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鶴焚琴

社會觀察員 人群  采風在田野 江濱  法哲學和社會理論  社會理解者 沙門  文化保有者 醫士  意見提供者 學者  法治篤信者 律師 

【觀念衝突】新手咖啡

發布於


(太初庚子十月廿二;藏歷鐵鼠十月廿一;希吉來歷一四四二四月二十)(冬月十二)

庚子冬月十二夜,經三木推薦,與小胡一道來新手咖啡探店。

店址難找 · 依照手機導航的指示,僕二人兩次走入死胡同。中國社會,隔離墻層出不窮,令人憤恨。而新手咖啡所在的蔡屋圍,同時也面臨拆遷改造的問題,這提高了信息傳輸和溝通交往的成本,加重了新來者的生存負擔。

店面不大 · 夜色下,黑黢黢的小巷中,突然有朵暖黃色的光芒。店門口,一張小圓桌,進門來,右手兩張條桌、八個座,左手是整潔的吧檯。直通進去,盥洗室看來也不大。攏共二三十平方。

空間未明 · 與咖啡師小馬聊起來,問及拆遷。他道,兩年前剛開店時就已知曉可能面臨拆遷問題。那之後怎麼辦?小馬回答,其他地方難以找到環境這麼好的地段,花木繁茂、氣候宜人。熟客都很喜歡。僕這才注意到,通往新手咖啡的小巷,只能看到這狹窄的門臉,而咖啡屋背後的更深處,是一片廣闊天地。奈何夜色已晚,無法觀察花園的全貌,只能等下回再來。

咖啡世界 · 此時,又來一位熟客。伊問到貓貓,問到狗狗,問到其他咖啡店和咖啡師,表達了伊個人的消費觀和喜好。聽著小馬跟伊的交流,眼前浮現出密密匝匝的深圳咖啡界人際網圖譜。對專業的咖啡師來說,技藝是核心。一整套的從構思到呈現的咖啡飲品製作,是咖啡師追求的目標。

獨立咖啡 · 那麼,深圳的咖啡人士,都在何處?園嶺新村最密集;寫字樓周邊,均有分佈。咖啡師大賽,集福咖啡主理人年年參加。對僕來說,這是個可能的短期田野題目。

消費群體 · 又來兩撥顧客,都是小馬的老熟人了。一位自顧自倒下紅酒煮蘋果,一位品著咖啡抽支煙玩手機。但是,僕注意到,女士、廚師、煙槍,都面色蒼白、血色外浮,內心高度敏感,這跟咖啡消費群體的生活習慣有所關聯。

方法反思 · 在僕與小胡參與閒談的過程中,僕可以明顯感受到,法律人談話的獨特性。法律人(律師)的談話目的,是為了更好地下判斷,為此,法律人在不斷地提問、直白地搜集信息,而沒有先行自我剖白。法律人在談話中並不在意自我更新。此時搜集的信息,有可能與現實情況不符。而普通的消費者,喜歡表述知曉的信息、表達自我的情感、尋找對方的肯定、糾正自己的認知,換言之,消費者在談話之中完成了對自我形象的塑造和更新,從事著自我社會化的工作。消費者的參與方式,會同時改變現實和自我。那麼,進入田野的群學者(田野工作者、社會學者、人類學者、調查員、采風;旅人、記者、遊客)該怎麼做?調查員(采風)如何進入田野、準確獲知各方的信息?第一,調查員進入田野,必須要有合適的身份。在此例中,只可能「偽裝」成消費者。第二,調查員必須根據田野的現實狀況來收集信息。作為消費者,如何引導著讓咖啡師說得更多,如何引導其他消費者談論其內心的想法?這是調查員需要解決的重要方法疑難。第三,調查員需要參考其他各方的材料,包括現實材料和不同對象的論述,來互相比較、完成綜合。第四,從現實的材料自然地生成理論。

(庚子丁亥癸未。諸行無常、諸漏皆苦、諸法無我、涅槃寂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