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mian

nobody

武汉必胜

前日,武汉政府官微发布了一条微博如下。

想了想,武汉必胜、中国必胜——类似话语,一个月来实已见过不少。我当然相信,武汉会胜,中国会胜。因为那毕竟是瘟疫,不是核武原爆、彗星撞击。瘟疫自然退去——同历次瘟疫一样——多数人活到疫后,「战胜了瘟疫」。然后,武汉胜利了,中国胜利了。

推之此论,近一半欧洲人口消失后,欧洲人打败了黑死病。两千万西班牙人疫殁后,西班牙也战胜了大流感。逝者惟长已矣,生者衍衍不息。这样一想,顿觉眼前的灾祸竟也不甚可怕,因为「几万几千人,看着恐怖,其实这个数字放在全国十四亿人口里,占几个百分百(比)啊?多大点事儿。」

初见上图时,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屏都写着四个字是「中国必胜」。

灾难自然打不垮一个大国,却打得垮每一个实际承受灾难的人。这都无需追溯到地震洪水,近一个月来,追着丧车号啕不已的妻子,两周之间连失父母的女儿,隔离家中饥馁而死的男孩。以及他们背后的,淹没了社交媒体的求助呐喊,和更多没来及发出呐喊的普通人。

如果对以上都充耳不闻,我或许也可以宽于多难兴邦,矜于中国必胜。但鸡能在餐桌下争啄同类肉骨,牛却会于伙伴被宰杀处含泪留足。人原不必先待自己失去母亲,才能共情他人失去母亲的痛苦。更不必先待自己身遭不幸,才能正视他人身处不幸的事实。

话语的魔力,在于让接受了「大国战疫,中国必胜」这样话术的人,也同时接受了「战争会有伤亡,胜利必要牺牲」的心理暗示。可疫情终究不是什么「战争」。战争有暴力、冲突、牺牲;而疫情是科学、冷静、救命。战争中,个体可以付出生命去达成集体目的。疫情中,唯一目的就是保护个体生命。

使用战时口号,于十万火急鼓舞人心尚可。一旦将其沿袭而正名之,不但让触目惊心的数字贬值,使惨不忍闻的悲痛淡化,更将此一多月间种种昏聩颟顸、荒唐混乱,以一句「非常时期」草草遮丑而过。也无怪疫情未去,就有旁人觉得几万几千人,不占十四亿之万几,觉得「多大点事儿,天塌不下来」。

视几千几万人的生死病苦为「多大点事儿」的大国,一定能「战胜」这场瘟疫。而被大国视为「多大点事儿」的几千逝者,却已经输掉了这场「战争」。奉死者作「牺牲」,劝生者以「放下」。我们就这样取得了五八年的胜利,取得了七六年的胜利,九八的胜利、零二的胜利,零八的胜利,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