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L

我是女巫L,可以直接叫我女巫或是L,L代表Languages。 想在這個平台和大家分享一些語言、文學及教學的相關筆記,也寫寫隨筆抒發心情或說說生活上的趣事,希望能和大家多多互動。 (網站:https://sites.google.com/view/witchl/)

夢見 / 郵輪宴會

發布於
夢見自己當貴族,在郵輪上遇見真愛(?)的故事。

我也常常夢到有關愛情的劇情,但總是不知道該從何下筆,這次就當一次練習吧。

夢中的我是一位歐洲的貴族喔(笑)。

Alonso Reyes on Unsplash

身為歐洲的皇室成員其實沒什麼不好。

只是何時何地一舉一動總是會被人們放大檢視。所以,我早已習慣萬事謹慎小心,讓自己不做出任何出格的舉動,就像衣著永遠是符合皇室規矩的套裝,而嘴角總是恰到好處的上揚。

是自己束縛了自己,還是皇室的傳統限制了我,其實也說不清。其實,若是不想去遵守自然可以,但有時卻可能成為他人抨擊自己的根據,因此決定當一位特立獨行的皇室成員,也是很需要勇氣的。

不巧,我最缺的就是勇氣。所以,我選擇和我的父親、母親一樣,當個規矩人。

不過除了上面這點,當個皇室成員真的沒什麼不好。能向明星一樣備受矚目,還有家族留下來的遺產能夠揮霍,這是多少人夢想中的含著金湯匙出生啊!然而,無奈的是婚姻總是備受關注。雖然沒有聯姻的需要,但家族還是希望我們能選個門當戶對,不丟他們面子的對象。

為此,我經常會與好姊妹們參加晚宴,一是為了保持社交的聯繫,二是為了尋找合適的伴侶。不知為何,她們總是熱衷於參加晚會,因此每週都至少有一人家中會舉辦。然而,對我來說,晚會卻是一個跳舞聊天的無趣場合。雖然,對我來說,參加晚會真的是個沒意義的活動。但是,身為身為皇室的一員卻不得不去面對這些晚會,因為這是家族流傳下來的人脈,許多人甚至羨慕不來,而當你獲得了貴族的權利,就必須盡可能去維繫它。

這天,我們受邀請參加一場十天的郵輪聚會。這也是我第一次參加遊輪聚會,畢竟舉辦這種聚會需要準備的時間更長、更繁複,而住城市中心的我們,也沒想過這種新興的交際形式。這場宴會跟之前參加過的較為不同。受邀的人士海內海外都有,更包含不同的圈子,可以拓展自己的交際圈,且基本上家世都不太差的,因此這也是我們認識男士的好機會。畢竟原先的晚會中,會來的就固定式那幾個,不是早早被定下,就是一直找不到對象。說實話,我對伴侶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只要長得還行,說話不要那麼一板一眼就好了,畢竟父母親都已經如此嚴肅,再找個嚴肅的伴侶我可受不了。

晚會剛開始, 晚會的主辦人傑森上前來向大家自我介紹。他是一位剛歸國的時尚圈人士,有著一半法國的貴族血統,這次聽了幾位朋友辦晚會的建議,第一次辦這種活動,希望能找到他心目中的缪絲女神。

他有著金色的頭髮,穿著白色的西裝,妥妥一位白馬王子的形象。然而,接下來他走向他的客人們,一位一位的親吻每個人的手背,並與她們交談甚歡,還不時的以一種浮誇的態度,誇獎每位女士的服裝搭配、頭髮妝容,以及氣質等,雖然這對他而言可能是禮貌,但在我眼裡卻有些風流過了頭。

難道只有我這麼覺得,而其他人都樂在其中嗎?看不得如此惺惺作態,我率先離開現場。

要不是他長得實在好看,我才不會對他多關注一眼的。我又回頭看的人群中一眼,那隻花蝴蝶依舊殷勤的和女士們談笑,我不經意和他對到視線,他頓時回我一個燦爛的微笑,我禮貌性的回以一個客套的微笑,之後卻毫不在意的別過頭,假裝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畢竟這種四送秋波的類型,實在不是我喜歡的呢!

船上的時間彷彿比外面慢的許多。每天都在無止盡的玩樂、聚會、跳舞,而不停歇的社交讓我感覺有些疲倦。我前往船上的圖書室,準備讓自己沉浸在書海一天,讓自己別再頹廢下去。我簡單的在洋裝外套了個披肩,獨自前往圖書室,準備擺脫物質的生活,來場心靈的治療。當我正徜徉在書海中時,傑森從外面走進圖書室,今天的他有些不同,他換了套黑色的西裝 ,打上了條紋花樣的可愛的小領結,先前一絲不苟的頭髮此時卻有些凌亂,彷彿才在甲板上吹完了風,我掃了他一眼,而後繼續看我的書。

傑森看到我。走進,用有些顫抖的聲音問「妳...怎麼...不去外面玩呢?」說完他自己害羞了起來。可能因為天氣的關係,聲音顯得有些顫抖。

「難道要在外面像你一樣,凍得全身發抖才算玩嗎?」原來看起來成熟,但還是個孩子呢,我想。

「我...」他手腳彷彿不知如何安放的到處亂擺。

我揮了揮手上的書,「好了,我要看書了,請你在旁邊休息,又或者回到外面繼續。」

接下來幾天,我偶爾會看到躲藏在圖書室角落,以為別人看不到他的傑森,以及我手上的書中寫著唯美情話的書籤,如果換了另一本書,隔天那本書也會出現另一張美麗的書籤。雖然這舉動有些浪漫,卻也讓我覺得是不是他對所有人都表現得如此深情。因此,我觀察了他許多天,在發現他在晚會上仍舊和其他女士侃侃而談,讚美的話也是一股腦兒出時,心中不免有些洩氣。每每想到他風流的舉動,臉色便變不好看了起來。

這天,傑森再次來到圖書室。他精心打理過的髮型,以及搭配的恰到好處的服裝,讓我有些驚艷。他臉紅的走到我的面前,手中是一本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

「我...喜歡你...」

我心中有些暗喜,但表面上仍是雲淡風輕。我有些擔心若是表現得太過激動,會被認為輕浮隨便。不過話說回來,我總以為他私下會對每個人都表現出很深情的樣子,而不是這般害羞可愛。

他看了我一眼,又快速的垂下頭「但...妳總是不願意搭理我...」

「我想,也許你並不缺我一個人的喜歡吧!」我冷靜的說。

一想到他總是到處誇獎其他女士,我一不小心將心理話說出來。他頓時面色慘白,想要反駁什麼似的,看著我卻又說不出口。其實我後來也明白了,發覺這可能也是他的習慣了,畢竟出生於浪漫之國,又是做著時尚的工作。

那天過後,我一直想著應該要把話跟他說清楚,因為說不准這單蠢的人會把我的話當成拒絕的理由。然而,一直到最後一天的離別舞會前,他只是默默的看著我,卻再也不願意上前,舞會中也顯得沒那麼活躍了。

也許真的叫他誤會了。是不是該上前去跟他說,我並不是那麼討厭他。

但,我喜歡他嗎?

也許是吧。畢竟他與我之前接觸過的人都不太一樣,這讓我有一絲嚮往,假使真的與傑森一起生活,日子也會過得很愉快吧。就當我正思考,想著要怎麼不失禮儀,又略顯矜持的上前跟他聊上話時,一位穿著看起來像十三、十四歲的少女,跑到傑森的身前,在眾人面前直截了當的說:我喜歡你。

頓時,眾聲喧嘩。我想,這還是個孩子,怎麼能這樣隨便的告白呢!

我看了傑森一眼,發現他的臉開始慢慢變紅,就像我們每次在圖書室相處的短暫曖昧一般。我有一種獨屬於自己的美景被窺看了的感覺,心中莫名有些不安,也有些羨慕。不安的是,傑森可能會答應和那位小女士相處;羨慕的是,那位小女士能如此勇敢地把話說出來。

也許,我也該勇敢一次?

我走向前,往他的方向。




或許人在世界上最需要的是勇氣?

今天的故事主要想描述的是勇氣。這種,敢闖、敢拚、敢與眾不同的決心;以及,敢被質疑、被看輕、被嘲笑的信念,是我或者說大部分的人缺乏的。雖然涵蓋的範圍有點少,切入的方式也有些不同,但還是和大家分享,這是這次的夢帶給我的感悟。

另外,我平常也會做愛情相關的夢,但還未曾寫過。這是第一次嘗試,雖然跟傳統的愛情故事還是有些不太一樣,但還是希望大家喜歡。

(本篇非抄襲,原文在方格子發表過,系列文正在緩慢搬運中呦!)


上一篇夢境的故事夢見 / 魔法小鎮發生慘案了。雖然早就發現這禮拜的likecoin下降了,但我沒想到,那篇那天獲得142拍手,但隔天查看APP卻只有6個likecoin,第一次看到這麼少的數字。雖然嘴上說不要太在意,但是心裡還是會小小難過一下......

其實我滿喜歡寫夢境文的(正在累積存稿中),繼續加油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夢見 / 校園驚魂

夢見 / 魔法小鎮

夢見 / 海嘯來襲

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