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中共用科技防疫手段控制維權民眾

 (編輯過)
極權的擴張絕不會停止,民主和自由仍然是目前已知的且有一定效果的民眾對抗強權的唯一手段。

近日,據相關媒體報導,中國河南多間村鎮銀行涉嫌詐騙儲戶存款,多名儲戶反應通過正常程序無法提取現金,導致在當地出現罕見的儲戶示威運動。如果事情止步於此,最多也就是一個中共資本聯合民間資本詐騙民眾資金的金融騙案,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紅色資本割韭菜行為,在中國早就不是什麼新奇事。有趣的是,中共當地政府為了防止外地儲戶來到河南維權,居然在中國官方用於防疫的「健康碼」上動手腳,使維權民眾無法在社會空間內正常活動。

如果要強行類比,中國的健康碼類似香港目前推行的「港康碼」,台灣目前使用的「數位新冠病毒健康證明」,但卻相比之下嚴格許多,甚至有人戲稱為日寇控制中國的「良民証」。香港港康碼雖然設計類似中國健康碼,但本身就是為了中港通關而量身訂做,在香港本地並沒有強制效力,一般市民即使不使用對日常生活也幾乎沒有影響。台灣的數位新冠病毒證明或健保快易通則更加簡潔,主要是一個疫苗護照的功效,強制力度也並不高。但根據筆者搜尋到的資訊,中國的健康碼分紅,黃,綠三色,分別對應高風險,中度風險和低風險,會紀錄使用者的足跡訊息(相當於追蹤器),功能和複雜程度都非台灣的疫苗護照可比。更可怕的是中國健康碼幾乎是準強制原則,在中國國內,沒有綠色健康碼幾乎是寸步難行,不要講出入公眾場合,甚至可能連自己的家都回不去。

理論上,中國健康碼應該僅用於防疫。但是因為其高度強制性,以及在中國生活的不可獲缺性,早就有人憂慮會成為一種控制民眾的高科技手段。果不其然,此次中共地方政府疑似針對到河南村鎮維權的外地儲戶,擅自動用公權力更改他們的健康碼紀錄,使其變為紅色。按照中國的現行清零防疫政策,紅色健康碼不僅意味著民眾無法搭乘任何交通工具,也無法出入任何公眾場所,更意味著民眾需要被強制隔離。因此,這些到河南維權的外地儲戶根本就無法在河南正常活動,更別講去維權了。

此次事件說明,中共使用健康碼來控制民眾,是非常高效且方便快捷的方法。日後,讓中共頭疼的維權律師,公民記者,上訪者再也無法興風作浪了。因為祇要知道他們的名字,就可以更改他們的健康碼,保證他們連自己的家都出不去。中共以前維穩,都需要派出多名國保人員對「高危人群」進行監視和軟禁,浪費了大量的時間,金錢和人力成本。如今祇需要在冷氣房點一點滑鼠,這些人就再也無法出來破壞社會穩定了,甚至都不用費力氣去抓捕他們。

而即使中共如此作為,把所有中國民眾都置於嚴密的監視之下,讓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毛骨悚然,但沒有任何監督權利的中國民眾,也無法選擇政府的中國民眾,卻拿這種事毫無辦法。而在擁有投票權的民主國家,恐怕沒有任何政府敢做到這個地步,否則他們在下一次選舉中就一定會下台。在此,似乎民主自由的可貴之處又體現出來了。

親共人士一向喜歡替高度集權的中共體制辯護,認為其高效且決策快速,不必浪費時間聽取社會不同族群的意見。高效當然不假,不過經濟發展的時候高效,但監視民眾當然也十分高效。不知道求仁得仁的中共支持者們,看到他們引以為豪的高效會用來對付自己時,會有什麼感受?

梁啟超有云「我國萬事不進步,而獨防民之術乃突過於先進國,此真可為痛哭也。」梁啟超講此話時,中國正被大清統治,而大清正是一個為了一家一姓,八旗子弟的利益而瘋狂出賣普通民眾的封建王朝。所以大清自然要防著漢人起來造反,篡奪了愛新覺羅的江山。但是大清若看到中共的防民之術,恐怕也要自嘆弗如吧。大清當年若有這樣先進的防民之術,恐怕再延續一百年都未必有問題。

不過中共能肆意妄為到今時今日的地步,那些拼死為中共極權體制辯護,鄙夷嘲諷民主自由的親共人士們可謂居功至偉。還是那句,求仁得仁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六四33週年的重新思考|民主真的無關緊要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