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4 articlesIn total 16738 words

湘南往事

远山

壹 对于外婆家门前那条湘江,我的记忆并不多了,早些年淘沙船还没有游行在江面的时候,那会湘江水位低落的季节,沿江的河床总会裸露出来,沿江村的村民会把脏了的衣服在江水里漂荡,孩子们都会拿着自制的钓竿在河边垂钓,亦或是站在江边期待对面镇子上务工回来的父母亲。

Children of the age

远山

也會時常掛念那時 掛念世界與你未病發前 與你去到泰國夜市 去到了一個攤檔街邊 你話想買件飾物穿耳 我問個檔主可唔可以平啲 我見佢勉為其難咁話可以 找錢嗰時我話唔駛 我都係俾原本價錢 你說你很有面子 因我今晚的善意 你說你很有面子 因我今晚的善意 .

爱是革命

远山

爱是革命 革去所有人的愚昧与偏见 爱是火焰 去燃烧自己,去燃烧山崖 爱是奔跑 奔进一个又一个混沌灵魂 爱是成见 竖起愚钝教众朝拜的假象 爱是铁丝 它可以是笔直也可以弯曲 爱是花朵 在瞬间开放也在瞬间熄灭 爱是群星 徘徊在天体交汇的轨道里 爱是你我 沉溺于克莱因蓝中的沉默 越下楼台 却又缄默不语 藏于心间

今夜我沉溺于流亡

远山

风眼低垂 世人沉溺 我便从一座山飞向另一座山 也从从一片水飞过另一片水 从高墙一头飞向高墙的那头 暴风顷骤 无法言说 于是世人涌向洪水 我无法知道黄色的篱笆与花的距离 我也无法知道隧道在水漫过头的窒息 于是将一束花点燃扔入深井 火焰照亮井壁 直至熄灭 无法言明的黑暗 将我困咎于隧...

三分之二的生命里

远山

在大半个中国 无数的可能都正在发生 大地在崩裂,大厦也在倾摆 无数流民在大地上奔跑 无数的谎言在光纤中穿梭 在我三分之一的生命里 用力的将所见刻进现实的夹缝中 用无数的飞鸟去填满谎言侵蚀的枯井 在大半个中国 无数的生命都与我有关 生命在挣扎,生命也被束缚 无数只羚羊奔入一个又一个...

我会爱你

远山

我会爱你 但我也会失去你 这是自然绝对的法则 没有任何一束花 能够捱过火焰的焚烧 也绝不会有任何一条河 会逆流进高原 我会爱你 但我也不知如何爱你 这是无解的难题 我现在所感受到的痛苦 是我过去爱你所得到的欢愉 我会爱你 但我不会往复折回于路上 斩断脐带 风月将会长在 铡刀...

去纪念

远山

谎言是规训 沉默堆叠 一层又一层 谎言夯实的墙 不断重建 灰烬是肉体 不断燃烧 一次又一次 胸膛里的炮火 响了又响 请允许我怀揣泥土 用白布蒙上月亮的眼 也请允许我去怀念他们 怀念枪响时颤抖的肉体 去怀念车轮下低矮的灵魂 我允许你用白布蒙上我的眼 但也请你允许我低下头 握紧双...

六四

远山

谎言是规训 沉默堆叠 一层又一层 谎言夯实的墙 不断重建 灰烬是肉体 不断燃烧 一次又一次 胸膛里的炮火 响了又响 请允许我怀揣泥土 用白布蒙上月亮的眼 也请允许我去怀念他们 怀念枪响时颤抖的肉体 去怀念车轮下低矮的灵魂 我允许你用白布蒙上我的眼 但也请你允许我低下头 握紧双...

一千颗子弹和一个流民

远山

村庄里燃烧一整个夜晚 于是我从荒野里捡起一枚弹片做的花瓣 一颗子弹掠过我身体 他在燃烧的夜晚里凝视着 于是权力的枪口对准我身体里的绝望 一个流民掠过我身旁 于是火焰烧过一整个无力的春天 烧过街头汹涌的人群 烧过春天里传来第一声枪响 人民竖起三指走向街头 如果真相是一种罪...

蝴蝶飞不过沧海

远山

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一小时有六十分钟,在时间的河上漂着,河水将竹筏高高托起,又从高处跌落,竹筏上刻满晦涩的印记,潮水也抹不平,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尽头,后方水流湍急,没有退路,就像我喜欢你一样,游进记忆深处,藏进柜子里。

火车飞驰的夜晚里我们去向不明

远山

我们在无人的的夜里长久的沉默 关于自由 关于肉体的欢愉 关于炽热的宇宙 四下无人的夜晚里 我就这样沉默着 你也沉默的看向我 沉默汇成一条静默的江水 火车在夜里飞驰过一座又一座村庄 那些村庄开满花朵 那些村庄种满一季的稻子 我从枝丫上盛开花朵的楼台下走失 我再也无法回到当初走失的...

像群鸟一样穿过我的身体

远山

你像群鸟一样穿过我的身体 留下被惊扰的天空 惊惶的时间里 逐渐目睹生命的流失 生命薄如尘埃 像春天一样远去 却又来不及拒绝一整个冬天 你是如此的骄傲 也是如此的年轻 却又如此的单纯 被时间耗尽了愤怒 夹杂难言的情绪 透过隔纱的玻璃 低于泥土之上 群鸟从我身体穿过 于是你俯首撑起残垣 高高撑起火把 去温暖一整个良夜

廿二

远山

趟过卵石密布的河滩 拨开荒原上一路丛生的荒草 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冈 穿过越冬的麦田 停留在22这个数字上 回头望去才发现已经走了很远 脚下的路通往迷雾的远方 记忆洒在过冬的麦子上熠熠生辉 站了起来 抖下衣服上沾染的尘土 埋头赶路。二十二岁,对于很多年前的我来说是遥望而不可及的数字,...

关于幼年的记忆

远山

01.​ 故乡的山岗 母亲年轻的时候有一张老照片,那会的母亲十八九岁,还未与父亲相识,还未出嫁,略显黝黑的脸庞,扎着麻花辫,穿着白色的衬衫赤脚站在湘江裸露的河滩上,那是我对母亲最早的记忆。老家的房子对面有一座山岗,坡上长满了毛竹,春天姐姐经常跟母亲和一群伙伴上山挖竹笋,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