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lee

안녕하세요~ 在日本的朝鲜族留学生 ------------------------- 非常厌恶各种意义上的极端本土主义/极端民族主义者 如果你是,请不要关注我,谢谢:)

我遇到的香港人

發布於

來到日本以後接觸過形形色色的華人,有趣的是來自中國東北部的我接觸到的香港人居然有不少。雖然因為【反送中】,現在國內民眾對於香港人的情緒比較負面,但我還是想在這裡記錄下我實實在在接觸到的那些香港人。

1.晴天

晴天是我人生中認識的第一個香港人。剛到語言學校,對我來說不安幾乎佔據了我所有的五感。於是我就嘗試和這個脖子上掛著beats耳機的女孩首先攀談了起來,她的普通話很好,幾乎讓我以為她是個台灣人,不過在自我介紹之後,我很快就知道她來自香港了。

剛開始同她做同桌,我和她的關係還比較一般,我慢熱且比較內向,常常不知道和她聊什麼。直到有一天,我放學回家,結果她在後面叫我的名字,我轉過身,她一臉期待的樣子對我說【我好無聊哦,今天我們可以一起吃飯嗎?】從此我就有了第一個香港人朋友。

她喜愛動漫,耽美以及打遊戲,尤其抓娃娃機是她的最愛。她曾經在上野的アメ横裡花了一萬日幣,就為了抓一個掛在背包後面的玩偶。在她的指導下,我也開始在夾娃娃的時候得心應手起來。我們兩個從不聊政治問題,這不是刻意迴避,只是我們都對此不太感興趣,並且比起這個我們更喜歡聊我們共同的愛好,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這上面。

她一路陪著我從3級升到5級,然後再一起跳級;一起去日光旅遊;一起在校遊中結伴而行等等。接處久了就會發現她其實是一個看上去大大咧咧,內心卻十分敏感的女生。有時候她的一切負面想法常常令我不知所措,後來我們聊過之後,我才知道她的童年是什麼樣子:父母離異,心裡早慧早熟,偏偏媽媽又是控制慾特別強烈的人。這些事投注到她的婚戀觀上,就變成了一個個非常苛刻的束縛。每每我安慰她,告訴她她很好,她就會露出害羞的眼神問我【真的嗎?】每當這時我都會母愛氾濫,真是個讓人憐愛的孩子(其實她比我大XD)。

進入語言學校半年後,在晴天的介紹下我認識了寶寶。

2.寶寶

寶寶是個打扮氣質都很不港式的香港女孩,那時她剛讀完研究生,就來日本GAP一年。由於她班上的同學不知為何關係都很冷淡,寂寞的她就認識了晴天,然後就開始和我們兩個玩在一起了。從這開始,班級里有名的綁定三人組正式成立。每次老師和同學看到我們中間少了誰,都會問另外兩個那個人去哪裡了XDDD。

寶寶雖然普通話不是很流利,但是我們三個在一起的時候還是講普通話。除非她很想解釋什麼給晴天,她就會來問我她可不可以用廣東話說,我當然說好啊。然後她才會用廣東話噼里啪啦的講給晴天。

比起晴天,寶寶比較成熟一點,也比較溫柔。所以在後來我們兩個深入談話的次數會更多一些,我去念大學院以後,她還跑到我的學校來看我。而我後來去香港的時候,也是同樣在她家裡留宿。她的父母都不太會說普通話,不過我覺得雖然語言不通,禮貌是到哪裡都適用的!尤其朝鮮族從小就在這方面被教育的很厲害。所以等我回日本之後,她媽媽還會問起我,過年的時候也會問我會不會回香港,要給我利是XD。

直到現在,她早已回到香港,而我還在日本。我們兩個還是隔三差五會煲電話粥,聊彼此的近況~真的很想念她的港式普通話呀~

3.F先生

這位F先生是我跳級之後的班級同學。他的普通話很流利,就是有一股台灣腔,讓我剛開始以為他是台灣人。過了幾天,我又發現他在和旁邊人說廣東話,我才知道他是香港人。結果我在老師發的聯絡簿上看到他,發現他其實是個加拿大人XDDD

不過他對自身的認知上,香港人的成分要更多,所以我把他也寫在這裡。

他並沒有網上寫的那種精緻利己,小氣摳門的感覺。相反,彬彬有禮,偶爾還有點天真的印象更強烈一些。不過我的確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細膩的男生,會因為沒有預約好飯店而反復自責;得知送給我的聖誕禮物——微波爐暖寶寶,我無法使用之後,他懊悔了一個晚上。其實這些事我一點都不在意,沒想到他居然這麼放在心上。

最後嘛,他就成了我的男朋友~

我們兩個做什麼從來都有商量,他也並不是【張志明】那樣長不大的香港仔。相反,他有責任心,比我成熟會規劃。所謂的文化背景差異,就在這樣每天的商量包容下,一點一點磨沒了。因為我們都記得剛在一起的第一天的時候,彼此約定的事情。

【互相做對方的依靠,一起走下去】


人總是對沒接觸過的人和事有著極大的想象力,這種想象力有時候會轉化成恐懼和敵視。相信如果用包容開放的心態去和其他人結交,無論你從哪裡來,都可以發展出一段美好的故事~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