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民所止

個人主義者

獨裁的藝術(三):無可批判的聖人

(edited)
最高明的獨裁者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樣子一定不是暴君,而是聖人

接下來的這位,名氣相比前兩篇文章中的獨裁者小許多,行事風格也溫和許多。不過別看他名氣小,統治的國家也沒太大存在感,不過我個人認為,他獨裁的藝術尤在那兩位之上。為什麼我這麼講呢?我們都知道,在金庸小說裡,武功的最高境界是“以無招勝有招”,而獨裁的最高境界,則是“雖然他獨裁,但是沒有人知道他是獨裁者”。我在這裡要為大家介紹一位表面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瑕疵,幾乎從不出現在政治場合,但卻往往決定國家走向的人物:泰國札克里王朝第九任國王,也就是拉瑪九世,普密蓬 · 阿杜德。

其實在亞洲,泰國是一個施行君主立憲制較早的國家。自從1932年暹羅民主革命之後,泰國王室就一直沒什麼實權,雖然錢一分不少把他們供著,但在政壇上沒有絲毫存在感。然而這場革命也沒能給泰國人帶來自由,只是獨攬大權的人從國王變成了軍閥,其餘沒什麼兩樣,甚至更糟了。為什麼說更糟呢?因為國王已經在泰國統治了那麼久,自然而然就有了合法性,而那幫軍人呢?由於缺乏執政合法性,他們對政客和平民們的鎮壓往往會更加殘酷(正如中國歷史上愛殺功臣的皇帝幾乎都是平民出身,比如劉邦和朱元璋),泰國素來奉行“不流血政變”,而這個傳統就是被泰國歷史上最有名的獨裁者銮披汶 · 頌堪打破的。這個銮披汶也確實厲害,在他執政的前五年期間,竟然沒有什麼人敢反對他。只可惜這人走了一步臭棋,二戰時居然去投靠日本,當然大家都知道日本最終戰敗,銮披汶也因為他的失誤進了監獄。不過他的機會又來了,新上任的總理比里 · 帕農榮是個共產主義者,於是在美國人的幫助下,銮披汶又發動政變奪回了總理寶座。然而在他入獄期間,泰國的權力卻出現了一個相對真空期,畢竟任何人,即便是比里 · 帕農榮的威望都比他差得遠。就這樣,普密蓬的機會來了。

銮披汶入獄期間,普密蓬拼命在軍隊中發展自己的勢力。至於他如何發展勢力我們已經不得而知,但我說一下自己的猜測。由於大批在二戰時支持日本的軍官和銮披汶一起被清算(尤其是海軍),而戰後的那幾位首相又極度缺乏威信,於是普密蓬就以自己的支持來作為他對那些空缺軍官職位任命權的交換。我這麼猜測是因為有種種跡象表明,1951年針對銮披汶的政變中,有大批政變軍官都是二戰後新上任的,且從後來普密蓬對他們的重用程度來看,他們中多數人應該都是普密蓬的親信。

1951年那場不成功卻死傷慘重的政變之後,銮披汶的威信便一落千丈,此後針對他的抗議和彈劾也是層出不窮。直到1957年二月泰國大選,銮披汶公然舞弊,引起大批民眾不滿,因此他就出動軍警鎮壓並實施戒嚴。然而泰國人民並沒有就此退縮,不怕流血堅持與軍政府鬥爭,局勢逐漸陷入膠著。這時,普密蓬主動召見了銮披汶,並通過廣播電台宣布,勸戒銮披汶,並建議他主動辭職。要知道,當時的國王雖然在法律上沒有實權,但是無論在軍隊中還是在民間,他都具有相當大的精神感召力,而國王作為雙方博弈的最後一個籌碼主動跳了上去並成為了壓垮銮批汶的最後一根稻草,對於精神緊張到極點且不知還要付出多少犧牲的民眾來說,這無疑是久旱甘霖,國王的光輝形象得到了空前的放大。我相信為了這一刻國王已經等了很久,他抓住時機出動出擊,為自己創造了一個“一箭三鵰”的大勝:贏得了民心,趕跑了不可一世銮批汶,還爭取到了美國的支持(當時的銮批汶病急亂投醫,向中共求助,因此得罪了美國)。

眾望所歸,軍權在握,還得到了世界老大的支持,按理說他應該迫不及待地行使自己的權力了嗎?並沒有。他的目標更為遠大,他還要在國民心目中打造一個完美的形象,將自己變成精神領袖的同時,在悄無聲息中掌握泰國的政局。於是他宣布開放民選政府,並親自指揮修訂憲法,加入更多看上去更“自由民主”的條款。可是這樣就完了嗎?不。如果民選政府不聽話,要限制他的特權怎麼辦?他就教唆軍政府發動政變趕民選政府下台,然後開始施行軍事獨裁(反正軍隊也是聽他的)。過幾年軍政府如果幹的太糟,出現類似1957年那種軍民雙方相持不下的狀況,他便跳出來作為“仲裁者”站在民眾那邊,並再次開放選舉。如果下一任民選政府還不聽話,便重複剛才的步驟。然而這裡要注意一點,他所謂的“教唆”,並不是親自出面指揮軍隊發動政變,而是“默許”。反正那幫軍官早就想奪權上位了,只不過本來政變就不是什麼合法的事,如果國王為了樹立自己在民眾心中的光輝形象而跳出來反對,他們不就是要重蹈銮批汶的覆轍嗎?所以普密蓬讓他們發動政變的信號便是什麼也不管,這樣一來,就算政變出了差錯(比如打死了人什麼的),他也不必承擔什麼罪責,民眾哪裡知道這背後的套路?

同時為了讓政變不那麼不得人心,普密蓬也是想盡了辦法。其中最厲害的便是“縱容”,即讓民選政府的貪污腐敗越來越大膽,鬧得天怒人怨,最後軍政府就算發動不合法的政變,也沒人會有太多抱怨。比如,泰國前總理他信 · 錫那瓦(中文名邱達新)於2001年上任,到了2003年的時候就已經被爆出貪污幾十億泰銖巨款,2004年被揭露利用總理職務為兒子謀發財,2005年更是被指出貪污35億泰銖軍費,而在這些事情上,無論是國王本人,還是議會中的軍隊高層都表現出了令人意外的沈默。直到2006年他信膽子越來越大,公然將泰國國民經濟的命脈之一,運營商AIS將近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賣給新加坡的時候,無數人走上街頭要求他信下台,軍政府才藉機發動政變。這不得不讓我想起春秋時期的鄭莊公,他的弟弟公子段囂張的不得了,魚肉鄉里不說,甚至還準備造反,手下大臣都勸鄭莊公收拾公子段,而他卻老是以兄弟之情為由推託。直到公子段最後真的造反了,鄭莊公才名正言順地幹掉了他。就這樣,沒有人會說鄭莊公無情,甚至大肆讚揚他的仁義,唯一的指責,大概也就是他實在太“仁慈”,沒嚴厲管教弟弟吧。普密蓬收拾民選政府的秘訣也在於此,對於他不問政事尊重民眾選擇的外表,一般老百姓哪裡會有半點懷疑?再說了,出面政變的又不是他本人,而是軍隊。

從此之後,普密蓬就一直在玩他的套路,軍政府太差搞不下去了就讓民眾重新選舉,上台的人不聽話就發動軍事政變讓他滾蛋再換軍政府上台,如此往復,一直玩到他去世。每次民眾和軍政府鬧僵的時候他還總是以“調解者”的身份站在民眾那一邊,隨著一次次政變,身為幕後主使的他並沒有身敗名裂,反而因為“代表群眾”而威望節節上升,連拉瑪五世時廢黜的跪拜禮和種種王室特權都敢給恢復了。

不但世俗政權牢牢在握,連神權政治他也不放過。然而像以往一樣,他從來不光明正大地做事,而是以間接的,極為隱晦的方法將宗教勢力收攏在他門下。就這樣,泰國著名的寺廟和佛學會紛紛要求尊崇他為“法王”,即佛教的保護者,他再三推辭(都知道什麼意思吧)之後便接受了。一般人都會認為他是出錢修廟,然後廟裏的僧人出來支持他對吧?他才不會這麼做呢,他的做法是,對於那些捐錢建廟的企業,王室控股的企業挑選合夥人時會給予一定便利和優先權,甚至軍隊(當然是國王掌控的啦)也會讓這些企業成為自己的供應商(當然也可以順便軍商勾結貪污一把,最著名的例子便是軍隊與商人之間的地產交易,引發了不少官兵,軍民糾紛)。就這樣,他以這種極為間接的方式成為了泰國宗教事業的最大贊助者。普通泰國百姓哪有像我一樣的心思和執著去搜集資料線索?自然會以為僧人們是因為普密蓬”高尚的品德“而擁戴他。就這樣,軍隊,國王,商人都從中獲利,受到剝削和矇騙的,只有不知情的民眾而已。

說實話,寫這篇文章我真的很累,我相信大家看著也很累。普密蓬與毛澤東和君士坦丁最大的不同在於,他從來不是振臂一呼說幹就幹,而是以極為隱蔽和間接的方式影響政局,只有極少數能為他帶來巨大讚美和威望的時候才會拋頭露面。這就導致我必須花費大量時間去調查,使用大量篇幅說明他是如何運作權謀的,因為他做事情很少留下直接證據。而正因如此,他就能在泰國民眾心目中維持一個完美無缺的形象,畢竟幹壞事他從不露面甩鍋給別人,幹好事他積極表現大肆宣傳。

普密蓬在泰國人心中究竟是什麼地位?出了事情大家都譴責政客或軍政府,極少有人質疑他發揮的作用。在泰國,我見過無數人罵現任國王拉瑪十世,罵銮披汶,罵總理巴育,而對他不滿,哪怕有一點微詞的人我一個都沒見過。每當我隱晦的表達我對普密蓬的懷疑時,無論多麼見多識廣的人(比如我在泰國的房東,人口學教授)都會表示,怎麼會?怎麼可能是他?我逐漸意識到,他在泰國便是神一般的存在,不可能有任何私心,永遠是慈愛,仁厚的,就像基督徒眼中的上帝一樣。

最後由我自己來評價他吧:“他是一個極為敏銳,深謀遠慮的政治家;沒有人比他先走哪怕一步棋,沒有人能看透他做任何事情背後的目的。他的一生都在為自己樹立聖人般的形象,做壞事從來不會留下明顯的證據。他對獨裁的藝術已經掌握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在泰國,沒有人能逃脫他的控制,即便在他死後”。

最高明的獨裁者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樣子一定不是暴君,而是聖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獨裁的藝術(一):天選之子

獨裁的藝術(二):紅色秦始皇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