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金門馬祖的抉擇

發布於
修訂於

據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載明,中華民國法定領土目前分為大陸地區和自由地區。大陸地區自1950年代初已被中共全部佔領,即為即中共目前實際管轄區域,所以也被稱為大陸淪陷區。自由地區目前包括兩省,即台灣省和福建省,其中除了為人熟知的台灣本省,亦有名義上隸屬於福建省的金門縣和連江縣(馬祖)。不少藍營政治人物也習慣將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概括為「台澎金馬」,這個「台澎金馬」便基本包括中華民國目前主要實際統治的地區。

自中華民國民主化以來,台灣本省和澎湖縣在政治意識形態上逐漸綠化,多次經歷政黨輪替,台灣南部地區甚至「一綠不起」,為綠營長期執政。唯有金門和馬祖兩地,自民選縣長和立法委員以來,其縣長和立法委員當選人從來都屬藍營,民進黨籍的參選人基本毫無機會。被台灣本島主流民意所唾棄,不管做任何事都會被嘲笑的金門立委陳玉珍,卻連續在金門高票當選。2020在連江縣的立委選舉中,民進黨籍的李問號稱得票再創歷史新高,這個歷史新高實際上也只有10趴而已。有不少綠營人士為了能在金門馬祖拿到稍高的選票甚至當選,都不得不脫去綠營政黨的皮,以無黨籍參選,他們言談舉止基本也與台灣本島的綠營人士大相徑庭。比如李問就是一個常把中華民國掛嘴邊,也經常揮舞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的異類綠營人士,若他不講你可能還會以為他是藍營政治人物。可見,綠營背景在金門馬祖正是不折不扣的“票房毒藥”,除了長期在台灣本島居住,被台灣本土意識同化,放棄了「福建人」的認同,基本上只會在探親或投票時回去的年輕人之外,綠營幾乎拿不到多少真正本土的票源。

同樣是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為何金門馬祖的政治生態發展和台灣省相比如此迥異?除了覺青們一向喜歡調侃和他們想法不一樣的地區,尤其是這種深藍舔共地區,笑他們腦子有問題,大中國遺毒未淨,隨時準備把金馬苗栗開除國籍的這種幼稚的歸納和可笑的邏輯外,其實深入瞭解藍營綠營分別對金門馬祖的態度,似乎就不會意外了。從地理位置上看,金門馬祖離台灣太遠,離中國大陸太近,所以在歷史沿革上金門馬祖和台灣島幾乎毫無關係。日本與大清曾簽訂馬關條約,竊取了台灣及附屬島嶼如澎湖的土地,但並沒有要求大清割讓金門和馬祖,可見金門馬祖和台灣本就是陌路人。可是歷史似乎給金門馬祖開了個玩笑,在國共內戰中一潰千里,一敗塗地的國民政府居然意外地守住了與共軍領土近在咫尺的金門馬祖兩個小島,讓金門馬祖自此開始和本來毫不相幹的台灣綁在了一起。

對於兩蔣時代的國民黨來說,金門馬祖有非常重大的意義。金門馬祖不僅是保衛台灣同胞的前線,更代表中華民國在大陸仍然有領土。其作為某種政治符號代表中華民國不是割據地方的政權,也不是要台獨的政權,而是一個暫時蜇伏,隨時可以以金門馬祖為支點,準備反攻的中國正統政權。而對於如今不再謀求統一,不再叫囂反攻大陸的國民黨人或藍營人士來說,金馬是中華民國法統的象徵,其意義在於中華民國並不只有台灣,從而和把中華民國和台灣劃等號,甚至只談台灣不談中華民國的綠營人士作出根本的區分。也就是說,不管是兩蔣時代的國民黨人,還是如今的藍營,都是把金門馬祖人看作一家人的,都是把金門馬祖看作是中華民國不可分割的領土。當年國軍從大陸敗退,退到金門和馬祖時,美軍曾建議國軍全面撤退到台灣島內,放棄金門馬祖。因為從軍事角度看,金馬兩地離福建本土太近,而離台灣腹地太遠,方便共軍補給而不便國軍補給,又只是兩座小島,無險可守,故而放棄金馬固守台灣無疑是明智的選擇。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也指出,美軍僅僅只會幫忙協防台澎,並不會幫忙協防金馬。與台灣關係法也基本放棄了對金馬的論述,只談台灣本島。但即使如此,兩蔣也從來沒考慮過放棄金馬。2020年總統選舉,國民黨的候選人韓國瑜把「台澎金馬」2300萬同胞隨時掛在嘴上,而蔡英文滿口台灣,最多講一句中華民國台灣,從沒提過金馬。可見不管過去,現在還是將來,國民黨對金馬的認知是確定的,就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就是同胞。

可綠營人士的意識形態,以及他們對台灣主體性的論述,從本質上決定了他們的根本不關心金馬,也不在意金馬的去留。其實本質上這也無可厚非,因為如果不是歷史的意外,台灣和金馬本就互不隸屬,生活習慣,語言文化都有不小的差異。台灣本土意識覺醒,以台灣獨立建國為目標的綠營人士從心理上來講自然不會對金馬有任何感情。事實上,不少綠營人士提出的台灣獨立建國計畫,也從來沒有包括金門在內。溫和一點的台獨人士,委婉地提出台灣獨立建國以後,讓金馬通過公投地形式來決定是否脫離台灣,其本質上就是希望金馬不再和台灣綁在一起。而更為激進的解讀還有,「金門馬祖真的是雖洨,明明歷史上跟臺澎完全無涉的幾個中國沿海小島,卻因為蔣匪毛匪的緣故莫名跟臺澎牽扯在一起,而且未來還是得留島不留人,必須回歸中國。金馬是中國國民黨留給臺澎諸島最陰險的政治遺產。」也就是說不少綠營人士因為政治立場和金馬人的不同,就從根本上摒棄了金馬人是他們的同胞的意識。所以他們的做法甚至是希望金馬人都滾回中國,不要和台灣牽扯在一起。至於金馬兩地,就是阻礙台灣獨立建國的最陰險的政治遺產。本來依靠台灣海峽的天塹,依靠他們所認為的「台灣地位未定論」,台灣的獨立完全是順理成章的,又有理論依據,又有現實依據(隔著台灣海峽共軍沒那麼容易打過來)。可是因為金馬並不屬於台灣地位未定論一部分,從理論上就讓台灣帶著金馬獨立增添了不少難度,而金馬離中國又太近,故而很容易被共軍拿下,所以金馬是阻礙台獨的極大因素。解決了金馬問題,台灣獨立就好辦得多。

由此可見,由於藍綠陣營對國家的認知不同,目的也迥異,從而導致了藍綠陣營對金馬的態度截然不同。在此基礎上,再去理解為什麼在地的金馬人幾乎都不會對綠營人士和綠營標籤有任何好感就容易得多了。雖然如今不少金馬年輕人因為教育機會和就業機會,不得不離開金馬前去台灣定居,從而不可避免地被台灣本島的政治氣氛所影響,從而自然而然地由藍轉綠。而這些年輕人也會隨大流,覺得自己的在地長輩或親友落伍,舔中,腦袋僵化,就知道投給國民黨,從而造成雙方的隔閡。但只要綠營一天謀求的是台獨而非華獨,只要綠營一心想推翻中華民國的法統,他們對金門馬祖的態度就不會好,而這樣也只會造成兩邊民意的巨大差距。金門馬祖本質上只是兩座小島,獨立後生存肯定艱難,所以當地人也不會真的追求獨立,必然只能在兩邊選一邊站。但金馬人作為前線居民,數十年來根深蒂固的反共教育又讓他們不願意完全和中共同流。所以他們其實沒有選擇,只能選國民黨。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