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cheWu

前國際新聞編譯,韓劇、書籍成癮者。 每週分享讀書心得,偶爾介紹韓國文化。

【閱讀筆記】看見這世界貌似平凡 卻包藏惡意的理所當然—《82年生的金智英》

發布於

你們可以對一切都覺得理所當然,我卻再也沒辦法繼續忍氣吞聲。可是我只有變成別人,才能為自己說話。我是金智英,1982年生。

 「女權發展已經過了頭!」是國際上許多反女權主義者,大聲疾呼的口號,然而《82年生的金智英》的出現,卻宛如當頭棒喝。故事中,和韓國許多同世代女性擁有同樣菜市場名的主角金智英,突然在某天行為異常,開始以自己母親的口吻,對身邊的人說話。在心理諮商師的對話中,她娓娓道出自己人生的故事,並揭露韓國社會中,「理所當然」的性別差異現象。

 奶奶絕非因為她們早已過了喝奶的年紀,或是擔心弟弟的奶粉會減少而教訓她們,而是因為弟弟的一切都無比珍貴,不是哪個阿貓阿狗都可以碰觸的,金智英感覺自己好像連『阿貓阿狗』都不如,相信姊姊一定也有相同感受。

 包含只有弟弟能吃的奶粉、被騷擾時反而是自己遭到譴責、時時刻刻必須受到外貌批評、職場性騷擾及註定要為家庭犧牲等,種種的一切都顯示著韓國社會的男女不平等。這確實是在韓國社會存在,而且還是現在進行式。金智英不只和許多女性有著同樣的名字,甚至也共享了她們的生活經驗,然而諷刺的是不只男性,就連有些女性甚至樂於成為助紂為虐的加害者。

 從書中男性角色的反應也可以看出,對於處在相對優勢地位的韓國男性,這些社會潛規則只是「正常現象」。就算不是有意造成,他們卻對於這樣不公平的現象視若無睹,甚至自己處在加害者地位而不自知。現實中許多韓國男性,也確實是這樣認為。

 「所以你失去了什麼?」

「啊?」

 「你不是說叫我不要老是只想失去嗎?我現在很可能會因為生孩子而失去青春、健康、職場、同事、朋友等社會人脈,還有我的人生規劃、未來夢想等種種,所以才會一直只看見自己失去的東西,但是你呢?你會失去什麼?」

 「我......我也不一定會像現在這樣自由啊,可能每天都要早回家,所以不能見朋友(後略)」

 出生在因為性別遭到墮胎最嚴重的時期,倖存的韓國1980世代女性們,青少年時期因為韓國金融危機、家境普遍不佳,限縮了發展空間,上大學時又必須承受史上最大幅度的大學學費調漲。成為母親後,則剛好迎上社會對於母親角色的歧視與批評。綜合種種以上的原因,讓作者趙南柱選擇讓書中的金智英,成為1980世代女性的一員。

 儘管近年來許多韓國女性選擇走上街頭、為自己發聲,卻引來「女權主義變質」的質疑,其中反方更是有不少女性信徒,讓韓國女權的前進之路更加艱辛。不過若把性別角色調換(比如相較於男性可以自由地袒胸露背,女性卻容易因為衣著被批評不檢點),就會發現男女的確存在不平等。而引發反彈的原因,或許只是因為女權主義者開始碰到問題的核心,讓既得利益者「感受到不舒服」。

 不只是韓國,在21世紀的現代,性別間的不平等仍持續在世界各地發生。2020年影星娜塔莉波曼,在出席奧斯卡金像獎時,將未得獎女性繡在自己的衣服上展示,就是為了控訴電影圈存在的性別不平等。而得獎作品《婚姻故事》中,更是將社會對於父親與母親間,標準不一的現況血淋淋地呈現在觀眾面前。

 「我和金智英的人生,並沒有什麼不同。」出生於1970年代末期、因為養育子女而離職的趙南柱在專訪時,因為幾乎是自己的人生,就連寫作時間也相對短。《82年生的金智英》並不只是一本虛構的小說,而是許多韓國女性,甚至是許多世界上處於弱勢女性(尤其是受儒家思想影響的國家)的生活經驗。

 而這本小說也不只揭露了韓國社會的黑暗面,同時也應該成為所有人在性別平權方面的啟發。除了讓受迫害者為自己長久以來感受到的違和感,找到一個解釋,它也或許能夠讓更多人意識到,過去難以看見的性別歧視社會結構,並且為性別平權,或者就算只是在男女平權的這條漫漫長路上,號召更多的同路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閱讀筆記】我們以為社群是連接彼此的海洋 卻忘了腳下相連的土地-《群島》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