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青

想成爲水

當問風雪何處來

發布於

       每當中國面臨大型公共事故或是自然災害時,用 “問責官員” 這一舉來堵衆人悠悠之口是中共一貫的作風。正如近日,中共正在對湖北省官員進行“大換血“工作。有不少中國人也深信著,中共這一舉是在替天行道。然而,問責官員有效嗎?往年因爲非典、毒奶粉、鐵路意外、工廠爆炸事故而被處分甚至免職的官員,如今去了哪裏呢?

       此處奉上中國近年重大公共事故的部分問責官員去向圖表。

部分問責官員去向

       資料只收集到2015年是因爲,一來,近年被問責的大部分官員暫時還沒復出;二來,很多官員因爲因爲2018年習發起的反腐敗工作,被終結了政治生涯。但是根據對08年到15年的情況來看,“東山再起”對於那些沒有被終結政治生涯的官員們,想必是指日可待。

      如果説,這些官員只是在監督方面的力度不足,態度不夠謹慎,我們真正要懲罰的是事故發起者。但事實證明,只要和這個體制親近,即便是事故發起人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獲得豁免。

       那曾經奪走了萬千中國嬰幼兒身體健康,摧殘了無數中產階級身心靈的毒奶粉事件,想必大家都沒有忘記。大家縱然認爲三鹿原董事長田文華應當被千刀萬剮,死不足惜,她也的確如大家所願,在09被判了無期徒刑。然而,如今的她因爲在獄中表現良好,祖國秉持著寬容仁愛的心感應到了田女士的誠心懺悔,一再給田女士減刑。經過三次減刑後,田女士有望2027年8月3號出院甚至更早。同時,田女士與中共的親近大家有目共睹:她是第九、十屆全國政協委員,先後榮獲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勞動模範、全國優秀女企業家稱號。

      同樣的例子還有2009年的楊永信事件。從2009年4月開始,中國媒體已經出現了對楊永信批評的聲音,直到同年7月,中國衛生部叫停。但是此後,楊永信本人並沒有收到任何刑事處罰或者起訴。

      即使以上只是部分事故相關人士的後續情況,但我們至少可以瞭解到,應對重大公共事故不力,並不直接對他們造成打擊。於是問責官員是無用的,問責事故發起人也是無用,同樣的悲劇還是不斷地發生,那我們還能做什麽。渡讓了所有權利只爲換一個庇佑的我們依然無所依托。天災人禍來臨時,我們去問責官員又能怎樣?走了一個馬國強又如何?李文亮一事,我們的憤怒最後又能去向何處?

      我想,只要這個體制一天不被晃動,再悲哀都好,同一個人死兩萬次的悲劇就會止不住地發生。

      民衆因爲切身利益受到影響,將矛頭對准了他們以爲的罪魁禍首,“就是你!當初封口才導致武漢封城!”。是這樣沒錯,就連武漢市市長周先旺也親口承認了疫情被隱瞞這一點。他在被央視記者采訪時,公開了一個全世界都知道的驚天動地大秘密:武漢政府之所以沒有在早些時候對公眾公佈疫情,是因為沒有得到中央的授權。言下之意,是沒有得到習的允許。然而,“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難道不是習?抗疫不力爲什麽就全然是武漢官員的責任呢。

       其次,難道今天少了一個周先旺,疫情就不會擴散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少了這個武漢市市長,那個湖北省省長,還會有千千萬萬個一樣的人坐在同樣的位置。疫情從來不是因爲這兩個特定的人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在這種官僚主義,威權主義的體制下,誰能夠做到不揣測上意呢?當年非典的吹哨人蔣彥永先生就因爲説真話,違背了上意,從去年開始被軟禁至今。只要被恐懼支配一天,這個結構就會存在一天。免職千千萬萬個官員也無濟於事,總有更多的人願意填補空缺成爲下一任利益既得者。

       最後,中共徹查李文亮一事,絲毫沒有撼動體制,反而完美地保護了黨國思想包裹。我本人絕對尊重李醫生,也感激他的出現讓社會上更多的憤慨浮現。但是中共對他的描繪,反而引導了大眾去質疑訓誡李醫生的機關而非體制。一味地質疑行政機關,怕是叫人想不起是誰定義了謠言,是誰在背後操控著一切。

      説了這麽多,并不是想要為這些被問責的人洗白,也并不想通過描繪既有的悲劇事實呼籲大家不要再徒勞無功了。這些不把人當人的利益既得者永遠難辤其咎,言論自由在此時也與生命權無異。我只是想説,悼為衆人拾薪者,當問風雪何處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