盾的问题是,随着民主化进程的推进,采取何种方式引导年轻人,防止年轻人的激进行为。
郑永年进一步指出,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首先要考虑好想要什么样的民主,其次要考虑好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追求民主。如果这两点搞不清楚的话,香港的衰落将会是一种必然。比如台湾施行美国式的民主,但是现在无论马英九还是蔡英文,谁也干不了什么事情,两党只是一味地互杠、对抗,“民主”俨然已经成为一种阻碍社会发展的制度。

原文链接如下:

http://4g.zijing.org/?app=article&controller=article&action=show&contentid=721483

全文摘抄如下,以飨读者,侵删。

记者/冯琳

香港——一颗耀目于世的“东方之珠”伫立于泛着湛蓝之光的维港之上,155年的殖民管治未能摧毁她华夏文明的根基,回归后虽多遭波折,但在祖国的荫庇下依然屡创惊艳世界的奇迹。然而近年来,香港本地政治风波不断、经济发展乏力,难以不令人审度香港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是研究东亚问题的知名学者,他曾多次到港访学演讲,对香港有着长期深入的观察和研究。近日,郑永年在北京接受了本刊记者的独家专访,分享了他个人对当前香港政治、经济和社会等一系列问题鞭辟入里的观点和建议。相关观点编辑如下,以飨读者。

莫让“民主”挑起香港“内战”

最近几年,从“占中”、“反水货客”到“旺角暴乱”,从驱逐内地游客、否决“行政长官普选方案”再到“本土”激进势力滋生、并出现公然叫嚣“香港独 立”以至候任立法会议员把宣誓当儿戏,甚至毫无道德廉耻地以下作语言和“支那”一词辱国辱华,一系列政治与社会乱象丛生,香港已然不胜其扰、苦不堪言。

对此,郑永年认为,这是香港回归中国后,基于“一国两制”的安排,在中央政府支持下,香港推进民主发展进程中出现的现象。由于香港在英国管治的150多年历史中根本没有港人自治及民主发展之说,因此,目前香港正处于刚刚开始民主化的阶段,而要在短时期内推行民主化势必会出现各种社会乱象。而从世界历史范围来看,民主化早期其实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发生。例如,英国“光荣革命”的民主化进程应是最和平的了,但国王还是被砍了头。法国、德国、意大利这些国家的早期民主化阶段更是什么样的行为都有。甚至德国的民主还选举出了纳粹法西斯。

郑永年解释道,因为在早期,民众都不知道究竟什么是民主,只是把民主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信仰在追求,但是又不知道怎样去追求,所以在别有用心的政客操纵下总是做出一些激进荒唐的行为。待民主化历经一二十年发展后,民众逐渐开始理解民主的内涵和真谛,才知道民主也只是一种制度安排。于是乎,民众也日渐趋于理性,慢慢认清了该如何追求民主。而当前香港一些激进的年轻人也正是由于缺乏生活的阅历和经验,同样只是把民主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信仰来追求,他们幼稚无知,缺少担当和责任,易被误导,在镁光灯下以搞事来哗众取宠,其实是对民主的破坏和践踏。所以,郑永年提出,香港下一步该考虑的一个非常重要又非常矛盾的问题是,随着民主化进程的推进,采取何种方式引导年轻人,防止年轻人的激进行为。

郑永年进一步指出,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首先要考虑好想要什么样的民主,其次要考虑好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去追求民主。如果这两点搞不清楚的话,香港的衰落将会是一种必然。比如台湾施行美国式的民主,但是现在无论马英九还是蔡英文,谁也干不了什么事情,两党只是一味地互杠、对抗,“民主”俨然已经成为一种阻碍社会发展的制度。

“那么香港是不是也要走向这个局面,让民主成为一种内战、一种口水战?”郑永年反问道。他认为,无论对香港特区政府还是中央政府来说,要明确当前香港的问题是发展中必然经历的问题,不必只责怨外部敌对势力以及香港一些反对派搞事,因为这是客观存在的,而应主动采取措施去改变一些情况,关键是采取切实有效的政策和行动管控发展进程,引导香港按基本法规定“循序渐进”地推进民主。“现在都是在‘救火’。哪个地方不行了就去救,没有有效地、系统地去反思香港政策,没有反思怎么去制定政策,这样不利于香港的稳定发展大局。”

同时,郑永年指出,要高度关注香港主张“独立”的社会思潮。他强调,虽然这些年轻代表不成气候,但绝不能对此掉以轻心,误以为想搞独立的只是少数人,应当意识到这些年轻人再过一二十年就会成为香港的主体甚至精英。

三大层面剖析香港问题

在郑永年看来,香港目前面临的问题与困境需要从三个层面来追根溯源:一是香港自身发展的问题,二是香港与内地之间的关系,三是香港独特的国际背景。

从香港自身发展来看,香港特区政府的产业政策调整出了很多问题。香港随着制造业转移走以后,就逐渐成了一个金融中心。并且这个金融中心还是在中国内地的强烈支持下发展起来的,如果没有内地的支持,香港连金融中心的地位都难以维系。郑永年表示,香港发展困局的主要原因在于制造业不足,从而导致高端的技术类型和专业工作就业不足。而香港的教育改革也不算成功。虽然香港教育大扩张,但受教育人口毕业后面临的却是就业不足的窘况。

从香港与中国内地的关系来看,1997年香港回归后,在内地的支持下,香港基本维持了稳定。在经济政策上,内地一直在帮助香港,也出台了包括CEPA、“自由行”等一系列惠港措施。但是,内地支持香港的方法依然值得进一步研究。据郑永年多年研究分析,按照以往内地帮助香港的经济方法,最终大部分的好处都被香港的财团所获得,很多中小型企业却所得不多,更多民众基本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或是获益寥寥。相反,很多市民的生活还受到了影响。

从香港的国际背景来看,其本身就是国际化的产物。全球化进程使得现在各个国家都面临收入差异的问题,美国是这样,欧洲也同样如此。没有一个国家可以逃避,中国自然也包括在内,而香港当前的主要社会问题也是收入分配不公和就业不足。对香港来说,她的全球化就是处理好和中国内地的关系。所以现在香港的一些年轻人把所有的怒气发在内地身上,他们的做法完全是错误的,他们没有判断能力、根本没有一点国际观念。实际上,香港面临的困境是全球化这一国际背景的一个产物,而非源于内地。

郑永年特别指出,伴随着民主化发展,香港实际上变得越来越地方化,已经失去了国际观。香港本身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城市,如果香港把民主化变成地方化,年轻人过于地方主义,香港就会变得像台湾一样,将来的发展也会更麻烦。

内地与香港应当共同发展

在历经了一系列政治风波,又加之经济不景气、被新加坡赶超后,有舆论称香港日渐式微、难以再现当日辉煌。但其实香港根本不必如此悲观,据郑永年分析,香港目前遭遇的一系列发展问题并非无解。

郑永年解释称,香港一是背靠内地这棵枝叶茂盛的大树,二是金融产业依然坚挺。除此之外,香港也可以和内地共同发展制造业。总体来看,多年来内地还是向香港输送了很多利益,只是因各种原因广大市民未能共享国家“派发”的“红利”,因此内地对香港的支持方法可相应改进。对此,郑永年建议可成立一个“珠江口大湾区”,把珠江三角洲的九个城市和香港、澳门整合进来,形成一个内部版的在中央政府领导下的“欧盟”式的共同市场,确立内地和港澳之间的统一经济市场、劳动力市场、服务市场和包括住房、医疗、社会保障在内的社会政策等等。统一的劳动力市场建立后,香港民众就可以到珠三角的九个城市就业,可以购买当地房产,还可以享受当地的劳动保障。郑永年认为,这种做法能有效打破少数资本对经济利益的垄断,从而把经济利益导向更广泛的民众。

“正是由于内地很大、而香港很小,所以内地只要对香港单边开放就行了,如果太强调双边对等的话就会比较麻烦。”郑永年坦言,虽然内地和香港是“一国两制”,但不要总是内地是内地、香港是香港,不要把两地简单地分开来。

郑永年指出,以往香港的经济整合是排他性的,现在若换作包容性的经济整合,就可以逐渐扩展至社会政策的整合、市场的整合乃至政治整合。试想一下,即使整合工作做得再好,还是会有极少数人叫嚷“港独”。每一个社会可能都会有这样的人,但是他没有社会基础。因为一旦所有的社会政策和资源都整合好了,这些人再闹也没有用了。

如今,新加坡已经赶超香港,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从新加坡的角度看香港,郑永年对未来香港的发展给出了一些建议。他指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香港的优势都比新加坡强。以前内地不开放,香港就有优势。这个优势不在于香港本身,而是源于中国内地不开放、香港开放。但现在随着内地越来越开放,香港有些优势开始慢慢减弱,这也是很正常的现象。如果旧有优势丧失,就得找寻新的优势。

郑永年总结道,新加坡的发展经验一是产业升级,二是政治稳定。新加坡最初毫无优势,什么资源都没有,就是通过十年一次的产业升级发展起来的,她的成功还源于人才的成功和政策的成功。反观香港是什么资源都有,但却浪费了,香港过去也搞产业升级,但现在基本停滞,而是一直在吃老本。可是不进则退,发展还是需要创新来支撑。所以,香港未来的发展问题,在于治理的方法要改变、香港自身的发展方式要改变、香港和内地的关系要改变。



关于香港问题,香港清场

[YST]香港的未来(下): 香港人 & 从香港看台湾

《邊緣上的香港》:香港不是甚麼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