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59246 
Wonder

我的撕裂中国

引言此文原本是没有想到要写的。看到梁启智先生所写的《我的八个中国》与N个中国话题倡议,觉得立意甚好,尤其像梁先生写到的:中國這麼大,誰有資格能說自己理解呢?

Wonder

谈方方——龙、狗和巨灵

之前攻击的方方就所在甚多,当武汉日记要以英文初版的时候,加入这场围剿的人,更是无法计数。不得不说,他们中间真的不乏有怀揣热忱的。这个年代,大家并不会都是那么傻,尤其在伊朗这样与中国关系相对友好的国家,都有高官跳出来指责中国数据造假时,他们很多人,也都察觉到了,中国的国家形象在这场举世危机中,更是岌岌可危。

Wonder

记录梦境——魇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旧文,是十几年前,还很年轻的自己,专门写下来去记录梦境的。我从小能记事起,就总会在一些生病发烧、人特别不适的时候,在睡觉中进入一个很是重复、雷同的,梦魇,所以后来就特别想记录下来。很多年没去翻以前的记录了,感谢互联网,这些都还在。

Wonder

全球疫情的另一种反思——新商品经济体系论

注明:已发在社区的文章写完后,和一些前辈、朋友进行了讨论,后来就有了一些精炼删改与文意补充,感觉需要把更好的版本发出来。但是之前的版本,有参加征文活动,而且也有社区同仁的讨论,不愿意删掉,暂且也存留了。引言: 当层出不穷的商品,遍布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时,人们惯常讨论的市场经济中“市场”这一概念,已愈发模糊了边界。

Wonder

商品经济体系论

前言: 病毒在全球肆虐,我们会发现绝大多数的人们,都倾向于放弃平常各国社会最为看重的经济指数,希望尽可能的保全生命。这一刻,生命的意义高于一切。而疫情终会过去,当商品经济体系恢复运转之时,我们又会否把生命的所有价值,一概投回到体系中?人类文明,是否仍会不带怀疑与反思地沉迷于这种体系的繁荣?

Wonder

我仍要抓起沙

很多时候,我发现很难厘清眼前的纷杂。01关于李文亮医生的调查出了结果。而他的亡故实情,其余人的训诫,整体系统的追责与反思,是否止步于此,我已如忽地失焦般,不知该有何寄望。其实在中国监委调查组的报告中写明了一些经过——2...

Wonder

当何以疫论

久处武汉封城中,时间像是过去得很快,因为可活动的范围尽在眼前,好像只是这么呆在家中,就已过去一个多月了。然而在感受与心念里,这是我一生中最漫长的冬天。在逐渐习惯,慢慢能平静一些的后来日子,去回望不久前的挣扎跌宕,有一种捉摸不透的遥远。回望经历 现在看去,我初感受到这场变动,应是在1月20号。

Wonder

言起香港

写在前面: 我并非研究香港之人,此文意不在轻言妄断香港问题的种种,而是试图揭示,这已发生的一切,在我们熟悉的政治因素之外,还有不应被忽视的部分。本文动笔时,尚在2019,完成时,我已久处武汉封城中。一项认知愈发清晰——若我们不正视时代中,人群的破灭感、割裂与失衡,今日惨陷人间...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