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st

求真

也谈民主是否适合中国

發布於
@Vivian Maier


看到@绿柚子 原文 中讨论大陆是否适合真普选和民主制度,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但我发现论中有些问题需要厘清,同时说下我的理解。


先祛魅:

1 民主和共产主义一样,只是ideal,并非reality。

2 称民主,必言及英美,谬矣。英美并非正真意义上的民主国家,尤其是美国,说一句跌下神坛不为过吧。

3 如果英美不是真正民主国家,是什么?可能我说英美是另一种独裁国家,matters的有些朋友一定气得跳脚。但这并非我的污蔑。看看现在西方最新的(尤其是左翼)的学术研究,就知道现在西方国家正在对资本主义如何招安驯化了新自由主义进行深刻的反思。如果还在抱着福山那一套“民主制度是历史的终结”论来讨论,只能说,过时了。多说一句:福山最近也借疫情反思了民主制度,并称“我承认新自由主义制度已死,但中国模式难以复制”,有兴趣可以搜来看看。

类似的文章和研究很多,我再推荐两篇:一篇是诺贝尔经济学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对福山的批评,称“此时此刻,福山的主张显得陈旧而幼稚”。

这两篇文章我刚好搜了一下,下面链接可以一起看: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7073839

这两位还都是站在新自由主义一侧进行反思的学者,左翼西方学者则开始更加批判的看待新自由主义,比如大卫·哈维的《新自由主义简史》中怒斥新自由主义的虚伪,韩炳哲对新自由主义的批判,以及柄谷行人提出的更加激进的心联合主义运动(旨在废除资本主义,民族-国家)

4 全球右倾是民主失效的表征,ANTIFA在美国的出现意义重大,它让川普如此紧张,直斥其恐怖组织。为何?他知道这可能要革了Great America的命,也可能让他成为路易十六。

5 目前称得上合格的民主国家只有北欧几个国家。概因其:一,人口少,二,国民素质高。

再说中国:

1 首先我认同原文作者的结论,中国不适合真普选,也不适合民主制度。人口众多,庸众就多,这不是歧视,这是概率。其次,中国目前的国民素质有待提高。

2 当然,上述两个缘由只是一种现象学的经验阐述,非常不学术。如果要严肃讨论这个问题,我想大概有两个脉络(欢迎补充):

一, 中国何以形成。发端于费正清(冲击-回应),到拉铁摩尔和巴菲尔德对农耕-游牧二元模式所确立中国,再到新清史的修正,再到近现代一系列变革中的中国。

二,东方的中国和西方的制度对比。这就不能不提加州学派,彭穆兰的《大分流》和王国斌的《转变的中国》,他们这一系列学者试图回答两个核心问题:

第一个是“李约瑟之谜”。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其一、为什么中国科技水平和经济发展在历史上一直遥遥领先于其他文明?其二、为什么中国科技和经济现在不再领先于世界水平? 
第二个是所谓的“韦伯疑问”。提出了为什么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而没有发生在曾经孕育过资本主义胚胎的中国? 

从第一条脉络中,我们可以挖掘出,本来可以走上资本主义道路的中国为何没走成,者同样可以在一定成都上回答中国目前的道路选择问题。最近读了马勇教授对清朝,尤其是走向现代化的日益变强的清朝的反思文章,深受启发,那时候刚打开国门的清朝现代化蒸蒸日上,日益自信,和现在的中国如此之像。第二条脉络,从农耕文明-游牧文明的二元对立的认识到陆地-海洋的冲突中,我们认识到中国何以确立自身。

这两条脉络都汇集到新中国的成立,直到改革开放,后冷战,六四,中国进入全球化。制度之争再次日嚣尘上。

3 这就牵出中国走什么道路的问题,我对原问题的否定,并非基于民主目前所遭遇的问题。我的思考是:中国人体质不适合,所谓水土不服。

洗脑教科书里说,中国目前所选择的道路是历史的必然。以前不信,现在信。基于什么?基于我的阅读和对现实的观察,我尤信后者。注意,我此处说的是中国,并非中共(后文再讲)。

中国在两百年的动荡中,所选择的道路不计其数,我们走过帝制(说实话,我觉得维持帝制进行改革挺好),戊戌变法,洋务运动的失败,在清朝后期,我们几乎要成为现代化国家之时,甲午战争又让历史倒退,直到二战,新中国建立。放在大历史的维度,中国没有崩溃,四分五裂甚至消亡,的确罕见。看看历史上的大帝国,有多少淹没在历史的长河当中。中国的近现代史是如此惊心动魄,波澜壮阔,到如今中国取得如此之大的成就,中共居功至伟。当然,我们也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比如文革),尤其要警惕现今的意识形态收缩。中国的确在走一条既非西方,又不是传统东方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道路。这条道路,我们走得如此艰难困苦又遍体鳞伤。

5 我并非大汉沙文主义者,更不是无脑爱国主义者,但我想一个民族国家的延续,是能够让我们的后人活得更好,也能够在其他文明发展停滞不前的时候,发挥自身的智慧,走出一条更加适合生存的道路。道路的胜利并非一蹴而就,西方取得的成就,不也滥觞于黑暗的中世纪,发端于文艺复兴吗?

6 最后说说中共。中共当然具有合法性,但我个人理解中共的合法性更多的来源于伦理,而非法理。(提个问题:约束人性,法制和道德哪个更好?)伦理治国是儒家思想中重要的一环,是站内新自由主义者很难理解的一点,君子和而不同,不用教条主义去框任何一种意识形态,这是起码的尊重。伦理作为第一哲学的提出者列维纳斯,既是整个西方哲学的颠覆者,也是一个新的开始的抛砖者。我想如果未来能有嫁接列维纳斯和新儒家的哲学大师出现,一定会有跨时代的思想进步。


@Vivian Maier


作爲大陸人,我爲什麽不支持真普選和直接民主

2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