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刻在華人骨子裏的「明君夢」——由中西方的政治劇所想到的

發布於

有「香港才子」之名的陶傑先生提出過一種關於中國人民族性的理論,簡稱「小農DNA」。大意是說中國歷經數千年的封建社會,農業社會,使中國人的基因裡有一種「對眼只睇住面前嗰塊田」的慣性,養成了中國人短視,不愛思考,期待明君等性格特質。其他不論,這個期待明君的特質,似乎成了所有華人社會揮之不去美夢。

中國大陸於2017年拍攝了一部收視口碑雙豐收的政治劇「人民的名義」,成了近年來中國大陸最火爆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塑造了很多經典的角色,有不少演技精湛的老戲骨加盟,更挑戰了前所未有的政治尺度,故此引發萬人空巷的熱潮。然而,電視劇的套路仍然還是正邪分明,黑白分界,英雄大戰惡龍,並沒有觸及政治制度等核心部分。所以,這部電視劇傳達的核心思想其實還是那個「明君夢」,世界上當然有不少貪官污吏,但總會有一批全身發著聖潔光芒的正義之士幫人民鏟除這些害群之馬。人民需要做的,就是相信上層,相信光明,耐心等待,黎明總會降臨。人民從來不需要親自做些什麼,只需要作看客,準備好為英雄鼓掌,投之以無上的崇拜就好了。這種主題配上中共如今仍奉為經典的國際歌的第一句,「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真是莫名的諷刺。也許有人會說,這是中共慣用的洗腦手法,大陸人就是一直被奴役著沒有享受過民主自由的一群人,所以這種現象發生在中國大陸並不意外。

可是早在2014年,在自由民主法治等核心價值深入大部分市民心中的香港,也拍攝過一部政治劇《選戰》。其故事脈落仔細一看,也和「人民的名義」十分一致。據說是參考了蔡英文形象塑造出來的女主角葉晴,秉承先夫遺志參選特首,處處偉光正,白蓮花,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為了保持這個女主角聖潔光輝,一心為民的形象,也為了展示政治圈的冷血黑暗,主創團隊還煞費苦心地安排了一個角色張癸龍,在幕後甚至是葉晴不知情的情況下把所有的黑暗骯髒事全部解決。葉晴即使偶爾做了一些看起來不那麼光明正大的交易,那也是逼不得已的,無可奈何的,並不是出自葉晴本心的。而這點小事,對比殺人放火的大反派宋漫山,完全不算什麼。可見,該劇的主創團隊即使生活在當時還算自由的香港,也借用主角口口聲聲宣揚一人一票真普選,廢除提名委員會等理念,但實際內心還是在盼望有個救世主來拯救香港。而這個救世主一心為民,毫不為己,歷經艱難只是想重啟政改,完成真普選,拯救香港,這是多麼偉大的神啊。

2020年播出的「國際橋牌社」,號稱開創了台灣的政治類型劇,在台灣這個號稱已經民主化幾十年,亞洲最民主的華人社會裏,仍然也在遵循一樣的套路。看我們阿輝伯多不容易,苦心孤詣,隱忍待發,為了台灣一人一票選總統而不懈努力。看我們阿扁,多麼親民,多麼無瑕,多麼無畏,為了台灣的民主簡直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再看看國民黨,看看郝伯村,根本沒一個好人,連曾經的政治金童的趙少康都曾經靠著黨國之後的招牌用特權搶走了中山獎學金,都怪他們阻頭阻勢,才讓台灣的民主化來得這麼慢。幸好有我們阿輝伯,有阿扁,有民進黨,聰明勇敢,大義凜然,戰勝這群黨國餘孽,為台灣人開啟了無限美好的民主時代。總之,國際橋牌社這個套路,仍然是耳熟能詳的正邪分明,英雄大戰反派,救世主拯救世界的經典套路。

以華人為主的國家新加坡,目前雖然沒有一部較為代表性的政治劇,但其社會對李光耀的推崇已到了瘋癲的程度,到了任何人都不准罵一句,批評一聲的地步。可見,李光耀這個救世主的形象,在新加坡人眼裡,也是絲毫不能動搖的。如果未來新加坡也拍攝一部政治劇,看起來也逃脫不了這個經典的套路。而大陸,香港,台灣,政治制度,社會文化完全不同,卻都不約而同的使用同一個故事套路,這難道真是巧合嗎?這似乎已經從某個角度說明,華人社會不管實行了什麼樣的制度,但華人骨子裏的「明君夢」仍然難以完全消除,華人仍然有很深的救世主情意結。我想,這也許和影響中國社會兩千年,一直呼喚「聖王賢君」的儒家思想有很大的關係。

反觀素有民主傳統的英美兩國,他們的政治劇就有完全不一樣的風采。在英國的經典政治劇「Yes,PM」和美國的經典政治劇「紙牌屋」裏,你幾乎看不到一個純潔無瑕的政治人物。每個人看似都道貌岸然,實際上內心都有自己的小算盤,他們表面上是為了理念,實際上都是為了權力和利益。在政治人物的眼裡,所謂的法律,公平,正義等普世價值,只是利用的工具,是用來打擊政敵的利器。如果這些事情和自己的權力,利益相違背,那麼都是隨時可以丟棄的。故此,英美兩國都有懷疑政府,懷疑政治人物的傳統。帶領英國人在二戰中守住英國,並最終戰勝德國的首相邱吉爾,按理說在英國人的心目中也完全當得起一個救世主的形象。可是二戰剛剛完結,英國人民就毫不留情地拋棄了他,選擇了工黨。這一選舉結果,無疑讓當時的國際社會瞠目結舌,更加證明了英國人民不需要也不奢求救世主的決心。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想當救世主,也自認為是可以「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救世主,然而剛剛結束的美國大選也證明,美國多數人民也不想要救世主。可笑的是,不少在美的華人,卻夙夜憂懼,為這個他們心目中的「救世主」沒能當選而扼腕嘆息,甚至不惜編造謊言來自我安慰。

希臘哲學家普魯塔克說過,「對他們偉大人物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標誌」。換到今天來說,對任何一個政治人物時刻保持警惕之心,才是現代理性成熟的選民所應該做的,不管那個政治人物曾經有過什麼偉大的政績。人都是有私慾的,所以共產主義難以實現,所以手上有權力的人也很難一直都公正不阿,政治圈內腥臭齷齪,在其內部如魚得水的人焉能獨善其身?華人不應該繼續沈迷於「明君夢」,也不應該把社會進步的希望寄託到任何一個政治人物身上。要相信,這個時代,命運只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自己的家園污糟,怎麼只能做看客,而不親自去打掃乾淨?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