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中國人的背後永遠有一個強大的祖國

中國人,請你記得,無論你在那裏,在你的身後,永遠有一個強大的祖國——在時刻監視和威脅著你

前段時間社區組織了一次活動,一來歡迎這段時間以來新搬入的新住戶,二來疫情之下社區活動減少很多,也是趁此機會聯絡鄰裏之間的感情。筆者當時剛好有空,就去參加了這次活動,無意認識了一位新搬來的鄰居,竟是一位資深的退休記者,聊了很久,相談甚歡,也感慨良多。

這位鄰居記者早年在某知名新聞機構工作,曾被派駐亞洲多國,包括中國,香港,台灣等地,會一些中文,對亞洲多國的政情,經濟乃至社會文化都有一些瞭解。前幾年他退休回國,成為了一名自由撰稿人,時不時仍給一些新聞機構供稿,生活算是悠然自得。

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以來,各國早期都限制了一些國際間的交往,這些限制到了今天也差不多都放開了。但是幾乎沒有國家會使用各種手段禁止本國公民回國。比如早期算是防疫措施最嚴格的紐西蘭,仍然開放本國公民和永居外國人入境。但是中國就不同了,從2020年開始,中共就以防疫為理由,採取各種措施儘量阻止海外的中國公民回國。包括設置嚴格且冗長的隔離期,熔斷航班,儘量減少與國外連結的航班次數,使機票價格數十倍上漲,讓普通人難以承受,最終放棄回國的打算。

中共以各種手段限制和防止本國公民回國,自然是正常人,尤其是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難以理解的。但是熟悉中共的人應該知道,中共本質上都是把中國人當韭菜奴隸燃料的,這些奴隸的自由,公民權利,與他們的宏大敘事宣傳,與他們的政績,與他們向世界展示的所謂的抗疫成功的形象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所以每當中共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的時候,都不需要驚訝,祇要知道普通中國人根本很難影響到中共的決策就不難理解。

想當初中共為了給中共護照幾乎沒什麼有用的免簽國辯解時,曾講過類似「中國護照雖然未必能自由地帶你去到世界每一個地方,但是一旦發生動亂時,中國護照永遠可以從世界任何一個角落接你回家」的話語,恬不知恥地把政府理所應當維護外國僑民的權益的責任宣傳成獨一無二政績。經過此次疫情後,發現連這一套話術都被中共自打臉了,中國網民曾調侃「現在好了,中國護照既不能保證你自由前往他國,也不能保證你自由地回國了」。這樣的政策延續至今,並未有任何鬆動。

這位記者得知訊息的當下無疑也十分震驚,他當時本來想寫一篇新聞評論,談一談中共這種荒謬無稽的作法。但是記者的專業質素使他不能就這麼直接動筆,他希望能採訪一些中國留學生或者其他在國外工作,定居的中國人,以瞭解更多真實的情況,並支撐他的評論。他多年的記者生涯幫助他累積了豐厚的人脈,他很容易地就聯繫到很多符合要求的採訪對象,但是他的採訪請求卻被大多數人給拒絕了。理由也很簡單,那就是擔心中共政府的報復和小粉紅的出征。

這位記者也曾派駐中國,在中國時以他外國記者的身分想尋找採訪對象就不是那麼容易,所以他能理解那些拒絕他的人的苦衷。但是讓他感到震驚的是,即使有些人已經在國外定居多年,甚至都加入了當地國籍,仍然還是害怕自己萬一接受了採訪以後會沒辦法回國探親,甚至被中共以及其走狗報復。這種「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的恐懼就像一種無形的奴隸烙印,在每個中國人出生起就被深深地烙印在了中國人的身上,以證明主僕身分。

這位記者聯絡到的絕大部分潛在的中國人採訪對象不但拒絕採訪,甚至也拒絕透露他們的經歷,觀點和看法。少部祇分願意私下透露自己的經歷和觀點,但不希望這位記者公開發表這些意見。祇有一兩位願意匿名接受採訪,但希望記者在發表的時候幫他們儘可能隱去身分訊息。這就為難了這位記者了,因為記者之所以採訪當事人,就是希望獲取到更多準確且真實的訊息,以支撐其新聞報導和觀點。如果採訪後還是寫得模凌兩可,沒有清晰的事件脈絡,那採訪就沒有任何意義,既無法取信讀者,也無法讓新聞機構的採納。但是,若衹是隱去姓名,還是把被採訪人所經歷的事情詳細地寫出來,又無疑給了一些可以猜測被採訪人真實身分的合理線索,這無疑就不符合被採訪人的要求。考慮到這位記者此前在中國曾經因為類似的作法,害到被採訪人的身分被查出,最後被國保威脅的不愉快經歷,他也不想這麼做。本來他可以在真實的經歷中參雜一些假訊息混淆視聽,但是他的職業素養又不允許他在新聞評論中有意識地造假。各種為難之下,這篇新聞評論就無疾而終了。

聽完這個故事,筆者不禁從心底感到一絲透徹心扉的寒意湧上心頭,這種說不出看不見的恐懼,竟然已經到了這種的境地。筆者又聯想到馬特市某位身在海外的中國朋友,雖然自稱川粉,但卻從不敢應和特朗普關於中共的任何言論,倒不是他對中共有多麼忠誠,而是因為他也不能保證他以後不回國,也擔心怕報復。他甚至還因為發現自己的一些文章被所謂的「反共網站」轉載,就隱藏了自己以前的所有文章,甚至還幾度因為這種恐懼想退出馬特市。筆者和這位朋友在諸多觀點上都有較大分歧,但是對於這位朋友的以上行為,筆者倒是表示充分的理解,特別是在聽完鄰居記者的故事之後。

中共政府對中國人的控制,竟然已經到了如此境地。這樣看來,筆者以前倒是誤解了中共及其側翼的一句宣傳口號,「中國人,請你記住,無論你身在何處,在你的身後,永遠有一個強大的祖國」。 這句話並不是說,中國人的背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會保護中國人的合法權益。其背後的涵義是,中國人你要永遠記得,你的主子是誰,你的主子有多麼強大和無所不能。所以你要是敢在外面講一些主子不愛聽的話,做一些主子不愛做的事,無論你逃到天涯海角,主子總有辦法懲罰你。畢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筆者以前讀到羅斯福總統的《1941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裏的‘freedom from fear‘時,其實一直都不曾有深刻的理解。直到聽完記者的故事,筆者才自覺第一次從心底深處理解了所謂的免於恐懼的自由是多麼的重要和難得。更有趣的是,生活在這樣的恐懼之下,很多人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甚至還主動為這位恐懼施加者辯護。雖然,這是從小灌輸洗腦的結果,但是仍然不得不讓人感到諷刺和心寒。但願中國人,也能早日實現fours freedoms,早日獲得人類最基本的權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