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弭

Wangmian

前天才发现……微博也快成了中文的坟墓。

可以试试长毛象。

也许会好吧,生活,命运,有问题记得说。

一些幼年错乱的记忆

Wangmian
支持者

可以继续写吗,这些文字,带我从嘈杂喧嚣的宴会上逃离了。

拉黑与言论自由及其他

Wangmian

补丁,最后几句重新理了一下,有助表达原意。

~~~~~~~~~~~~~~~~~~~~~~~~~~~

于我,确曾从意见相左的网友那里学习到的新的叙事视角观点,争论激烈,也不妨碍友好相处,更不妨碍继续扩展黑名单。所以单从拉黑举动,得出舒适圈指控,不免以己度人。

笼统而保守说,社区(泛键政类)文章/评论所讨论的问题,至少七成是已经在其他地方被反复讨论过的。所涉及的观点,八至九成是在其他地方已经见过的。

人之精力有限,不可能逐一回应讨论,更何况大多数情况,很多人只是为辩而辩。对有些人不作回应,只是讨论吸引力不够而已。因此

语言的舒适感、论点的独特性、见解的洞察力

很重要。

总之,对交流内容的观感,交流价值的评估,交流对象的选择,因人而异,不能明确,不好追究。

一己之见,我没看过你帖子所回应的那篇,只是针对有关“言论自由”的指责,为拉黑行为与言论自由辩护而已。

有民主及言论自由很可贵,但面对批评选择拉黑才是可笑

Wangmian

还是解释下吧,你是我第五个拉黑的人,那是相当之前了,所以我并不是专就此次为避谈而拉黑。事实上,两天我们已经评论回复多次对话,意见也都表达清楚,不存在拒绝对话之说。

该文是以「拉黑有无损于言论自由」为主题来进行整理,我的回复也只就引用部分而言。具体操作中,像redcheng的相关发言我都是全文照录,因为都是同拉黑与言论自由相关的讨论。你的发言我也基本全文,只最后一次发言没有收录涉及他人(且充满误解)的部分。并且抱歉,我并未察觉出于我观点不利之处,所以我也关联了两篇文章,备人检验。

关于拉黑与言论自由,其实已经讨论得差不多了,你最后回复,我已表达清楚,我也常在舒适圈外,不辩论,只是讨论吸引力不够而已。总之,matters给了你充分的言论自由,但与我无关。作为普通人,我的精力有限,没能力频繁和网友碰撞思想,探究洞见,更何况大多数情况,很多人只是为辩而辩。

Wangmian
回覆
RedCheng@RedCheng

我的理解,「言论自由精神」非指「言论自由」的精神,而是「自由论辩」的精神(或其它更准确称呼),与「言论自由」无关。「自由论辩」是积极自由,「言论自由」是消极自由。

因为,即使广义的言论自由,作用主体也应是群体/组织/体制与个人,前者可以是社团、公司、政府,才有能力对言论进行管制与打压,言论自由的概念才有其意义,而个人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比方,若matters站方开始大规模禁言注销持某立场的用户,审查删除相关文章,那么matters无疑践踏了「言论自由精神」,对照其“自由、自主、永续”的slogan,也相当讽刺。

但用户对用户的拉黑或说拒绝对话/论辩,行为实际上没有消灭异见,没有堵人口舌,没有不允许不同声音。而只是一种消极自由,个人自由,与言论自由一样,都是人基本自由的一部分。

Wangmian
回覆
RedCheng@RedCheng

赞同前两句。只提一个,拉黑与言论自由无关,言论自由由宪法保障,对应主体是政府与公民。言论自由确保的,是不能因言治罪,政府不能因言论而抓捕迫害任何一个公民(正常国家的人们,可能理解不到这份恐惧,建议浏览推特@中国文字狱事件盘点 略作了解)。而作为一个用户,拉黑无法迫害人,不能阻人发声,实质是阻止其@自己。

Wangmian

正常公共讨论中的拉黑行为确实值得讨论,但扯到言论自由是不是讨论漂移了。
言论自由诉诸主体是政府,反映政府的权责界限,一个公民当然无法保证另一公民的言论自由。
在社区/社交产品中,拉黑其实是用户一项基本功能/权利,即对方无必须对话的责任,而有不听你说话的权利。个人认为,此权利重要于在正常(和理非)讨论中拉黑他人所面临的道义风险。
毕竟即使被拉黑,用户还是可以通过这样的帖子来进行回应,发表意见,言论权利并无实质损害。

也來清談言論自由

Wangmian
回覆
楚天白@StephaneBai

似未曾见有人标榜过「自由志士」,此处强戴高帽的行为使我感觉是一种揶揄与冒犯。当然,也可能你并无此意,所以

语言的舒适感、论点的独特性、见解的洞察力

很重要。

笼统而保守来说,社区(泛键政类)文章/评论所讨论的问题,至少七成是已经在其他地方被反复讨论过的。所涉及的观点,八至九成是在其他地方已经见过的。

于我,确曾从意见相左的网友那里学习到的新的叙事视角观点,争论激烈,也不妨碍友好相处,更不妨碍继续扩展黑名单。所以单从拉黑举动,得出舒适圈指控,不免以己度人之失。因此

语言的舒适感、论点的独特性、见解的洞察力

很重要。

对交流内容的观感,交流价值的评估,交流方式的选择,因人而异,不好明确,无法指责。一己之见,我没看过你帖子所回应的那篇,只是针对有关“言论自由”的指责,为拉黑行为与言论自由辩护而已。

Wangmian
回覆
楚天白@StephaneBai

我倒是不会自然代入辩论情境(如今),更看成一个讨论交流的自由市场,以自愿为原则

争驳疑义,辩论明理,当然很好,人所追求,然也须以自愿为前提。以此,才能维护整个交流市场的可持续,为其他(可能真会激发洞见的)正常交流讨论提供场所。

在自愿交流的前提下,若要进行与继续讨论,语言的舒适感、论点的独特性、见解的洞察力,等,才是吸引他人来一起交流的原动力,比“言论自由”、“洞见源于讨论”等口号更真实有效。

Wangmian

哈哈,那个论点是老生常谈了,我也是拾人牙慧,客气了。
突然想到,拉黑就像和室友在客厅活动,不开心了要回房间独处,如果人拉着不让你走,那其实同言论自由无关,和自由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