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鶴焚琴

社會觀察員 人群  采風在田野 江濱  法哲學和社會理論  社會理解者 沙門  文化保有者 醫士  意見提供者 學者  法治篤信者 律師 

【法律文書】銷售假藥罪 判決書 高級法院 兩件


(太初庚子臘月廿八;藏歷鐵鼠臘月廿八;希吉來歷一四四二六月廿六)(三月廿二)

(2016)陝 01 刑初 197 號刑事判決;(2017)陝刑終 185 號刑事判決(二〇一七年十月十二日)

執業醫師張澤安,係陝西秦晉中醫糖尿病研究所實際控制人、西安蓮湖澤安中醫診所投資人。執業醫師張旭明,係陝西秦晉中醫糖尿病研究所門診執業醫師。執業醫師李樹平,係西安蓮湖澤安中醫診所執業醫師。種建華,係西安蓮湖澤安中醫診所管理人。

一審法院查明,張澤安於 1993 年 9 月成立陝西秦晉中醫糖尿病研究所,並取得相應的食品流通許可證和保健品批准文號。自 2008 年起,張澤安持續向研究所的保健品中添加鹽酸二甲雙胍、格列本脲。張澤安先後安排其妻張秀蓮(在逃)及張旭明購買上述物質,並將添加的比例告知張旭明,由張旭明將上述物質添加到保健品中。張澤安夥同張旭明、李樹平等在宣傳和巡診時,將添加有鹽酸二甲雙胍、格列本脲的保健品開立在處方中作為藥品向糖尿病患者銷售。

2012 年 12 月,張澤安註冊成立西安蓮湖澤安中醫診所,繼續以給患者診病的方式,將保健品充當藥品銷售。2013 年 3 月,種建華參與山西省長治市山西防爆電機(集團)有限公司職工醫院巡診時,長治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告知他,研究所的保健品中含有有毒、有害物質。張澤安為躲避西安市藥監部門的檢查,於 2014 年安排齊建紅、于躍等(另案處理)在山西省定襄縣廢棄的鍛造場內私自生產保健品,並安排張旭明向齊建紅告知添加比例,繼續在保健品中添加鹽酸二甲雙胍等,後通過快遞將保健品發至澤安診所及各巡診點予以銷售。銷售所得進入張秀蓮(在逃)及張亞東(張澤安之子)的銀行賬戶。

一審法院認為,張澤安、張旭明、李樹平作為執業醫師,以保健品冒充藥品向糖尿病患者銷售,違反國家藥品管理制度,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均已構成生產、銷售假藥罪;種建華明知糖尿病研究所生產的保健品中含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仍違反食品衛生的管理制度,幫助張澤安等人銷售,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已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為維護國家藥品和食品的管理制度,保護人民群眾的生命和健康安全,根據本案犯罪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於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判決……

二審法院查明,在藥品銷售過程中,張澤安負責給患者診治,開具處方銷售藥品;李樹平幫助謄寫病歷並協助張澤安給患者開具處方;張旭明受張澤安的指使負責購買添加西藥的原料,指導生產及協助張澤安在西安診所坐診;種建華負責診所及巡診期間後勤管理。

證據一(營業執照和組織機構代碼證、工商資料、食品流通許可證、醫師基本信息證明);證據二(《保健食品批准證》(衛食健字〔1997〕第 707 號)、《發放副本通知書》、《森健降糖沖劑產品說明書》、《保健食品經營衛生許可證延期證明》(西蓮〔2013〕第 052 號)):「本品不能代替藥物的治療作用」;證據三(西安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食品稽查分局《關於陝西秦晉中醫糖尿病研究所涉嫌生產銷售非法添加西藥成分的保健食品案案情》及《涉嫌犯罪案件移送書》、陝西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稽查局《關於對森健牌興胰膠囊等五種涉案產品進行認定的復函》(〔2015〕97 號)、西安市公安局食品藥品犯罪偵查大隊《受案登記表》《立案決定書》);證據四(患者陳述):執業醫師把脈看病,開具處方將案涉保健品作為成藥銷售給他們,張澤安等聲稱這些藥都是專門治療糖尿病的藥,並說吃了這些藥之後,再不能吃其他的保健品和西藥。每月藥費二百元,吃完藥後,轉款給張澤安指定的賬戶,還可以通過郵寄購買藥品;證據五(患者處收集的物證、病例、處方單、中醫門診統一收據、電視台宣傳視頻、患者必讀):張澤安向患者進行宣傳及以治療糖尿病成藥名義向患者銷售,但給患者開具的膠囊又註明是保健品,上述保健品均無藥品批准文號;證據六(勘驗筆錄);證據七(移送清單、提取筆錄、扣押清單);證據八(扣押物證照片):森健牌興胰粉膠囊具有保健食品批准文號,天富生百合片具有蓮衛食字批准文號;證據九(西安市食藥監食品稽查分局保健食品抽樣記錄);證據十(食品檢驗機構資質認定證書、西安市食品藥品檢驗所崗位證書、檢驗報告)。

證據十七(長治市食品藥品監督局案情介紹、調查筆錄、長治市公安局詢問筆錄、長治市食品藥品監督《行政處罰決定書》(長食藥行罰〔2013〕16 號)):長治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對山西防爆醫院進行檢查,並對上述藥品抽查檢驗,發現上述藥品違法添加了鹽酸二甲雙胍、格列本脲、硝苯地平等,已涉嫌銷售假藥。種建華受張澤安指派接受調查訊問,被告知在保健品中添加西藥係違法行為。長治市食藥監以涉嫌使用假藥罰款 5830 元,並沒收違法使用的藥品。

證據十八(忻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書》((忻市)食藥監藥罪移〔2015〕3-001 號)《受案登記表》、忻州市公安局(2015)食藥函第 004 號及(2015)忻公食藥函字第 001 號函、定襄縣公安局《移送案件通知書》):2015 年 6 月 12 日,忻州市公安局食品藥品犯罪偵查支隊將定襄縣天富生大藥房涉嫌銷售非法添加化學藥品的保健食品案移送定襄縣公安局偵查處理。定襄縣公安局對位於定襄縣蔣村鄉麻河溝村于世勇鍛造廠內製作假藥的窩點進行搜查,扣押了案涉物品。經送山西省食品藥品檢驗所抽樣檢驗,發現含有鹽酸二甲雙胍、格列本脲。同年 6 月 16 日,定襄縣公安局將該案移送西安市公安局食品藥品犯罪偵查支隊偵辦。

證據二十八(張澤安供述):給興胰粉添加格列本脲、鹽酸二甲雙胍,給菊花玉竹粉添加鹽酸二甲雙胍,給肖苛鈣添加吡羅昔康,給三通片添加硝苯地平。證據二十九(張旭明供述):興胰粉添加格列本脲和鹽酸二甲雙胍(250 mg)。菊花玉竹添加 2.5 mg 格列本脲。證據三十(李樹平供述)。

二審法院認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條規定的生產、銷售假藥罪為選擇性罪名。本案現有證據證明李樹平、種建華僅參與了銷售假藥的環節,其二人行為依法構成銷售假藥罪。原審判決認定李樹平構成生產、銷售假藥罪屬定性錯誤。種建華在山西長治市被相關部門查處時已經明知張澤安以保健品、食品冒充藥品銷售給患者,也明知銷售的假藥中違法添加有西藥成分,在此情況下仍積極配合張澤安銷售假藥,其行為依法構成銷售假藥罪的共犯,原審判決認定種建華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屬定性錯誤。張澤安以保健品、食品冒充藥品向糖尿病患者銷售,在產品中違法添加西藥原料,違反國家藥品管理制度,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已構成生產、銷售假藥罪。張旭明明知張澤安將保健品、食品當作藥品銷售給患者,且銷售的產品中違法添加西藥原料,仍積極幫助張澤安生產、銷售前述保健品、食品,其行為亦構成生產、銷售假藥罪共犯。李樹平、種建華明知張澤安將保健品、食品當作藥品銷售給患者,仍積極幫助張澤安予以銷售,其二人行為均已構成銷售假藥罪共犯。

(2016)粵 19 刑初 66 號刑事判決;(2017)粵刑終 794 號刑事判決(二〇一七年七月十八日)

一審法院查明,2005 年 4 月,劉楚武(另案處理)未經批准在深圳市羅湖區蓮塘村、大望村等地設立廠房及倉庫,並僱傭吳宏、吳濤、周鳳玲等人私自生產藥品。2011 年 8 月 15 日,工廠搬遷至東莞市鳳崗鎮竹塘村松柏路金鋒廠後院的空置鐵皮房。另先後租用四個地點用作倉庫存放假藥原料、包裝材料和成品等。經鑒定,案涉物品有 63 種 4641 箱藥品,未經批準生產,均應按假藥論處。

二審法院查明,吳宏負責藥廠日常生產管理,吳續華係「計數」(統計記錄工人的工作量),簡輝倫係「總混」(按照配方混合原料製成膠囊),吳濤、吳用係司機,負責運送成品和原料,周鳳玲不定期來到藥廠協助吳宏工作,負責統計、發放工資。加工廠生產的藥品銷往香港、印尼。林深雄、黃葉雙、陳列能、謝偉軍等經銷商,購買藥品後還銷往深圳、珠海、潮州、汕尾等地。經鑒定,上述繳獲的物品中有 63 種共計 4641 箱藥品,未經批准生產,均應按假藥論處。該藥品加工廠未能提供《藥品生產許可證》和相關藥品的批准文號。

鑒定意見,東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產品性質認定意見書》三份((東)食藥監藥函〔2015〕J3011901 號至 J3011903 號):案涉地點未經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准為藥品生產場所;上述場所查獲的 63 個品種的產品,與藥品特征一致,根據《藥品管理法》規定,應按藥品進行管理,而涉案產品未經批准生產,應按假藥論處。

二審法院認為,違反藥品管理法規,生產假藥,其行為構成生產假藥罪。違反藥品管理法規,銷售假藥,其行為構成銷售假藥罪。

(辛丑庚寅戊子。諸行無常、諸漏皆苦、諸法無我、涅槃寂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法律文書】銷售假藥罪 判決書 高級法院 三件

【法律文書】銷售假藥罪 判決書 高級法院 十件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