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逃離香港的一趟旅程|逗留台灣三個月-2

William

厲害,台灣消費雖然較香港低唔少,但要去三個月都需要不少錢。作者當時還是學生,是怎麼籌足筆旅費呢?

(转)《文茜世界周報在中天電視台倒數的日子感言》之一/陳文茜

William
回覆
PReader@PReader

除了民進黨初選的民調外,之前台灣有一家民調做出了蔡英文贏賴清德的民調?美國的民調確實有誤差,但拜登最後確實也贏了,只不過沒贏那麼多。民進黨的黨內民調讓綠營的民調專家都感嘆,沒見過這樣的民調。沒事,你反正已經被顏色遮住了雙眼,已經沒常識了。

William

綠共綠共,你以為說著好玩?被洗腦的817們已經雙標慣了,國民黨黨內初選加進來兩個人,就罵到臭頭,什麼程序正義已死,怎麼投得下去?民進黨黨內初選直接用假民調做掉對手,817們鴉雀無聲,照投不誤,小英好棒棒。

BTW,每次小粉紅被駁,就說,你瞭解中國嗎?817被駁,也說,你根本不瞭解台灣:)

刻在華人骨子裏的「明君夢」——由中西方的政治劇所想到的

William
回覆
潘伟@panwei

那豈不是又回到最初的討論?據我觀察,支持習大大打破任期制的大陸人是絕對的主流,即使是matters這個大陸人並不佔多數的網站也一樣有這樣的人。理由雖然五花八門,比如要收復台灣,比如要對抗美國,比如要打擊貪腐,但基本上歸納這些理由都是在說只有習大大這種賢能之人才能帶領中國實現那些目標,如何解釋這一現象?

William

哦?那習大大打破任期制仍得到廣泛支持,應該是習大大確實是前無古人的「明」吧。

William

在我看來那些所謂的高級黑論述其實就是牽強附會,按這個套路中國的抗日神劇也可以解讀為另一層意思,這個沒必要。看時代背景,人民的名義就是給當時習近平打貪運動唱讚歌的。

William
回覆
蛋碎@kk103

日本的政治劇的確如你所說,韓國的倒是要黑暗一些。我同意你說的歐美人也會有希望寄託的地方,不過不太會是政治人物和國家機器了。

William

LOL,特朗普敗選造成如此多的美國人甚至很多華人崩潰,甚至要編造謊言自我安慰,我認為就是因為他們的明君夢破滅了。有趣的是大部分美國人接受了這個結果(民調顯示八成美國人認為拜登勝選),很多在美華人不能接受,還在傳謠言,等特朗普翻盤。

William

我的觀察和你不太一致,我倒認為海外的中國人即使支持中共,但很少有人表露出對習近平的狂熱崇拜。中國國內的網路上到處都是肉麻的「習大大」,打貪反腐,改善公務員態度,強硬對待國際,帶領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多偉大。

反而以我在海外的經驗來看,英美國家確實有部分人會有這個救世主夢,但主流民意其實都沒有對某一位領導人有過分狂熱的支持。特朗普這次之所以落選,其實並不是因為拜登多好,只是很多美國人看不慣他那「救世主」的樣子。

William
回覆
123@shijiav

這個我有留意,所以文章才有那句來調侃海外華人的「明君夢」。歸根到底,就是這些人很反共,但他們從沒想過靠自己,就期待有個救世主來幫他們反共,於是自然而然把希望寄託到了特朗普身上。本來還在作英雄打倒惡龍的美夢,結果發現他們的救世主也被拉下來了,沒權力了,豈不就是戳破了他們的救世主夢?當然要氣急敗壞,散佈謊言自我安慰。

William
回覆
莎茈@sachanshih
  1. 中天被罰很多都不合理,特別是兩百萬噸文旦和台商爸爸的事其實都是live節目中採訪民眾和call in的陳述,中天已經即時澄清但還是被開罰,根本不合理。而某綠台明目張膽地消音韓國瑜打字幕歪曲韓國瑜的觀點卻沒有被罰,可見目前所謂的違規數據根本就不可信,你要深入看看被罰理由是什麼。目前中天被罰的很多案件都還在司法訴訟中,被司法定讞的只有五件而已,並不是全台最高的。
  2. 你說中天被關不影響他們的言論自由的表達,因為他們還可以在網路平台表達,這是完全不清楚言論自由的定義。言論自由主要是指不能受公權力的報復和打壓,這次ncc關台,不管你立場如何都不得不承認這是公權力的涉入,這是侵害言論自由。
  3. 三立哪怕再繼續造謠也不會被關,民進黨不會關他,國民黨就算執政了也不敢關他。你說三立可能是下一個就完全沒搞清楚狀況,因為三立弄了很多類似中天被罰的「假新聞」,結果只有中天被罰,三立沒事,這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William

他雖然確實很有才華,學貫中西,文筆很好,但我一直對他的大部分觀點不以為然。他成了川粉我一點也不奇怪,上次看視點31聽他講特朗普沒有做過什麼破壞民主破壞美國體制的事,真是瞠目結舌。

William
回覆
无法@Artofhappiness

可以去看看他們的理由,我反正覺得很荒唐可笑,說穿了就是政治原因,我之前也有寫一篇文分析。

https://matters.news/@WilliamLeung/%E8%8D%92%E8%85%94%E8%B5%B0%E6%9D%BF%E7%9A%84%E4%B8%AD%E5%A4%A9%E8%81%BD%E8%AD%89%E6%9C%83-%E9%80%90%E6%BC%B8%E6%B6%88%E5%A4%B1%E7%9A%84%E6%96%B0%E8%81%9E%E8%87%AA%E7%94%B1-bafyreic6o56bcljad2b3offd7ly5cykt4n6lzbvc2s7dte6xjwcuetyqge

William

以前是有,比如阿扁時代的T台,比如馬時代的三立民視,蔡前期的中天(現在已經被關了),據說下一個是T台。

William

可是我這裡本來就把範圍鎖定在政治劇啊?因為我這裏論證的主要是民眾對政治人物的看法,對政府的看法,提出其他類別的影視劇有什麼人物,似乎也跟政治政府沒什麼關係。

至於你說東亞,我文中沒有提日韓,但我印象中日韓的政治劇也比較偏向歐美的風格,而且以過去幾十年來的日韓的歷史來看,日韓基本也沒有什麼受到民眾狂熱期待的領導人,日韓的明君思維似乎沒那麼重。

韓國瑜之後,國民黨再無動員能力——寫在秋鬥遊行之後

William
回覆
kegaisho@kegaisho

不會啦,以江啟臣在黨內的影響力,這一屆當完就下台了,2022和2024都輪不到他安排。再說,國民黨始終是第二大黨,連高雄補選都不願意支持民眾黨的人,更何況總統自己不提支持柯文哲。一旦這樣做了就會加速國民黨泡沫化,柯文哲萬一真當選了或者高票落選,國民黨那些少壯派肯定就跳船跑到民眾黨了。國民黨誰來當黨主席都不會這麼傻,何況朱立倫還虎視眈眈。

William
回覆
蛋碎@kk103

國民黨不太可能回到以前漢賊不兩立式的反共,國民黨的反共只是權宜之計,只是為了勝選,但目前看起來效果也不佳。

William
回覆
蛋碎@kk103

我覺得這是兩回事,民進黨一黨獨大也是人民選出來的,而且相比新加坡為了贏還任意划選區,台灣是比較直接的民主形式,政府也得到了充分的法理授權,並不存在美國保護台灣的合理性降低。而且台灣確實有政黨競爭,只是在野黨技不如人,沒有民進黨手段高明,那也沒辦法。

William
回覆
kegaisho@kegaisho

我倒不認為民意是不可操控的,中共就完美地展現了了操控民意的能力。十年前中國的網路是民主自由,憲政改革為主流,如今呢?十年前大陸民國熱也擴張很兇,但中共就有本事把民國再打黑打臭,甚至給很多大陸人塑造了一種面對台灣的優越感。民進黨也可以啊,民進黨在野的時候說ECFA是木馬屠城,把ECFA打黑打臭,結果自己上台了就開始淡化議題,自己還不想斷,民眾有說什麼嘛?如果民意不能操控,野心家就永遠不會搞得成個人崇拜。只是這個民意的操控手段比較複雜,要求也很高,台灣目前也只有民進黨做的到,手裡沒有任何資源的國民黨想做確實很難。。。

William
回覆
蛋碎@kk103

那倒未必,2018確實是反民進黨的力量大集結,並不是都支持國民黨。但2020時機點對民進黨太好,反中的海嘯一來,任何反蔡反民進黨的力量都會被衝得連渣滓都不剩。反中的海嘯一來,國民黨2020派誰都贏不了,國民黨的內鬥,黨外反民進黨力量整合根本就不重要了。蔡英文用民調做掉賴清德,喊一喊抗中保台,台灣人還不是一樣買帳。這一點我蠻佩服李戡,李戡在韓流正旺的時候就已經預言反中海嘯一來,國民黨只會慘敗,唯一的生機是派出一個有反中免死金牌的人,只不過他當時認為這個人是王金平。王金平也確實是國民黨裡面少有的沒有親中標籤的人。

William
回覆
kegaisho@kegaisho

「通共」的帽子其實也不難摘啦,民進黨那麼多人在中國做生意怎麼沒人說他們通共?陳柏為在中國工作了這麼久,回來喊一句抗中保台,台派還不是一樣買帳。主要是要會行銷,要會帶風向。韓國瑜只要出來多講點對中共強硬的話,老共如果也能默契地配合,網路風向再一帶,請幾個大網紅業配,洗白不難啦。

民眾黨上次在高雄慘敗之後,就一直跟國民黨打配合,柯文哲2024一敗,藍白合流也只是時間問題。畢竟面對民進黨這種龐然大物,在野黨再內鬥就更沒機會了。在野大聯盟,位置分好,什麼都可以談。

William
回覆
蛋碎@kk103

這個要看民進黨有多忠心了,說白了美國並不在意台灣或者其盟國是不是有政治競爭,美國在意的是聽話的人能不能執政,參考沙特,美國並沒有興趣幫助沙特民主化。民進黨目前表現很好啊,美國的要求來者不拒,那美國目前也就沒有急迫性換掉民進黨。萬一民進黨哪一天不安分了,美國再出手也不遲。對於美國來講,一條絕對忠誠的狗如果有絕對的權力,當然是一件好事。

William

我的判斷類似,目前看來民進黨將會長期維持一黨獨大的局面。

William

主要是動員能力,同樣是總統初選,韓國瑜可以號召數十萬人上凱道,國民黨在凱道辦的總統初選活動即使集齊藍營最強棒也不過才來2萬人,這已經是明顯的區別的。對比綠營在野時搞的抗議運動,也是隨時十萬人的規模,藍營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才召集小貓兩三只,其能力差別可見一斑。如果韓國瑜親自來參加這個秋鬥遊行,我認為隨隨便便集結十萬人不是問題。

至於韓國瑜是不是負資產,馬英九是不是負資產,恐怕很難說。這一點我比較贊同@蛋碎 所說的,國民黨想往中間甚至綠營靠攏,必然會快速流失原本的基本票源,恐怕沒等吸引到新的年輕票源,自己就已經泡沫化了。目前的局面就是如此,切割了韓國瑜,國民黨沒了韓粉的支持,也沒得到新的力量支持,聲勢不昇反降。再繼續切割馬英九,恐怕也會面臨一樣的局面。國民黨很缺行銷類的人才,很缺打網路戰的人才,韓國瑜這種難得的很有群眾魅力的人出在國民黨,且又不是像陳水扁有大案在身,國民黨不想辦法包裝洗白反抹黑發揮韓的餘溫,反而快速切割人走茶涼。相比之下,民進黨就能把曾經民眾很討厭的人洗得很得民心,畢竟民心如流水,對比之下真是高下立判。

William

以台灣目前的單一選票制來看,以民進黨目前對社會各方面的完全掌控程度來看,綠營的側翼其實很難成長起來,只能吃民進黨剩下的殘羹剩飯。而一旦綠營小黨想要脫離民進黨自立,結局會像時代力量一樣,被民進黨提前打殘。不管怎麼樣,還是很佩服民進黨的雷霆手段,未來我認為更有可能長期維持民進黨一黨獨大的局面。

金門馬祖的抉擇

William
回覆
戰地島民KMnese@KMnese

我就不談觀點了,只說說為什麼不願意探討身分。因為就如你目前所做的那樣,只要觀點不一致,有人總會往身分上找原因,不願意承認確實就有一些人跟他們生長環境一樣但有不同看法和意見的。我很討厭這樣的身分政治,因為之前遇到過太多這種人(藍綠都有)。好像我之前在捷運上聽到的兩個台大學生的對話一樣,你怎麼會支持韓國瑜?你不是高雄人嗎?支持韓國瑜的人不都是年紀很大的歐巴桑嗎?你不是在高雄長大的吧?不會啊,我身邊的同年紀的高雄人都超討厭韓國瑜的。

不管怎麼說,還是很感謝你的回覆。

William
回覆
戰地島民KMnese@KMnese
  1. 金門是台灣的離島,先不講地理常識錯誤,換句話說就是金門是台灣的附庸,一如我先前所講,金門沒有得到和台灣平起平坐的更有利地位。你舉出這個例子是想證明我的觀點嗎?
  2. 不是說你在投票時不能投給陳玉珍,(雖然正常情況下時力都會投給光譜更近的民進黨的李問,畢竟時力本來就是民進黨的側翼,現在有公職有實力的都往民進黨跑)。只是在陳玉珍和蘇貞昌在爭論中華民國還是台灣的時候,以時力的主張來看當然是台灣嘛。所以你既然是時力的支持者,理論上應該支持蘇貞昌。因而此處我覺得有點矛盾。
  3. 你舉的蔣萬安的例子,我想更是莫大的諷刺。蔣萬安已經切割了韓國瑜,附和了蔡英文來譴責習近平,然後呢?民進黨隨便推出一個毫無知名度也沒有民代經驗的政壇新人,就差點把蔣萬安這種資深立委拉下馬。民進黨這一局但凡推出更有在地經驗的人,蔣萬安也一定下馬。按你說法,蔣萬安應該大贏才對啊?選民的意識形態論已經更根深蒂固了。
  4. 國民黨現在還有的支持主要是還有不少沒受台獨課綱荼毒的中老年選民在支持,未來中老年人凋謝,年輕人成長,國民黨的「華獨」論述必然會越來越沒市場,台派思維就會逐漸成為絕對的主流。即使國民黨往台派轉向,和民進黨時代力量比誰更台更獨,即使成功了,那不就印證了我最開始的說法,極端的台獨思維必然大行其道,成為主流。那個時候對金門是好是壞,我相信時間會給出答案。畢竟目前大部分金門人是寧願投給新黨都不願意投給綠營的人,可見大部分金門人是很清楚他們在綠營下的命運的。
  5. 反萊豬,反關台其實按民調來看都是有超過半數的民意支持,但支持歸支持,選民卻並不憤怒。要是國民黨當政敢做這種事,民進黨打黨國復辟出賣台灣,隨時糾結數十萬人遊行我相信不是問題。結果國民黨賣力宣傳了這麼久,出來支持的人還是小貓兩三隻。今天的秋鬥遊行,居然才預期上看3萬人,連韓粉的人數都遠遠不如,可見選民根本沒那麼憤怒嘛。畢竟覺得民進黨是自己人,自己的仔犯錯我生氣歸生氣,但還是要支持的嘛。不然為什麼蔡英文的民調還是那麼高?我就很希望民進黨繼續搞下去,台灣選民繼續支持下去,看看台灣會不會越來越好。
William
回覆
戰地島民KMnese@KMnese

我不太願意討論身分,因為我很討厭現在台灣的身分政治,就觀點來討論就好,我感覺你又有情緒了,請理性討論。

  1. 當一個時力的支持者為陳玉珍質詢蘇貞昌鼓掌,我覺得是很罕見的。如果你真的在留意台灣網路上的風向,陳蘇大戰期間網路上的風向是一邊倒的支持蘇,更何況比民進黨更綠的時代力量。所以或許你應該想一想到底是我眼裡的主流民意奇怪,還是你眼裡塑造的完全矛盾的主流民意奇怪?
  2. 你不要忘了,時代力量的論述也有「台灣主體論」,你如果真心為金門著想,不管你多討厭國民黨,恐怕也不應該支持一個「台灣主體論」的政黨。至少我看陳玉珍那麼用力地想把金門和台灣並列而不是把金門當成台灣的附庸以爭取更多的金門利益,我個人很佩服。
  3. 我想你誤解我的意思了,我沒有把金門當成國民黨的禁臠,我一直在表達金門並不是很喜歡國民黨,只是相對綠營來說,藍營的論述至少還把他們當成一家人,他們無可奈何而已。我認識的不少還在金門長期居住的金門人(我一直對金門都很好奇,有意接觸過很多)對國民黨都是恨鐵不成鋼,罵得比台灣人都兇,但投票時還是選擇藍營,我感覺更多是一種無奈。
  4. 我想我們多次交流,你應該對我個人的立場有一定的瞭解,我個人一直都覺得這一批深綠論述非常可笑,我恐怕比你更不想讓這些成為主流民意。但多次選舉結果和網路風向已經證明,同樣的事情國民黨做就會被罵到死,民進黨和其他台派做就沒關係,我想不出來除了意識形態還有什麼理由。我個人很不願意看到這些真的成為了未來的主流民意,但我的觀察是這一種觀點確實有很大可能成為主流民意。
  5. 國民黨能怎樣?連你這種金門子弟都是寧願支持時代力量都不支持國民黨,民進黨喊一喊抗中保台就能拿到史上最高票,不正說明國民黨的「獨台」論述並不得人心嗎?既然得不到大多數民意的支持,國民黨還能幹什麼?要麼繼續堅持繼續沈淪,要麼去和台派比賽誰更抗中保台,然後台派成主流論述不是未來可期的事嗎?
William
回覆
戰地島民KMnese@KMnese

我個人很明白你身為金門人,但又因為長期在台灣本島居住,意識形態被台灣化後導致了你身分認同的矛盾,但希望你稍微想一想我說的到底是「極端化」還是未來的主流?就如你支持的時代力量的論述,其實就很靠近你所講的「極端化」。

  1. 看民調趨勢發現,雖然維持現狀仍然是主流民意,但目前相比馬英九時代支持維持現狀的台灣人進一步減少,支持台灣獨立建國的人進一步增加。但事實是如果沒有中美兩國的威脅和引導,目前這一部分支持維持現狀的人恐怕很大一部分就會支持台灣獨立建國。在當下的教育體制和社會氛圍下,台灣的民意只會越來越獨。陳柏為這樣的草包只是因為他是台派就得到很多年輕人的支持,再看台派的苗博雅,呱吉等台派議員多麼受年輕人歡迎就可見一斑。但是如果要正名制憲和台灣獨立建國,就必須要有理論依據,不然按你所說的台灣目前已經是民選,政權已經有民意基礎和認受性,根本沒必要再搞台獨。因此要台灣脫離中華民國的軀殼,獨立建國,「台灣地位未定論」是繞不過去的理論,雖然我個人也覺得這個理論很荒謬,但二戰後大多數國家的殖民地確實都有自決的過程,台灣沒有,故此他們借用這個聯合國的「关于准许殖民地国家及民族独立之宣言」來達成台灣獨立的目的也是合理的。我認為這是未來的趨勢,目前「台灣地位未定論」當然不是主流,但我相信未來因為會有越來越多人渴望台灣獨立建國,這個就會自然而然成為主流。
  2. 蔡英文在金門拿的那點票很多其實都是像你這種在台灣本島生活的金門子弟投的,對金門的主流民意根本不起作用。今年民進黨形勢前所未有的好,贏得這麼漂亮,在金門還不是一樣慘敗。
  3. 陳玉珍今年和蘇貞昌互槓的時候就有兩個觀點很有代表性,他說他是中華民國的立法委員而不是台灣國的立法委員,他說他是福建人不是台灣人,這是很典型的藍營論述,我不太懂你說他的統獨光譜是什麼意思?你我都知道如今台灣很少有人會真想統。
  4. 金門和台灣近還是和廈門更近確實是一個見仁見智的問題,其實我一直很懷疑廈門房價相比大陸其他二線城市高得那麼離譜,也有金門人的一份功勞。
William

很感謝你留意到很久之前的文章,並如此認真地回覆。但閣下地很多見解我認為值得商榷:

1. 在台灣論壇中金門也的確常被粗暴的嘲弄。不過,這種區隔金門與台灣的言論有一部份是週期性地,頗有引導的嫌疑。

我倒不認為這會是有人刻意引導,因為從現實層面上看,一日有金馬在手,就會加大一日台灣獨立的難度。就如我文章所寫的那樣「本來依靠台灣海峽的天塹,依靠他們所認為的『台灣地位未定論』,台灣的獨立完全是順理成章的,又有理論依據,又有現實依據(隔著台灣海峽共軍沒那麼容易打過來)。可是因為金馬並不屬於台灣地位未定論一部分,從理論上就讓台灣帶著金馬獨立增添了不少難度,而金馬離中國又太近,故而很容易被共軍拿下,所以金馬是阻礙台獨的極大因素。解決了金馬問題,台灣獨立就好辦得多。」真心想台獨得理智之士當然會看到這一點,因此攻擊金馬也不奇怪。


2. 並非國民黨在金門獲得支持而更是民進黨在金門經營失敗,實際上,國民黨在金門時常不被支持,違紀、換黨參選再回歸國民黨才是常態。

或許我表述不夠清楚,我想說的是金馬人更支持藍營的政治人物(國民黨比較有代表性)。金門人投給意識形態偏藍的人物(當時不一定是國民黨籍,但意識型態一定很藍,如陳玉珍脫黨參選的時候總部弄得比國民黨更國民黨),很多時候也是一種無可耐何地選項,因為對他們來講民進黨無疑更不可取,並非他們真的很喜歡藍營。


在蔡政府以來幾乎確定「台派」的空間已大幅萎縮,國際上「憲政、民選」已經足以表示主權自然不需要未定論。

我倒認為蔡政府目前的做法其實是一種無奈,在中美兩大強權的壓力不得不行之的緩兵之計。事實上蔡英文在台獨的動作上小動作不斷,你我都應該清楚越是年輕人越是認為正名制憲理所當然,就越會被「台灣地位未定論」所吸引。如第一題,從現實層面上講,拋棄金馬是為了台灣正名制憲的理性選擇。


4. 以往,當國家的概念越轉向「以台灣為主體」似乎就越疏遠金門,這其實是合理的。但是,金門容易誤解的是這種疏遠是國家概念轉變造成的,但金門的疏離並非「倒轉」回「大中華民國」可以解決。

我想國家概念的認同的轉變導致金馬和台灣疏離是自然而然的。台灣本來只是地理名詞,而這個地理名詞下並不包括金馬,當現下越來越多的台灣人把這個地理名詞轉化為國家名詞,金馬理所當然不被包含其中。比如今天中國解體了,也不會講福建是廣東國的一部分,這樣很奇怪,就算福建廣東要合併建國,名字也不會叫廣東或者福建國。但廣東省和福建省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就完全不違和。要想在台灣主體意識崛起下,台灣和金馬不疏離,只有一個可能,就是台灣獨立後未來的國號不能只有台灣,建立類似中華台澎金馬聯邦共和國之類的才比較合理,但在台灣國這個名號深入人心的現實上,幾乎不可能。所以台灣和金馬注定疏離。雖然不太現實,但如果今天還是大中華民國的認同,絕對不會有任何人會講金馬是拖油瓶,因為福建省和台灣省都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這根本不違和啊。金門馬祖都是台灣的一部分,就很違和。


台金關係「毫不相干」這我不同意,同政權下超過半世紀了,即使廈門近在咫尺,但遠不及金門與台灣相近。

即使台灣和金門在同一政權下半個世紀,但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未解嚴時期,台灣和金馬的生活差距有多大,甚至連鈔票都不一樣。如今金門和廈門的交流,恐怕也遠遠多於金門和台灣的交流。你看在金門那麼受認同的陳玉珍,在台灣本島卻是個笑話,由此可見兩地人民的觀念相差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