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mian

nobody

人民贼

固知人民之所谓,非谓彼元元生民。元元生民者,举天下人而称之。人民者,日本名指之西渡,仁人志士之所溺,而窥神器者之所用也。

豺公禽羊,自谓羊而羊亲之。狐子牧羊,自谓虎而羊畏之。人民者,先豺公之谓而后狐子之谓也。豺公之谓以禽之,狐子之谓以牧之。其禽其牧,以亲以畏。哀兮是羊,宜乎此咎。

方豺公之禽羊也。九鼎剖分,四维隳坏。妇孺暴野,猛兽食人。元元俎肉,待解倒悬。当此之时,横士羣出,域中嚣乱,百说纷驳而错前。有号人民者出,伸之以天下至义,而人始溺之。至于捐躯为欲,蹈死不顾,遂有此后。乃知人民者非人民,窃国者之他谓也。

方狐子之牧羊也。假人民之号以知其势弱,挟人民之众以知其力微,称人民之义以知其名亏。明著一己之卑孰与人民之威。一己非一己也,使万众各知其为一己。人民为人民也,使万众各知其非人民。于是率众刑私,明其难亢。挟众暴寡,晓其不抵。率众刑私,挟众暴寡,庶几其人民也夫。

毁道德以为仁义,往者因之,喻其随法,以掩四千载之贼统。毁仁义以为人民,今者因之,章其绳理,而蔽十万万之民心。天无生仲尼,万古如长夜。既出,吾恐欲秉烛不得也。人民不出,秉烛不得。既出,始怜其戕目也。淆聪惑慧,为盗守备。人民者,仁义也夫。

*五一假期翻到的高中旧日志。现代人写文言,如今与憨憨同义,也怪文言固不适合分析说理,既难逃卖弄之嫌,又不免巧拙之患。但仍发出,一来博笑,二为水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