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y

才华有限,术业不专

现形记:真实的金融从业狗之绝对想不到

“嘀!”办公室侧门被拍开,周阿姨戴着口罩、拎着水桶,先探了探头,随后侧身进来。她神色略有些不自然,尴尬地冲着我笑:“嘿嘿,你又没走啊。嘿嘿……”迅速闪去其他房间做保洁。想必她已经被我之前持续多日的哀嚎吓怕了。

六点早就已过,从理论高度,此刻我应该坐在回家的地铁上;从理想高度,此刻我甚至可以端上一碗热饭恰起来。每天第一个到公司的我,一直以每天第一个下班为目标。可惜最近,长长久久被钉于电脑桌前,一副就是要被留级的模样。一开始,我见到阿姨进来打扫卫生,就嚎叫:“不!为什么我还在这里,为什么我见到了阿姨。”几天之后,我就认命放弃了挣扎。反倒是阿姨不自在了,时常问:“要不我明天晚点来?”或者安慰我“你不要着急,慢慢做,反正你回家也没有事情做呀!”可惜,丝毫没有被安慰到。回家做点什么不比留在办公室好?何况事实上,我只有一个多小时的喘息时间。美国同事一进公司,我又要被迫“营业”。

最近同事们戾气颇重,好几次阿姨进门的时候,我们正面红耳赤、粗话连篇地抱怨着各自手头工作的匪夷所思以及接触的人事奇葩。激动的程度,就差要掀房顶。我甚至有一丝担心,周阿姨会觉得自己在给一家十分不靠谱的皮包公司打工。偶有一天,她站在水池边洗杯子。在我们泄愤大战中场休息时,悠悠地说道:“我以为啊,你们坐办公室的人日子都很开心的。原来你们也有苦恼诶。我看我老公多少苦啊,在工地里晒太阳淋雨,也没有空调。没想到你们吹着空调的人,也是不开心。”

我们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接话。生活本就是如人饮水,谁的苦与甜都无法拿来比较。虽然无法拿来比较,拿来搞笑一下总归是可以的。

1.

客户A,从开始合作就问题不断。

一会儿打不开PDF,一会儿PDF不能保存,一会儿Excel总是闪退。和第三方开一个Webex的会议,他们愣是逼问我为什么他们用对了链接和密码,还是无法登陆?即便我每次都无能为力地请他们和自己的技术部门确认,他们依旧热爱有事没事就喊我。我问同事,他们会不会有一天上厕所没带纸,都要给我打一电话让我飞去深圳送纸?

即便反复解释香港的很多券商不允许用微信沟通工作,他们每隔几天就要让我把一堆老外拉进微信群里,便于沟通。基本不看邮件的他们一个劲儿抱怨没有微信沟通效率太低。收到邮件必须第一时间在微信群里提醒他们看,不然的下场不是邮件找不到了就是坚持自己从未收到过。他们不管电话上有中国人还是有外国人都坚持要对方说普通话,硬生生把券商里会讲一点点普通话的同事憋出了内伤,并且让我迅速成长为一名出色的“交传”翻译。有一天,此公司一位拥有国外学历的小伙子在微信问我邮件里Francis这个单词是不是在叫他时,我三观崩坏。敢情他都不知道自己叫啥……

就在我们以为事情不能更加混乱之时,他们教训了我们什么叫做太年轻。某一个周六下午,我冷不丁接到他们的语音电话。

“看起来,我们的流程也走得差不多,比较顺利了。最后,我们来过一下合同吧?我们对于这个合同有问题。”

“……这个……这个,你们的合同不是已经签了么?”之前他们连合同里公司的名字是错误的都没发现就签了,令人惊恐。现在他们居然说,他们其实没有同意合同的条款就签了。我只能“崇拜”地献上我的膝盖……(和他们的合同“也就改了”那么二三十次吧……)

哦对了,之前提到的Webex的会议,在开始了40分钟后,他们终于兴奋地宣称自己看到了主办方共享的屏幕。

2.

有坚持不说英语的,就有自觉英语牛爆了的。

公司B的销售,和我们业务谈了半年多了,一直说自己在研究合同。他特别敬业,每隔两周就主动汇报说自己还在看合同。

我们说:“法律语言本身就比较晦涩,英语看起来也不是很方便,而且我们的结构比较复杂,不如我们安排一个中文的合同讲解会议吧?这样更有助于您全面理解合同条款。”

小哥哥大手一挥:“不用不用,我完全没问题的。我每天都在看合同的。”

眼看着沟通太过无效,我们硬是将一个讲解合同的会议挤进了日程。就在会议前的半个小时,他在群里发送了一个思维导图说他昨天捋我们项目的结构直至深夜,想和我们先沟通一下理解的对不对。我们……

插一句,虽然思维导图做得花里胡哨,但他到底还是没有理解对。我们的白眼也不知道往哪里翻好。

3.

客户C,正在洽谈合作机会。

经常在群里问:“你们有什么FOF的研究资料吗?”“黑石的“FOHF业务为啥做得那么大?”

内个,黑石的业务为啥做那么大,您可以去问黑石?您可以去买苏世民的书看看?

这让我想起毕业之后回学校参加校招。绝大对数人对运营岗都是没有兴趣的,不会有什么人提问,对此我丝毫不介意。但是有一位女生很认真地提问我:“您好,我想知道,为什么汪涛选择去瑞银做首席经济学家呢?”嗯,这真是个有趣的问题。您还是本人亲自去问汪涛比较好。

客户D,正在洽谈合作机会。

销售的同事和我说他们的基金经理在香港大对冲基金工作过,是见过世面的人物,非常懂。我满心欢喜,这样工作会比较轻松一些。

某一天,他说想了解下这样的投资有没有汇率风险,汇率风险在哪里?我们安排了一个绵长的电话沟通这个问题。他在挂电话的时候:“懂了懂了,这下我就明白了。”

一周之后,他又重新问了一遍相同的问题……我,又耐心地解答了一遍。他在挂电话的时候:“懂了懂了,这下我彻底明白了。”

两周之后,他把一模一样的问题直接发给了券商,寻求答案。我强忍着内心的不悦,帮忙组织了一个会议。他得到了和之前一致的答案,电话的结尾也是那么似曾相识:“懂了懂了,这下我真的明白了。”

三周之后,他说:“我还是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汇率风险的问题。”

我卒……

他心不死:“那你说我怎么对冲我的汇率风险好?”

我又卒一回……您好,我们不给投资建议,以及到底谁才是基金经理?


虽然空调吹着很舒服,但是这些令人心梗的情节实在令人冒火。不高兴的事情,只好拿出来让大家高兴高兴了。

好的,今日先聊至此,更多金融从业狗的真实状况,请听下回再扒。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