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以獨裁的方式反獨裁注定失敗——抵制《木蘭》運動為何遭遇重大挫敗

發布於
修訂於
木蘭


迪士尼新片《木蘭》目前正在全球熱映。在該片上映之前,不少的港台以及海外民運人士聯合發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抵制活動。西方最有影響的的主流媒體紛紛跟進報導,其中尤其以香港,台灣,泰國的網友最為積極,響應最為熱烈。原因是因為該片的主演劉亦菲曾經在去年香港「無大台」運動中,香港警察和示威者尖銳對立的關鍵時刻表態支持香港警察。按理講輿論壓力如此強烈,總該對這部電影的票房造成一定的衝擊才是。

西方最有影響的的主流媒體紛紛跟進報導示威者抵制木蘭的活動
香港,台灣,泰國的網友積極響應抵制活動

可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該片的票房卻好得出奇,僅一個週末帶來的營收已經逼近六百萬美元。儘管全球疫情仍然肆虐,《木蘭》在線上線下的表現仍然大大超出預期,甚至比之前海晏河清時期的不少迪士尼影片表現更為亮眼。更有趣的是,該片在號召抵制聲音最強烈的台灣和泰國,其票房分別登上第二和第一的位置。而該片在發起抵制活動的中心香港暫未上映,後續表現如何還有待觀察,但從台灣和泰國的先例看,也抵制者不容樂觀。

《木蘭》全球票房成績亮眼

抵制這種事,我過去的印象中一直是中國政府和中國部分網民一直樂此不疲的事。僅我印象中,就有抵制「台獨明星」來中國賺錢,比如因為戴立忍的緣故差點廢了趙薇一整部電影,還要另外找人補拍才最終息事寧人,拿到龍標。比如中國網民抵制杜嘉班納,因為廣告涉嫌辱華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比如中國網民也曾在南韓部署導彈時抵制過韓國明星和韓國連鎖超商。與之類似的事情實在多不勝數,以至於所謂的「傷害中國人民感情」還一度成為港台網民的笑料。

我曾經天真的以為,只有獨裁統治下的政權和人民才會因為所謂的政見不同,觀點不同去抵制某些人或者某些事物。因為獨裁國家幾乎都會強調所謂的主流觀點,統一思維,與之相違背的就會通過各種各樣的手段去消滅。因此,我們看到中國總有一種力量,或是官方力量,或是民間聲音,叫囂著要報復一切和他們所思所想不一樣的言論和觀點。而世界上絕大多民主國家都是遵循普世價值的,都是提倡多元文化的,都是鼓勵不同意見和不同聲音的,從理論上來講生活在民主國家的人不應該做出同樣的事來才對。

可是我後來發現,民主政體所提倡的價值都只是一種政治理想,而被普世價值訓導的民眾其民主素養未必完善,最終在以利益為核心的國際關係和政治鬥爭中有時候會不堪一擊。至少我見過的港台網友抵制來自中國的人或者事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比如因為支持警察和支持示威者的不同立場,香港民眾主動分成藍絲和黃絲兩派,而最先發起的抵制藍絲食客,抵制中國食客的,就是所謂的支持民主自由的「黃店」。大家的爭執不過在於政治立場和觀點不同,有必要非要搞成共產黨講的「你死我活的敵我矛盾」嗎?若因為政治立場不同,就抵制所謂的藍絲,就抵制所謂的中國食客,就抵制與我觀點不同的演員演的電影,我實在看不出這其中的本質和中國抵制非主流聲音和觀點的做法到底有哪一點不同?也許唯一不同的是,這些黃店沒有掌握公權力,只能在自己可以管轄的店鋪內實行抵制,你若和我的觀點不同,我就不做你生意。這又和你不認同「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香港不能實行普選」就別來我這裡賺錢到底差在哪裡?或者想深一層,這些高呼自由民主的人士若有朝一日拿到公權力,他們的做法會和他們曾經厭惡的獨裁者有什麼分別?

真的民主勇士,自由鬥士,不是只需要喊口號,而是要知行合一,其言行舉止都要和他們所反對的獨裁者要有本質和根本的區別。而不是表現出來的只是獨裁者的另外一面,其行為本質上與其所反抗的東西根本沒有任何區別。或者再直白一點,你舉兵起義,是真的為了弔民伐罪,還是為了被招安,為了自己當皇帝?若是前者,你應該表現出應有的民主素養,讓別人表達意見的風度,而不是嘴上義薄雲天,行為天差地遠。

再想深一層,我們為什麼要反抗獨裁統治,追求自由民主?因為獨裁統治的本質是違反人性的。比如絕大多數人的天性都希望有一個暢所欲言的環境,都希望自己不用戰戰兢兢因言獲罪,而獨裁統治下暢所欲言的人幾乎都有被政府迫害的風險。那麼此時鼓勵表達觀點的民主社會,相對於打壓言論自由的獨裁社會就會有天生的吸引力。再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民主社會尊重每個人自由選擇的權利,而獨裁社會或多或少都會剝奪一部分選擇的權利。於是生活在民主社會的人可以自由選擇使用WhatsApp,WeChat還是line,生活在獨裁社會的人就沒得選,只能用WeChat。這樣一來大家難道還不會用腳投票嗎?

也就是說,只要民主社會按照其既定規則運行,緊密貼合其所提倡的價值觀,對生活在獨裁統治下的人就會有天然且致命的吸引力。這也就是曾經的柏林牆,深圳河,甚至太平洋都擋不住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腳步。可是如果有些人口講民主自由,手段卻很獨裁,那就會讓人混亂甚至產生懷疑,你所謂的自由民主是真的嗎?絕大多數人都是所謂的中間派,他們不願被一端的極端裹挾,亦不願意被另一端的極端綁架,他們渴望自己選擇的自由。他們在這個地方只能用WeChat,去到另一個地方是希望也可以用WhatsApp,而不是只能用WhatsApp。他們在這個地方不能看戴立忍的電影,只能看劉亦菲的電影,但去到另一個地方是希望也可以看劉亦菲的電影,而不是只能看戴立忍的電影。當你高喊所謂的民主自由卻並不尊重人民選擇的時候,那就會天然失敗。中國因為NBA相關人員反對其主流價值觀而不尊重人民看NBA的自由,發動各種輿論攻勢希望給NBA一個教訓,結果卻換來NBA賽場人滿為患,光速打臉的現實。一些自以為民主自由卻不尊重人民看劉亦菲的自由,妄圖用所謂的道德綁架和同儕壓力來抵制,卻換來同樣被打臉的結果。

或許有人會說,民主社會的抵制都是民間自發的,沒有公權力的抵制,而獨裁社會卻不同。這種說法換幾年前我還相信,但今天呢?民進黨政府剝奪了人民自由選擇看愛奇異的自由,美國政府剝奪了人民自由使用tiktok和WeChat的自由,其做法和中共用公權力封殺fb,twitter,ig等真的有本質的區別嗎?這樣發展下去的結果,只會讓更多人相信中共那一套西方“假民主的論述”,只會讓更多中國人相信“天下烏鴉一般黑”,沒有什麼自由民主,我支持這邊和支持那邊都一樣,反正都是兩個獨裁者打架。

延安時期的共產黨宣稱自己和國統區不一樣,延安有自由民主的選舉,人人有土地,有人人平等和官兵平等,即使條件艱苦,仍然吸引了絡繹不絕的知識青年投奔延安,也成功奪得了輿論主導權,獲得了中間派和知識分子的支持。若是延安當時就暴露出自己比國民黨更獨裁的真面目,用比國民黨更獨裁的方式打倒國民黨,那牠們還會爭到人心嗎?今天很多所謂的民主國家和民運人士,要用獨裁的方式來打倒獨裁,真的會成功嗎?真的會取得獨裁政權下人民的支持嗎?我很懷疑。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