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爪君

潜意识分析,演化学推理

古罗马人每天吃什么?

古罗马的疆土十分辽阔,物产种类丰富,贵族和平民的食物也有所不同。本文将简单介绍一下约900 BC - 300 AD期间古罗马的几款特色美食,地理上以罗马城本部及其周边城镇为主。

玫瑰鸡是一道典型的罗马贵族菜,肉质紧致且厚实的野鸡肉常见于贵族的食谱中。仆人把刚刚捕获的野鸡切下鸡头,先用刷子往鸡皮表面上涂一层蜂蜜,然后将薄荷叶、橄榄油、丁香和胡椒粉混在一起制成浓酱,从鸡颈部一直塞进肚子里,接着把填满酱汁的鸡放在平板上烤半个小时。装盘之前再往鸡肉上滴几滴葡萄汁,撒上几片玫瑰花瓣,一道香气扑鼻的玫瑰鸡就完成了。

玫瑰鸡

吃玫瑰鸡的时候搭配葡萄酒为佳,上流阶层的人家往往会在仓库里屯上几桶葡萄酒。公元前100年的罗马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国,喝葡萄酒的风俗随着罗马版图的扩张蔓延到欧洲大陆的各个角落。不过罗马的葡萄酒口味跟我们现在喝的可不一样,普通葡萄酒饮用前一般都需要兑水稀释来温和口感,而狂放的罗马人则喜欢最烈的纯葡萄酒。这也为他们的邻居古希腊人提供笑料,因为他们经常嘲笑罗马人生性野蛮。

王孙公子哥们吃大餐的时候不是随便搬个凳子就开吃的,而是要设在专门的宴会厅里。罗马有钱人都有度假别墅,里面会专门修建一个叫做Triclinium的晚宴厅。晚宴厅是同厨房和祭坛紧挨在一起的,墙上画有宗教图案的壁画,显得神圣庄重。宴厅的空间宽敞大气,中央是一张圆形餐桌,桌子周围会摆放三到四把精致的长凳,可以同时容纳十多个人围坐在一起用餐。罗马人结婚之后也会跟父母住在一起蹭饭吃,而且贵族们经常邀请很多朋友到家里一起吃饭以增进感情,所以一到晚上宽敞的餐厅里很是热闹。人少的时候,主人还可以卧倒在长凳上,躺着吃饭,颇有把长凳当成懒人沙发的感觉。

Triclinium 晚宴厅

古罗马人吃饭是不用刀叉的,也不像我们古人那样用筷子,而是用最原始的方法——直接用手抓。但他们丝毫不用担心油腻的食物弄脏了手,有失体面,因为身旁随时有一批从埃及买来的奴隶,不停地用冰块和水帮他们擦手。一场豪华的晚宴最长可以持续七八个小时,从太阳落山一直吃到午夜。宴会时间越长,主人在请来的宾客面前就显得越有面子。。

晚宴期间前菜、正餐、浓汤、甜点、水果一道都不会少。在古罗马人眼里,长着翅膀能在天上飞的动物都属于美味佳肴,一见到飞的鸟就会哈喇子直流。除了野鸡肉外,大雁、公鸭、喜鹊、火烈鸟、鸵鸟等等野生的禽鸟都是宴会里的上品。体型越是大,或者越是飞行速度快的的鸟肉就越是珍贵。

宴席上比鸟肉更高档的就是鱼肉了,正所谓“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由于捕捞技术不够发达,渔民们出海捞鱼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刚刚捕捞的鲜鱼立刻就会被挂在市场上拍卖,出价最高者才能得到,往往一条鱼的价格是相同分量牛肉的2到3倍。真正的罗马土豪会毫不犹豫地一掷千金,只为博得晚宴上贵宾们的欢心。

古法重现的鱼酱

海天盛筵落下帷幕之后,桌上还有好多剩菜怎么办?铺张浪费是绝对不允许的,古罗马人跟我们一样,认为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崇尚节俭的罗马贵族会把剩菜作为第二天的午饭,或者赏给忙碌了一整夜的奴隶吃。鱼的边角料也不能浪费,鱼头和内脏等等会被放在锅里煮得稀烂,制成鱼酱,嵌在面包里吃。鱼酱的鲜度极高,在当时被认为是滋补佳品,罗马皇帝把它作为食盐的替代品,要求厨师在每一道菜里都添加鱼酱。一条鱼的剩料只能做成一勺鱼酱,而出海捕鱼风险又很高,因此就有人开始尝试人工养殖鱼。古罗马的美食家鲁奇奥斯·鲁库鲁斯就在家里挖出一座池塘,专门用来饲养红鲻鱼、章鱼、甚至海星,从此不愁家里的鱼酱会不够用了。

品尝美食的时候看一些刺激的节目会不会更有趣呢?看跑男? 还是NBA? 或者英超联赛?跟现代人不一样,古罗马人喜欢边吃零食边在竞技场看角斗士们跟猛兽搏斗,真刀实剑,场面扣人心弦。除了有人兽战斗的直播之外,还能看女奴对战侏儒,以及角斗士之间的互博。这个重口味的传统是罗马人向被征服的伊特鲁里亚人学的,伊特鲁里亚人在葬礼的时候有看角斗的习俗,转手到了罗马时代摇身一变成了一种刺激的娱乐活动了。可是,面对这般血腥重口味的场面,观众是否真有食欲能咽得下美食呢。

角斗士的午餐

与看戏的观众不同,角斗士的每一场战斗都事关生死。因此在登上竞技场的舞台之前,每位角斗士都会被送往格斗学校经受专业的训练。他们虽然很多是奴隶出生,但食谱的质量比一般的奴隶要高。日常角斗士的训练对体能消耗很大,他们每一顿饭都是自助餐,主食是斯佩尔特小麦面包,搭配香甜可口的鹰嘴豆干,还有无限量供应的芝士。虽谈不上丰盛,但是管饱,称得上是角斗士们独享的福利了。角斗士进食的时候不能直接喝冷水,而是要喝温水,这是为了防止喘气过于急促,从而影响状态。

普通的罗马平民和奴隶每天吃的食物就比较普通了。大多数平民百姓每天只吃两顿饭,天亮的时候吃几片奶酪面包,沾橄榄油,就是早餐了。吃完之后撸起袖子出门干活,一直到日落前不再进食。如果体力活特别繁重,下午实在饥饿难耐,可以去镇中心的热食店里点一个热菜。热食店分布在罗马城和庞贝城的各个街角,等同于罗马时代的麦当劳。店里的主厨每天会烧一到两种主菜,供顾客挑选。顾客可以坐在店里吃,也可以打包带走。因为烹饪速度快,价格低廉,很受平民百姓的欢迎。

热食店遗迹

晚餐对古罗马的平民和奴隶来说并非特别重要,由于吃完之后不需要再干体力活,因此对卡路里的摄入没有很高的需求。通常晚饭的口味较为清淡,就是一家人坐在长凳上喝小麦粥,搭配开胃小菜,例如鹰嘴豆,盐渍的野菜,以及各种便于保存的草本植物等等。晚饭虽然简朴,在忙完工作之后能跟家人坐在一起聊天吃饭,可谓是一天中最温暖幸福的时刻。

跟北漂和沪漂一样,进城打工的罗马劳工也会经常回乡下的家里探望长辈。罗马的道路平整舒适,七通八达,为长途跋涉提供了便利保障。更重要的是,正在旅途中的背包客并不需要背上沉重的干粮而徒增负担,因为罗马境内平均每60公里就能找到一家驿站,旅客可以在里面吃到刚出炉的煎饼。大多数驿站也有专门为马准备草和饲料,客人和马都能在路途上及时补充能量。

无论是在豪华别墅里宴请宾客,或是在平房里吃平凡的简餐,还是在旅途中下马歇脚,每个罗马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美食,过着属于自己的小日子。

(图片源自网络)

古罗马富人住的豪宅长什么样?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