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mian

nobody

旧事重提

前年写过一篇介绍纪录片《死灵魂》的推送,同时发到了知乎。很快,两个平台都将该文举报删除。因为当时文章在知乎略有反响,被删后我又单独写了一篇回应发在知乎,不料随即也被删除,就没再理会。

最近看到一个截图,有人在2010年感慨十年前的网络开放多了,别人回复道,等再过十年,你还会发出相同的感慨。现在正是十年之后,其言虚实,自不多说。

前年文章被任意消失时,我犹觉得情况坏到这种程度应该差不多了,毕竟现在是2018年,不是1820年。而两年后的今天,我已经开始感怀2018年的环境已属不错。

今天又登回知乎,看到当时那篇回应,恰好也是对言论恐怖的忧虑。可确定的是,当年文中描述的那个鬼魂,今天已经一只脚踏进门了。


以下原发于知乎

这篇本来是对那篇文章下评论的解释,解释写到一半,文章已经被举报删除了。所以改为对文章被举报的回应。

第一篇文章被删除了,删除原因是“政治敏感”。

当时写这篇文章初衷有二。

一是希望该纪录片能有更多人知道,该纪录片所关系的事实能有更多人知道。

二是我(们)不希望一里的事实而再发生,而希望以往人经验为教训。了解程序公开正义和在法定框架内言论自由对我们人身自由的重要性。

由于一,文章没有涉及其他的事实、观点或立场,但不代表我赞同或反对其他的事实、观点或立场。工农无产者所蒙受的苦难,并不因知识分子的苦难而淡化。知识分子所蒙受的苦难,也不因工农无产者的苦难而凸显。

事实是,夹边沟难民并不是一些人眼里简单的“知识分子”。他们里面有行政人员,有抗美援朝归国人员,有贫农家庭里走出的大学生,当然更多是单位组织里的小知识分子。他们的苦难和所有人的苦难一样不是某人所说的“种田放牛”,相信这一点不必多说。

所以对一些人将知识分子和平民鲁断分离对立,或讨论其他事实来以彼非此的行为,我选择无视。

但由于二,虽然我不赞同上面人在评论里的偏见和仇恨,我仍然保证他们说话的权利,没有删除、举报、折叠或者踩任何言论,同时也没有用精选评论来变相影响言论,就是为了保持一个公开公平的发言环境。但这样的做法是最好的吗?我也在思考而未得答案。

文章最忧惧的,是人因合法的发声而被定罪,又无法以正当的渠道来申辩。由是人惧于发出自己的声音,乃至惧于声张正义。这在那些年里是很多悲剧发生的前提。

在今天这个环境里,先不说“言论自由”的边际问题。如今我们往往是远远达不到这个边际,就已经被禁声或“处理”了。在被删除的那篇文章里,很多人以“你的文章还在就说明你说的问题不存在”来完成自洽。其逻辑是否成立先存不论,现在那篇文章已经被人举报删除了,那么是否可以说我所言及情况是有其成立的环境甚至趋势呢?

看看这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2018.5

上文所关联的原文《这部8小时纪录片根本没打算过审》

君不见夹边沟,古来白骨无人收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