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mian

nobody

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

一位网友在之前推送下留言说:

“可是这两天暴力对抗愈演愈烈,有市民被火烧,日本游客被勇武者不分青红皂白殴打,最后被毁坏的各处公共设施,勇武者会出钱出力负责修缮吗?”

不得不说,在墙内,留言已是难能可贵的温和了。但可能囿于墙内生态,本身仍然是偏颇的。当时字数受限,只作了简略回复。感觉不足说明。于是另写一篇,一起讨论下留言里的问题。

问题是两个,勇武派过度暴力以及示威者毁坏公物。本文主要讨论前者,因为后者实无可说。所谓人之有水火之急而与语细谨,惟闻投鼠忌器,未闻救人忌器。破坏设施,堵塞交通,对应的都是政府对多宗流血事件负有责任,却又拒不回应公众关切。好比人受歹徒侵害,为求生路而破窗求救。重点是歹徒侵害,而非打碎窗户。

至于善后补偿,本有市政部门受市民委托,负责维护公共设施,并有专门拨款。社会支持的运动,成本有社会承担。假设一一追究个人,客观既做不到,且被警察打残打伤者的医疗开支、警察所造成的私人财物损失又当如何计算?所以说,相比政治争议、暴力冲突,设施受损只是连带问题、次要问题。也因此,本文主要讨论前一问题,即勇武派在近日抗争中出现了过度暴力行为。

讨论问题前,我们不妨把问题没说明的部分也说出来。即在抗争运动进入第九个月,在警黑联手不停施暴、多宗血案不明不白了九个月后,终于有示威者出现了过度暴力行为

而过度暴力具体是指什么。以留言所举两例来说,打人案是日本游客在冲突现场拍照,被示威者误认为专拍人脸的大陆便衣而遭殴打。其背景是中共机关对香港抗议运动贯穿始终的干预活动。从输送人员假冒警察(没有警号、不懂粤语),到有组织拍摄示威者面容(携有中共军警证件),准备秋后按图索人。这些行为可能在大陆人看来没有问题,却已经明目违反了基本法,构成严重违宪。正因如此,示威者才对保护身份面容极为敏感——六四血腥清场,医院救治伤者时都叫他们不要登记真实姓名,中共德性外人不清楚,自己还不清楚?

当然,我绝不认为这可以是示威者攻击无辜游客的理由。但一边是四面受箭、神经紧张的示威民众,一边是明枪暗箭、文攻武吓的暴力机器。我这个苟安于网络的人实在没资格苛责什么。只希望在抗争现场,旁观者即使不体行支持,至少也要减少示威者被无端暴露的风险。

另一起烧人案,据我了解,绿衣中年男子在地铁站参与追打示威者,后在天桥与示威者争吵中被泼酒精烧伤。因为网上出现了被烧男子事后似无大碍独自离开的照片,所以有人议论是所谓自导自演。但很快又有男子被送医院,重案组介入调查的新闻。以上是此案目前进展。事实如何,等待进一步消息,而我并不怀疑是勇武派所为。

无论最后查清谁应负责,我都不会辩解开脱。我反对任何针对个人的极端暴力,就像我反对8·20将军澳、11·3太古城暴徒无差别刀砍示威民众,反对10·3出租车司机驾车碾压示威人群一样。

如果你没听过这几起暴力事件,你就不会知道,示威民众不仅长期遭受军警暴力,其实也早就处在受警察袒护暴徒的恐袭威胁之下了。

示威者无论和理非还是勇武派,不仅不像警察部队那样有严密组织指挥约束,甚至都无统一领导、共同领袖,全靠网络发达才被扁平化地组织起来。这些人说是示威者,摘掉口罩就是男女老少普通市民。运动至今(11月19日),最大抗议规模二百万,总被捕4491人,年龄介乎11岁至83岁之间。这么多自发抗议独立个体,被横加过度武力,更有黑暴袭击。自己或伤或残,不明死亡,至今却没有一件示威者故意致人身死案例。易地而处,要人怎么指责示威者们过度暴力?

示威者违法,独立调查,事实清楚。确为示威者所为,也有检方起诉,法院判决。这点任何人都没意见。而警察犯法,谁来追究,谁来判决?示威者无组织无纪律,九个月明确恶性伤人事件无有。警察有纪律有组织,无理暴力恶性伤人事件频仍。不是我危言耸听,中大五轮民调,港人对警察“零信任”比例从五六月的6.5%上升到十月中的51.5%,认为“警察使用过分武力”比例高达70%,支持“大规模重组警队”比例超三分之二为68.8%。民意滔滔,我行我素。逞凶纵凶,滥暴滥捕。有此在前,要人怎么指责示威者们过度暴力?

一场风波,从早期和平合法集会,到今天两边激烈攻防。暴力程度步步升级,是因为示威者的过度暴力,还是警察的过度暴力?这个问题自不用我们回答。香港民意研究所在12至14日进行滚动民调结果显示,有83%和73%的受访者认为港府和警方要为社会暴力升温负主要责任。视过度暴力的责任方如无物,一味责全暴力事实的受害者。咄咄怪事。如理性何?如良知何?如正义何?

香港高等法院昨天正式裁定,中共港府引用《紧急法》订立的《禁蒙面法》违宪。而到今日,军警在强攻各大学时,还在以《禁蒙面法》实施滥捕。以违法来执法,以不法为国法。咄咄怪事。如名义何?如法治何?如公理何?

大陆舆论场本有信息封锁、言论钳制的先天不足,给中共于中挑拨、煽动民粹提供了条件。当今墙内,与香港风波有关的新闻,百分之百是官谣民谣、涂抹歪曲、指鹿为马的假新闻。何则?一个政权,极度管制新闻言论,严禁信息自由传播。那它一定是想抹杀谁,想欺骗谁。而它所说的每一个字,也一定不代表事实和真相。

如此身在墙内,对于耳目充斥的各种低劣宣传制品,尤须警惕,尤须内省,尤其是所目皆尽一个声音时。红布遮眼,无法分辨,怎么办?求诸一个故事:

2009年,村上春树获颁以色列的耶路撒冷文学奖。其时因为以军轰炸加沙,杀伤平民,饱受国际各界批评。村上春树在内外压力之下坚持出席,以公开批评以色列政府,他说:

在一面高大坚硬的墙和一只撞向墙的鸡蛋之间,我将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
无论高墙多么正确,鸡蛋多么错误,我将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

因为,是非对错自己或无能力评判。而当以卵击石之际,选择站在高墙一边,无论他出于何种理由,又能有何意义?









2019香港示威浪潮的第五輪民意調查結果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