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cheWu

前國際新聞編譯,韓劇、書籍成癮者。 每週分享讀書心得,偶爾介紹韓國文化。

【閱讀筆記】沒有「理想受害者」 只有需要更理想的社會—《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

發布於
為什麼我會被強暴呢?這個問題,並沒有明確答案。為此,我責備了自己好幾次,但是事情是這個發生了。遺憾的是,誰都無法改變已經發生的事。(中略)
若只是一味抱持著羞恥和憤怒的情緒,什麼事情都無法改變吧。因此,我想在這本書中坦率地,將我的思考、以及那些非改變不可的事物,一一記錄下來。
如同上述,我真正想述說的並不是「已經發生的事情」,而是關於未來的行動。

如果不幸遭受性暴力,第一件事情該做什麼?去醫院驗傷?報警?告訴身邊的人?以上的答案,或許都會是常見的答案,然而在更多實際的情況下,卻可能是什麼腦袋一片空白、都做不了,只想馬上把自己弄乾淨、羞於和他人談論,甚至是譴責自己。既要柔弱又要能夠完成自力救濟,對於性暴力受害者而言,多數人有太多矛盾的刻板印象,有時就連法律也是如此,而比起受害人的衣著,這些對於受害者的想像,或許才是讓性暴力如此猖獗且層出不窮的元兇。

《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顧名思義,是描述一名性暴力受害者在事件後,所經歷的心路歷程。在日本擔任獨立記者的伊藤詩織,2015年受到職場前輩山口下藥性侵,原以為司法機關能夠還她公道,卻在整個日本父權社會下,受到司法機關、社會大眾及媒體的種種刁難。

經歷性暴力後的心靈,可以想見回憶事發經過將會多痛苦,更遑論在經歷調查時面對陌生人無數次反覆訴說,甚至寫成一本書。曾經伊藤詩織也想要打退堂鼓,但身為新聞人的使命感,及擔憂重要的友人與妹妹成為下一個受害者的心情,讓她決定以受害者的身份,出面控訴一切不合理,並完成了 《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


山口說:「至少內褲留給我當紀念吧!」
聽到這句話的我,全身無力坐倒在地。(中略)
「之前明明看起來很精明的樣子,現在倒像是個困惑的孩子一樣,真可愛。」山口又開了口。


是怎樣的無恥,才能在犯行後還能說出令人作嘔的話;而又是怎樣的社會,讓這些人能夠肆無忌憚?除了檢討被害人的衣著、交友習慣等,彷彿這些個人的生活方式,就能夠讓加害者的罪行被「諒解」,書中談到主角面對法律的不近人情、公權力習於息事寧人,更讓人感到絕望與憤慨。

如同《楚門的世界》中,當主角開始懷疑週遭的世界,卻受到各種阻撓,包含近期藝人鄭家純控訴遭性騷擾的事件,也讓人深感性暴力受害者,在父權思想如此根深柢固的情況下想要追求正義,是如此困難重重。也因此更讓《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作者伊藤詩織的倖存,甚至於接下來激起日本 metoo 運動、2019年底獲得勝訴,顯得難能可貴。或許直到人類滅亡前,性暴力仍不會消失,但也因為有這些勇敢的人存在,才能讓改變的希望持續存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閱讀筆記】非典型女性的成長觀察 沒有人需要為了與眾不同而感到抱歉 —《台北家族,違章女生》

【閱讀筆記】這是人類史上最接近平權的時代,卻不該是放棄進步的時代-《女神自助餐》

【社區提案響應】因為《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我第一次理解齷齪與文字的絢爛如何能夠並存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