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六四33週年的重新思考|民主真的無關緊要嗎

 (編輯過)
還是想留個印記

夜色已深,時間已經正式進入六月四日。恍惚間,又想起六四本身在北京時間凌晨發生,似乎又早已經過了。心情沈重複雜,但也不願意就這樣帶著這樣的心境勉強自己入睡,便看看關於六四33週年的相關訊息。

香港六四紀念館去年被強行關閉後,看到新聞講有海外民運人士籌劃在紐約承續六四紀念館的衣缽,本來內心頗為安慰。但看到報導中出現了一個讓人噁心的名字,王丹,又不覺讓人哭笑不得。前不久陳水扁公開自己的國務機要費部份明細,幾乎證實了王丹以民主運動的名義拿了陳水扁幾十萬美金自己笑納了。這些還在藉著六四的招牌坑蒙拐騙的「中國民運人士」繼續活躍在公眾的眼裏一天,既是在消費過去那個英勇的自己,更是對六四最大的侮辱,是對當年死難的學生,工人,市民的嘲弄。

香港警方公然宣稱今年六四沒有團體申請在維園集會,因為任何在維園集結的人士一旦超過兩人,就是非法集結,會被當場逮捕。沒什麼好意外,自由香港早就死了。

台灣執政黨民進黨對六四發表聲明,呼籲中共正視歷史,不要再對內壓迫,對外顛覆民主,並期待民主自由最終可以在中國實行。當然,這可能也是一種內宣,演給國內的民眾看,以達成一種自我欺騙的高尚共情。但若要民進黨甚至多數台灣人民以實際行動幫助中國民主化,恐怕祇會換來一句「台灣人不欠中國人」的惱羞成怒,畢竟民進黨欺騙香港人的話術言猶在耳。

這十餘年來,在中共的內外宣傳下,有一種聲音被放大,那就是鎮壓六四是英明的決策,鎮壓了六四換來了中國三十年的高速發展。也有人說,民主本身就不適合中國,它缺點太多,決策緩慢,吵吵鬧鬧。還是中國一言堂,決策高效,可以適應快速發展的中國。

中共去年為了甩鍋因為自己對中國民眾的極端壓迫導致出生率斷崖下跌的結果,一刀劈掉了教育培訓行業,讓數以千萬計的中國教培行業從業人士驟然失業。確實是足夠高效,足夠有魄力。不知道教培行業的從業人員中,有多少人也曾經為中共的偉大崛起激動地熱淚盈眶?他們是否也曾經唾棄過民主制度?如果中國當時有民主,要驟然砍掉一個影響深遠的行業,恐怕是絕對過不了國會的。至少是長達數年的聽證會,朝野辯論,相關從業人員的示威遊行。那些從業人員是否在那一刻,理解了六四先輩所要心心念念爭取的民主的可貴呢?

中共這兩年也開始限制娛樂遊戲產業的發展,更有不刊發遊戲版號等驚人之舉,直接導致中國國內原本蓬勃發展的遊戲行業驟然迎來寒霜和倒閉潮。和教培行業類似,一樣的魄力十足,效率驚人。祇不過,這樣又會影響多少相關從業人員和上下游產業呢?如果有民主,這一切絕對不會這麼驟然發生。以標榜歲月靜好,吃喝玩樂,不關心政治的中國中產們,是否也發現了民主的可貴?

上海民眾被封城兩月之久,其間這個曾經的遠東第一大都市,當今黨國內部最文明的城市經歷了許多讓人匪夷所思的事蹟。缺衣少食,無法外出看病,政府一再違反解封承諾,甚至作秀式解封。上海民眾居然就這樣,兩個月足不出戶,完成了黨交給他們的抗疫任務。有人講中國人太過奴性,這樣都能忍得下去。其實,從另一個層面來講,中國民眾手中沒有任何權利,沒辦法聯絡選區的議員,立委表達意見,也沒辦法上街遊行,更沒辦法用手中的選票換掉政府。換言之,他們本身就沒有本錢,他們不過是中共的奴僕而已,作穩了奴隸的部份人還嘲笑自由世界的危險。若中國有民主,上海封城會發生嗎?恐怕很難想像。

這幾年黨國發生的事情似乎已經開始證明向那些嘲笑民主的中國民眾證明民主雖然不完美,不是萬能解方,但卻是人類歷史中已知的且能夠良好運行的能最大程度的保護普通民眾權利的制度。筆者相信,黨國的未來發展會繼續證明民主的可貴,證明六四先輩的高瞻遠矚,為了國家和民眾的前途捨生取義的高尚情操。但是,如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講話所暗示的那樣,自由世界張開雙臂歡迎嚮往自由的中國人。但是一心給中共當韭菜的中國人,要與中共死死綁在一起的中國人,要繼續嘲笑民主自由的中國人,就繼續享受美好的大國崛起敘事吧,我們充分尊重,畢竟求仁得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為香港而紀念六四

2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