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语

被误解是所有表达者的宿命

每個女孩的心裏都有一個Jo

她是Patti Smith開始寫歌的動力,是Virginia Wolf的少女時期啟蒙, 是伊莉莎白泰勒,維諾納賴德 ,瑟夏羅南三代好萊塢玉女在演藝生涯最鼎盛時期最嚮往的角色。


她是馬奇家的二女兒喬。她不及大姐梅格美麗,不如三妹貝斯懂事,不如老四艾米精明。她毛手毛腳,好強又玻璃心。連她為了母親的車票賣掉長髮的時候,艾米感嘆道 :You lost your only beauty.

但這一切都不妨礙她成為了一個時代的女性精神領袖。在赫敏格蘭傑之前,所有女孩心里都有一个Jo.

瑟夏羅南版喬馬奇


她剪髮我們一邊惋惜一邊也想跟她一起剪,一邊感同身受她和laurie的青梅竹馬一邊為拒絕橋段扼腕惋惜,也曾經和她一樣嫌棄父母給的名字太做作想簡化成一個Jo。

在錯失陪同姨媽遊學歐洲的機會後她懷揣作家夢想闖蕩紐約,違心去寫討好市場的東西卻不被出版商看好,兜兜轉轉返鄉卻又迎來艾米病危的噩耗。

遠方還遙遙無期,過去已再回不去。

她在閣樓裡崩潰大哭對母親承認 : “我受夠了這個社會告訴我們女人不過只是適合結婚的生物。。。然而抗爭的路上我真的太孤獨。”

此時她終於鼓起勇氣給Laurie寫信,告訴他如果再求婚一次,自己會答應。而此時Laurie已經和Amy結婚踏上了返鄉的路。

她苦澀一笑,偷偷把信撕毀。人生不過是做出選擇,承擔後果。

喬最後終於放棄了對於市場觀眾口味的揣測,閉關寫了幾個月自己和家人的故事。這一家女人的故事,在當時男性主導的出版界並不受青睞,卻格外贏得出版商女兒的喜愛得以面世。


她最終學會了真正的強大 : 不再去與什麼抗爭,而是寫自己真正在乎的事,愛自己不為人賞識的一面。

而喬的魅力,也正在於這種掙扎尋覓的真實。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