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新加坡可能是华人世界的唯一曙光

中國最後一塊淨土—香港的淪陷

發布於
修訂於

港版國安法全票通過,宣揚,讚揚或者默許“攬炒”哲學的各色抗議人士和組織居然樹倒猢猻散,解散的解散,割席地割席,似乎離去年大熱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之目的愈來愈遠。現在回看香港一路走來的民主和抗爭之路,不勝唏噓之餘,亦覺諷刺。


時至今日,不管立場如何,都不會不承認香港的民主之路也好,抗爭之路也罷,已經徹徹底底地失敗了。或許還會有人說,是暫時沉潛,積蓄力量。可港版國安法,很有可能讓這個暫時,變成無限期地沉潛,至少在中共宰執中華之日,這個東山再起的希望,實在是太過渺小。事後反思,香港民主暨抗議人士,到底做錯了什麼,以至於一敗塗地?以下僅談談鄙人淺見,聊以感懷。


時間回到公元2014年,香港這座人口不過七百餘萬的彈丸之城,還是中國內部,有著絕對自由和半民主的最後一塊淨土。當時香港社會爭取所謂的真普選,無疑讓中共政權放心不下。其一,在一個自由且公民素質普遍較好的城市,若真普選制度最後可以良好運行,會讓大陸民眾心懷羨慕,趨之若鶩。其二,香港又有間諜天堂之稱,亦會讓中共擔心境外勢力會藉著真普選的契機影響甚至操控香港特首的意志。因此中共提出了一個普選方案,把會被選民一人一票選擇的候選人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上。雖然有一人一票,但不管怎麼說,但只要候選人都是中共的人,那麼民眾選擇誰已經不重要了,即使內地城市效仿,亦在可控範圍內。而最關鍵的是,此方案基本杜絕了國外干預和影響的可能。但不得不說,中共也做了一點讓步和妥協,因為一旦一人一票選特首的制度一成,民意就會被最真實地反映出來,特首候選人既然還是有競爭,那特首就不得不正視民意,來尋找香港民意和中央政府的意志之間的最佳平衡點。不管怎麼說,香港民意不再會是特首及其候選人可以漠視甚至置之不理的力量,但目前單獨靠選舉委員會選出來的特首卻可以完全漠視民意。因此,當時正確的作法,應該是以此方案為底線盡可能往前爭取更大的空間,因為不管怎麼說一人一票的形式總比以前要進步,儘管不完美。香港內部的民主力量為了得到更民主的普選方案,發起了佔中運動,意圖逼迫中共接受所謂的含有公民提名等十分激進的“真普選”方案”。但按照基本法,香港的特首普選應由一個廣泛代表性的選舉委員會提名,再由香港民眾普選產生。也就是說,中共的方案其實在表面上是符合基本法的,唯一需要斟酌的地方是當時的選舉委員會並不具備廣泛代表性。因此當時就算要抗爭,也應該主要針對選舉委員會地廣泛代表性,而非去扯一些如“公民提名”等並未被基本法保障的方案。但是佔中的焦點被模糊,其訴求其實也未必全然合乎基本法,結果自然一無所成。最可惜的是香港不少人想在政治層面上一步到位,不懂妥協的藝術,居然拒絕了本可以在2017實行的普選方案,仍然沿用選舉委員會來直接選特首的方式,中共和建制派自然樂見這好心辦壞事的結果。由此可見,部分人的政治訴求和鬥爭策略,都遠不夠現實及成熟。當有一個相對好的選擇的時候,最好先抓住,再談以後。否則,你可能終其一生都只有一條最爛的且別無選擇的路可走。


佔中失敗,普選也遙遙無期,但不少人的幼稚病居然一發不可收拾起來,因為此時的香港,港獨慢慢被愈來愈多人討論,甚至漸漸進入主流視野。雖然,不少香港民主派甚至國外的朋友(如彭定康)敏銳地意識到這條路會將香港帶入深淵,因此多次提出反對港獨的意見。但是,港獨還是不可避免地有了一天比一天更大的支持度。但稍微冷靜下來想一想,香港根本無法獨立。不少提出香港獨立的人甚至都不準備打一場真真實實的戰爭,只幼稚地寄希望於國際壓力與香港內部的民意。但即使進入現代社會,民主國家都未必允許其領土分離。前有美國南部獨立引發南北戰爭,後有西班牙加泰農尼亞公投獨立被火速鎮壓,更不要說在一個一直以民族復興為主要敘事手段的獨裁國家了。而所謂現代國家的交際,利益永遠是大於一切的,不會有國家願意用自己的利益極大受損的代價來無私地幫助外邦。但是天真的港獨派,居然以為那些所謂的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會以和第二大經濟體翻臉的代價,無私的幫助香港獨立。時間已經證明,各國對香港的聲援,口惠而實不至。一度因為國安法要強硬制裁香港的美國,在國安法通過之後,居然也不過是列出不痛不癢的制裁方案,遠遠沒有到全面終結香港的特殊地位的地步。香港的部分人士卻仍然熱衷於和國際交流,爭取國際支持,殊不知這只不過給了中共機會扣上一頂“勾結外國勢力”的帽子而已,於香港民主無半點好處。至於香港的內部民意就更可笑了,一直習慣且認同於中共所灌輸的宏大敘事暨反對國家分裂的中國民眾足足有十幾億,區區數百萬民意在十億級的民意當中,不過滄海一粟罷了。因此,香港若要走好民主之路,港獨是絕對不能觸碰的禁區。並非是港獨本身是多麼傷天害理的理念,只因為只要中共仍然大權獨攬一日,香港就一日不可能獨立。而幻想所謂的中共解體,中國崩潰短期內更是不現實的。因此要像佔據道德高地,爭取民主,只有高舉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大旗,儘量爭取基本法內所保障的自由暨民主權利。如此,才不會貽人口實,更不會讓中共有任何進一步管制香港的藉口,亦不會招致大陸民眾的反感甚至痛恨,所謂名正言順。


時間來到2019年,本來前期還算平和的遊行已經成功使香港政府撤回了送中條例,按理來說應該見好就收。但是香港卻有相當一部分人突然又迷戀上了所謂無大台的抗爭行動。無大台的抗爭行動固然有其行動和出人意表的優勢,但卻也有顯而易見的缺點,那便是一到後期便會手段奇葩,焦點模糊,訴求五花八門,基本背離了其“五大訴求”的範圍。比如有不少團體舉著美國國旗或港英旗,甚至高舉香港獨立的標誌,拆下中國國旗等和五大訴求完全無關的行動。甚至還有激進人士做出毆打記者和遊客,襲擊公共設施,火燒政見不同人士,打砸店鋪等讓外國媒體都嚴厲批評的行為。無大台導致整個抗議活動沒有清晰的訴求和目的,即使政府想對話或者退讓,都無從下手。而“攬炒”時至今日,更是淪為一個口號而已。戊戌六君子尚敢於流血,可喊著“攬炒”的不少抗議人士在國安法到來之際,居然想的是解散組織和逃跑。可見其投機性和不可靠性。時間已經證明,攬炒和無大台方針是不可行和不現實的,即使民主國家的獨立媒體都持相對保守甚至負面的評價,到頭來更是毫無抗爭成果。


最致命的是,香港這部分的民主或抗爭人士得罪了本來能幫助自己的唯一力量,即大陸民眾的民意。香港人要處理的從來不只是香港而已。香港人的對手,是掌握了龐大國家機器,擁有近億黨員的中共。因此,無論怎樣爭取香港內部的支持或同情,力量始終太小,無異於以卵擊石。故而爭取中國大陸民眾的支持,至少是不反對,就成為克敵制勝的關鍵。千萬不要說中共不在乎民意,中共就是太在乎民意,才會建牆控制思想,才會以經濟發展為核心目標,想雙管齊下以愚弄加收買的形式控制民意而不被反噬。若中共真不在乎民意,大可以我行我素,不必如此。恰恰因為明白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中共才會不惜一切代價,不惜任何手段去掌控民意。但反觀這群人幼稚的政治能力,讓他們首先就得罪了這個本可以爭取的巨大力量。大陸民眾曾經普遍對香港抱有好感和真誠的同胞之情,香港本可以進一步籠絡利用之,但可惜不少人卻回以歧視和侮辱。從小受國家屈辱教育的大陸民眾最忌諱國土分裂,可他們中不少人卻高喊或同情港獨。也許很多人認為大陸民眾就是被洗腦了才會有人如此畸形的思想,但現實卻是大部分大陸人在維護自尊和反分裂方面有出奇一致的想法,這是否是洗腦導致的已經無關緊要。重點是要認清現實,利用現實,而非無窮的牴觸和不屑。再看他們的敵人中共,恰恰就最會利用這一點挑撥離間,煽動大陸民眾的情緒。比如2014的佔中運動,其實其主要訴求是中共承諾過的民主即雙普選,而非港獨。但中共非常清楚民眾最在乎的是國土分裂,故而針對痛點污名化佔中為港獨。其實,若沒有之前所謂的暴力驅逐“蝗蟲”等運動,沒有香港社會無處不在的對大陸民眾的歧視讓大陸民眾先入為主地討厭起了香港人,大陸人未必就會這麼輕易相信香港人在搞港獨。但既然中港矛盾已經激化,大陸人已經開始仇視香港人的時候,任何不利於他們討厭之人的謠言,他們都會深信不疑。以後香港的任何訴求,哪怕是合理的,都被栽贓成“港獨”。曾經有個視頻,是採訪於澳洲求學的中國學生關於五大訴求的看法,大部分人的回答居然是我反對港獨,可見其偏見的根深蒂固,亦可說明中共污名化之成功。但物必自腐而後蟲生,部分人幼稚的港獨訴求,無意讓中共揀到一把萬能且隨時可用的槍。


本人雖十分希望香港能保持它本有的自由,也希望香港能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但時至今日,一切為時已晚,只能看著中國最後一塊淨土,悄然消逝,徒留奈何而已。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