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麥卡錫未能消滅共產主義

中共黨媒鳳凰衛視台北站將被關站 ,鳳凰衛視將撤出台灣,這真的是好事嗎?

鳳凰衛視為與中共關係親密,前共軍軍官劉長樂退役從商後聯合中共中中央電視台等勢力於1996年在香港所創立,後發展成為國際華語電視台,在全世界多個國家都成功落地,加入當地的電視網路。雖然天生是紅色基因,但得益於劉長樂先生本人的開明,以及當年中共內部仍是改革派佔上風且香港仍保有相當自由的大環境下,鳳凰衛視創立之初,頗為敢言,見證過諸多國際新聞的重要時刻。由於鳳凰衛視曾是極少數能在中國大陸落地的「境外媒體」,故鳳凰衛視一度是中國內部可以在電視網絡中合法收看的敢講真話的電視台。由於鳳凰衛視時常報導一般大陸媒體不敢報導的訊息,針砭時弊亦是毫不容情,故一度曾是不少嚮往自由的大陸民眾的「啟蒙導師」。但由於大環境轉變,中共內部保守派逐漸佔據上風,對國內的輿論管制也一日比一日嚴苛,鳳凰衛視也不得不逐漸露出它根正苗紅的一面,從偏向自由民主派的國際華語電視台逐漸變成了與絕大多數中共黨媒同聲同氣的國際宣傳機器。特別是2021年,劉長樂家族因為投資失利退出了鳳凰衛視,中共資本徹底主導鳳凰衛視,中共中央電視台副台長直接擔任鳳凰衛視總經理,鳳凰衛視就徹徹底底淪為了黨媒同宣傳機器。

在此環境下,按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鳳凰衛視就被理所應當認定為中資企業,而台灣的媒體行業並不對中資企業開放,故中華民國陸委會同經濟部要求改正其資本結構,兩邊協商不成,鳳凰衛視終於決定在2022年5月初關閉台北站,在台灣經營21年的鳳凰衛視就此撤出台灣。其實蔡政府關閉鳳凰衛視一案事,與蔡政府打壓言論自由,實行雙標監管措施並關閉完全被NCC認證是本土資本的52台中天新聞完全不同,是完全合理合法的。此事,其實就如同早前Ofcom認定中共央視是完全受到中共政府所掌控的宣傳機構,並撤掉了其在英國本地的廣播牌照一樣,屬於各國的自主權利,從某種層面上來講無可指摘。但是,若放在普世價值這一大原則,大背景下,尤其是在民主自由的意識形態對抗極權獨裁的關鍵時期,如此做法卻有些太粗糙了。因為在輿論戰爭中,這樣的做法很容易被對手惡意扭曲,誇張造作,當成是民主政府打壓所謂言論自由的鐵證。雖然,有類似想法或指控的人根本不明白或裝作不明白什麼是言論自由。

講起言論自由,就不得不提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關於言論自由有著非常清晰的定義:"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or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peaceably to assemble, and to petition the Government for a redress of grievances." 若要再簡單解釋,那就是保護民眾免受政府干擾地自由表達意見和自由信仰宗教的權利。換言之,在法條裏面,民眾和政府其實是對立的。民眾是被保護者,政府則是那個可能施加傷害的加害者。也就是說言論自由是保護民眾的權利,而非政府的權利。這其實也是西方民主社會政府權力來源的基石,即社會契約論的展現。民眾把一部分權力讓渡給政府,但政府權力太大,因此要儘可能限制政府為惡,最大程度保護民眾的權利。若用更加通俗的話來解釋,那就是,言論自由本質上是保護弱者免受強權的欺凌,世人皆知弱者而非強者需要被特別保護,在邏輯上是完全成立的。

另外,由於西方文明社會的另一建構基石,私人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原則,言論自由祇存在於公共領域,而不存在於私人領域。換言之,個人或著商業公司就不必要尊重其他人或者機構的言論了,私人領域有權不保障或尊重他人的言論。因為政府祇有一個,是全民的財產,一般人也很難避免政府的影響,但其他人或者商業機構卻有千千萬萬,人人獨立而自主,沒有誰天生擁有誰。就好像一個人可以在公共場合和平示威以表達其言論自由,但如果這個人未經同意跑到私人領域比如另外一個人的家裏去示威,並以言論自由為藉口,主人當然有權利將其請出去,在某些州甚至直接擊斃都是合法的。故此,當一些商業社交平台自由封鎖帳戶時,本質也就是他們在自己的私人領域行使主人的權利,不可以和公權力相提並論,並不違反法律,也無涉言論自由的問題,畢竟言論自由的本意是防範政府的。而在一個制度透明,正常競爭,公民力量強大的社會中,基本沒有個人或者商業機構可以隻手遮天,因為可替代方案太多,故此,一般不用擔心這些個別的力量超過公權力。就好像美國前總統特朗普臉書推特社交帳戶被封鎖,不妨礙他自己辦一個網站繼續輸出他的看法,也不妨礙他去到臉書推特的競爭對手網站比如parler繼續發表他的意見,更不妨礙媒體報導他的一言一行,他可以很輕易地選擇各種方式繼續保持強大的影響力和網路聲量。而封鎖他的網站,就不得不面臨其他更加開放的競爭對手的競爭,甚至進一步流失用戶,最後被超過甚至破產倒閉。且商業機構於其私人領域封鎖公權力,特別是比較有影響力的商業機構這麼做雖然未必妥當,我們固然可以質疑其標準和方式,但這確實又完全是人家的自由,完全和為了提防公權力而設的言論自由扯不上關係。

而言論自由的核心之所以在於防範本國政府對公民的迫害,就是因為本國公權力才是那個可以真正迫害到民眾言論自由的能量。用中共來舉例子就好了。當中共政府想封殺任何人事物,中國大陸內部不會有任何渠道,不管是媒體還是社交網站被允許出現相關的人事物,哪怕是自建網站也是不被允許的。這些被封殺的人事物,中共政權完全可以做到讓其憑空消失。這就和其他國家某些私人公司的帳戶封鎖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了,因為被封殺的人事物沒有任何可能找到任何替代的方法在內部繼續存在。其實並非中共才有這類的能量,任何一國的政府都有類似的能量,不過因為言論自由被許多國家的法律所保護,立法,司法體系的獨立從各方面儘量禁止政府做類似的事罷了。所以言論自由的本意,是要限制政府的公權力。其實按照社會契約論的權力讓渡說,各國政府僅對其權力來源負責。套到言論自由這個概念中,從法律上來講,國家的最高權力機構僅有義務保護本國民眾的言論自由,並不必要保護外國民眾的言論,更遑論外國政府的言論。雖然隨著文明的更迭,普世價值的傳播,言論自由的概念也慢慢擴散,從道義上來講,言論自由很多時候並不僅限於本國公民,政府和民眾也應該大度地尊重外國公民的言論自由。但無論怎麼講,一國政府絕無可能去保護另一國政府的言論,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所以,不管是英國撤銷了CGTN在英國的廣播許可,亦或是台灣政府關閉了鳳凰衛視台北站,都衹是當地政府針對另一國政府喉舌媒體的行為,甚至都不是針對他國民眾或不受政府控制的商業機構,其實都和言論自由完全扯不上關係。更何況得益於開放社會的自由以及政府權力被最大地限制,當地民眾如果真的喜歡看中共的喉舌媒體,還是有非常多的渠道自由獲取,比如上YouTube,Facebook等平台一樣可以通過網路收聽收看,當地政府並無法有效阻止他們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的方式繼續獲取他們想要的東西。

釐清了言論自由的定義和作用,我們當然可以分辨得出,不管是美國某些社交媒體封鎖特朗普的個人帳戶,亦或是英國台灣不讓中共的喉舌媒體在當地繼續宣傳,都無法得出當地言論自由已死,這些國家本質上和中共這種極權政府沒什麼差別的結論。但是,我們更應該認清一個事實,按照二八法則,世界上絕大多數人,可能並沒有辦法去理解甚至釐清言論自由的本意,也沒辦法理解政府和本國公民,外國公民,乃至外國政府的關係,他們對某些概念和專有名詞的理解,也許就是單純地停留在表面上。因此,當有極權以及被其洗腦的支持者故意以此為契機,宣傳天下烏鴉一般黑,言論自由都是騙人的鬼話,一國政府禁止他國政府的喉舌在本國落地就是在迫害言論自由這類的話術,以此給自己的動用公權力迫害本國民眾的言論自由洗地時,很多人其實是沒辦法分清的。畢竟看表面,「言論自由」不就是想講什麼就講什麼的意思嗎,你不讓他國喉舌講話好像確實是在迫害言論自由,你自己都不遵守言論自由,憑什麼講人家呢?於是,他們的宣傳效果就達成了,這也是為什麼筆者在前文強調,認同普世價值的民主自由社會直接幹掉他國的喉舌媒體,雖然合理合法,但是太過粗糙,不利於輿論戰的攻防。

更讓人不解的是,如果這樣的做法,能確實產生很好的效果,真的能免於很多本國民眾被其政治宣傳所蒙蔽倒也還罷了。事實卻是,這樣的做法實際的作用微乎其微。因為自由社會,網路時代,當地民眾若有心想看CGTN,鳳凰衛視這類的中共喉舌媒體,仍然可以網路免費收看,並不費任何力氣。其次,中共的喉舌媒體因為其無聊的政治宣傳和千篇一律的八股新聞,其實對長期在自由世界生活的民眾吸引力非常小。就好像鳳凰衛視號稱是香港媒體,但其實大多數香港人根本就不看鳳凰衛視,甚至根本不知道鳳凰衛視總部居然在香港。鳳凰衛視雖然在台灣深耕21年,但其影響力甚至不如新唐人電視台,幾乎很少有本地人看,也很少見到引用。更不要講,英國人不聽BBC去聽CGTN這種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了,路上隨機採訪估計絕大部分民眾連CGTN是什麼都不知道。因此,對於這類在當地幾乎沒有影響力的喉舌媒體,過於看重它們反而會起反效果。留著它們展現自由世界無比開放的胸襟,以超越言論自由的標準去對待敵人的喉舌,更能在輿論攻防上無懈可擊,也不會違背一般人所理解的言論自由,同時,這些喉舌的對當地的影響幾乎沒有,相當於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實在需要提醒民眾,就學美國對待CGTN,讓其註冊成為外國代理人,允許其繼續運作,或者如YouTube,Twitter一樣在其帳戶的顯眼位置加上中共政府全部或部份資助的標誌,幫助民眾分辨也就盡善盡美了。

麥卡錫未曾消滅共產主義,反而有讓自身墮入共產主義,被極權社會同化的風險。真正消滅共產主義的,恰好是八,九十年代最自由,最開放,最包容,其程度還超過現在的美國。雖然很多民主國家的做法還遠遠無法到達麥卡錫主義的層次,但權力是頭惡獸,一旦將對其的限制放寬一點,它就有更多擺脫限制的可能。自由社會就應該儘量展現其優點,而不能給機會讓對手通過齷齪手段把優點抹黑成缺點。張開懷抱歡迎敵人,也許敵人就在自由社會力量的細水長流中慢慢被同化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