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杂志WoowayMagazine

万物皆性,性为心生

1. 启语

无为杂志想要从青涩,混杂,且商业化的中文性趣内容的海洋里汲取一瓢清泉。在这里,性别是流动的,肉体美是多元的,人心会被描绘成敏感而复杂的(以体现祂本来的面目),且包容理解的(以体现无为想要寄寓读者的心态,这一点在今天信息饱和的反乌托邦世界里尤其重要)。


人类千年的文明在挖掘女性身体之美的领域中已经凿出辉煌的地宫,无为希望可以为宫殿再雕出几朵镂花,毕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更容易亲到太阳。与之相对的男性身体,反而像未被发现的原始森林,连气味都散发出了野兽般的呼唤,所以极少有人胆敢踏入处男地采花。


而男欢女爱(或男欢男爱,亦女欢女爱,或男欢女女爱,或女欢男男爱,不胜列举)之事,在不同地区的不同时间,人们对这种美的表达有时若隐若现,有时开门见山,有时毫无忌讳,有时却被认为是滔天重罪。


如果把对待性趣之事的态度比作像政治左右派的两极单线坐标的话,人们永远觉得自己左边的人是浪子骚货,右边的人是腐僧朽姑,只有自己一盏明灯,不卑不亢,该张腿时就张腿,下不去嘴的绝不乱嘴。


从最广义和宏观的上帝视角去看人类性史,无为愿意把自己放在靠近坐标系中间的位置。然而做任何事不能脱离具体时间地点的环境:在今天外部(政治审查)和内部(文化禁忌)环境都不利的时候,无为不可置疑的,是在用偷偷藏在蛋糕里带进监狱的小铲子,往最西(左)边的墙角一点点试探。希望有一天可以不光能看到墙外红杏的花,还能吃到它的果实。


无为杂志的名字可以很牵强的解释为源于老子庄子的哲学,再加上内容跟性有关,更显得玄乎(在理性主义还未完全渗透中华文明之前,玄乎这个感觉还能激发作者的创作欲和读者的猎奇欲)。但其实只是因为无为的英文wooway看着好看,排版好排,且没有攻击性。候选的名字曾经还有凡性funsex杂志(拼音里有一个x,不好读),六6ix杂志(跟刘谐音,太自恋),等等。


最后,这个名字还可以作为写作拖延症的借口:“人家都说了是无为杂志没啥作为的杂志,你干嘛天天催人家更新?”。


我喜欢的作者之一奥威尔,在上世纪中就抨击了说话写作时不必要的修辞点缀和晦涩难懂的词语。我还要增加一点对于篇幅(尤其是手机阅读时代)的评论:任何东西都不宜过长(笑)。如果无法再精简,那一定是你的内容选错了媒介。人类对性的感受力尤其敏感,稍微舔触一下就够了。过分刺激反而是中了消费主义的圈套。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八日

Bendy

上一篇:没有了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