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鶴焚琴

社會觀察員 人群  采風在田野 江濱  法哲學和社會理論  社會理解者 沙門  文化保有者 醫士  意見提供者 學者  法治篤信者 律師 

【書評】我大清自有國情在:鄭小悠著清代的案與刑

發布於


(太初庚子十月初二;藏歷鐵鼠十月初一;希吉來歷一四四二三月三十)(十三)

《訴訟中》和《破案後》是我所讀的最早兩本案例普及著作,周翠教授文思俱佳,用筆簡潔流暢,清晰呈現了德意志現代刑事案件偵查控辯的全貌。對比其國運行良好且高效而精準的司法體系,回看中國的現狀,掩卷深思,只能在羨慕之餘,哀歎不已。因為二者差距過大、各方面情況均無法相比,即便能夠了解其具體情狀,亦難以通過這兩本簡單的小書,來尋找機制改善的方向。僕要從事司法體制研究嗎?僕要從事於中國學嗎?實在不喜同流合污……

本書,作為清史學通俗作品,亦可在案例普及著作的脈絡下來加以審視。

上編摘選九則案例,依時序排列,一方面展示了政績驅動、諱盜誣良、權力鬥爭、貪污賑濟、京控翻案、司法舞弊等問題,一方面勾勒出有清一代司法體系世輕世重的歷史變遷。案件的走向、各方的角力,特別是承辦案件人員的得失和考量,真與我現下的心境相合。相較《訴訟中》《破案後》,這些敘事給了我更多的熟悉感。一則以喜,一則以憂。中華文明有其自身特點,當無異議,但是,現在的整體狀況,比之大清,也未見得有多好。如何改造(這一)文明體,可能是我的畢生之問吧。惟缺陷在於,本編臧否情事、月旦人物,其推斷和評判下得過快過早,但這也是歷史學通俗作品的常見情形了。例如,上編開脫阿桂,下編褒獎趙舒翹,卻無更深的理由給出,易讓人不明所以。

下編集中論述了清代刑部的案件審查流程及辦案人員情況,寫「秋審處司官」「清吏司書吏」的兩篇尤好。皇帝八旗、滿漢官員、六部書吏,其關係,都藉審案一事,明白呈現。何剛德:

吏濁而官能清之,官濁而吏亦能清之。然吏濁而官或為糊塗,尚有不能清之日。官濁而吏總明白,萬無不清之時。

惜末篇「法司依律,天子衡情:清代的皇權與刑案」一文,用「普通刑案中的皇權」一節及「怎樣認識清代刑案中的皇權」末節中的一段,為專制制度張目。這不能同意,完全不能同意。

皇帝是清代刑名體制的最後環節,這一角色的優點是利益超脫,在理論上是「道」的天然代表,現實中又受到時代價值觀和官僚制度的軟制約。缺點則是法律專業素養不足且擁有生殺大權的君主如果一意孤行,就難以被其他力量硬性制約。

可以看出,這一制度的弊端,完全無法由其益處來加以平衡和約制。但本文所給的該定制的正當化理由在於:

然而律例成案自有其局限性,不能涵蓋無窮之世事。另外,在清代人的觀念中,判案定讞的目的是要使「情法兩得其平」。…………按照清代的理想制度,依律是從縣到刑部的法司官員們要做的事,而衡情的權力則在皇帝。……在道統和政統合一的清代,皇帝是唯一具有這種能力的聖人。[隨後,其以英國衡平法來作「道」層面的合理化論證,以「刑不可知則威不可測」來作「術」層面的合理化論證。]可見無論在統治者還是一般士大夫的認識中,將法律的部分明確規定轉化為皇帝手中予取予奪的權力,是預防犯罪的有效方法。…………在一個沒有民主監督的政體下,皇權對龐大官僚集團的抑制是有力且有效的。從理論上講,皇帝作為「家天下」政權的擁有者,他的利益與政權的利益是絕對一致的。……其地位和視野都是比較超脫的。……京控「告御狀」的現象大量存在,可見當時的民眾對這一點的認識也是清晰明確的。

第一,律例成案自有其局限性,不能涵蓋無窮之世事?這是對法的最大且最深的誤解。法學整套技術,就是為了通過一套穩定的法解釋方法,來限制恣意裁判。

第二,情法兩得其平?錯誤。通過正確的法解釋,情和理自然能體現於法之中。

第三,皇帝是聖人?皇帝崇拜,是對人來作偶像崇拜,必須堅決反對之。

第四,予取予奪能預防犯罪?這與犯罪學研究結論相背。

第五,沒有民主監督,可以依靠皇權抑制官僚?那為何我們不去直接選擇民主政治呢?

第六,皇帝與政權的利益一致?專制政權的利益,與人民的利益,可無法一致!

第七,民眾告御狀是因為認識到皇帝的地位和視野比較超脫?只是別無他途的無奈之舉啊。

若順承此思路來看中國現當代的政治實踐,則香港現下的情狀,也能夠得到合理化了。這萬萬不可。

(庚子丁亥癸亥。諸行無常、諸漏皆苦、諸法無我、涅槃寂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