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民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希望为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群发声者;致力于改善民权民生,做些实事

中国自由派保守化探析讨论

莫之许:中国自由派也有一些未解之谜,因为,既然是自由至上主义,除了最小政府,法治社会、自由经济之外,在社会、文化等领域,也应该持开放(liberal)立场,比如在美国语境中的自由至上主义者,就应该是在许多伦理问题比如同性恋上如民主党,而在经济问题上如共和党,而不会是中国自由派那样自带保守色彩。

因经历和职业的关系,我可能是对这一两代自由派知识分子最熟悉的人之一了,以前也曾想利用这个优势总结著述一番。这些年逐渐失去了兴趣,主要是失望乃至不满,自由派或许在观念涵养上有所贡献,但自我局限为政治上的渐进改良主义,和思想观念上的保守消极倾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重要性(除了负面的)

我:这个我倒是不奇怪。因为中国的自由派既保留了儒家法家中保守顽固的那一翼,又吸收了西方基督教保守主义的核心(看自由派里多少基督徒就知道了),再加上这些人人文社科知识贫乏,缺乏对现代文明的感知与多元包容,加上国内严酷恶劣的社会风气,就炖出了这锅极右社达的毒汤

西方的主流右翼也是“经济自由+社会保守”的,自由至上主义者倒是少数(例如美国只有5%是自由至上主义者,其余主流左右在经济和社会层面恰相反)。

这没什么奇怪的,经济自由必然导致不平等,要维护不平等,就需要社会领域的保守、秩序化而非放任。所以自由至上只会局限于经济

中国的保守派在思想逻辑路径上,倒是和国际主流(即经济自由加社会保守)是相吻合统一的。

具体讲这个逻辑很复杂。简单说,自由和平等存在矛盾性,而如女权、劳工、LGBT这些涉及平权的,必然会破坏所谓“自发秩序”。所以为了维护经济自由,必须以维护现行秩序、压制弱势和少数群体利益,以宗教规范社会

或者简单点说,主张经济自由放任的,反而普遍会在社会领域强调秩序与稳定。这是无论中外古今都很明显的状态。例如政治光谱模型有个“诺兰曲线”,大多数人都在两个箭头顶端附近

刚才很重要一点没说清。社会领域的自由,如女权、LGBT权利这些,并不是靠消极自由实现的,而是需要积极赋权、干预,用一系列改变社会的平权运动实现的。这就违逆了自由放任主义者“自由放任”、“自发”和尊重传统的宗旨。而保守自由主义的核心理念是保守,是“不动”、“不变”,自然不容忍这些社会领域的自由

自由主义者、保守自由主义者,尤其是中国的自由派,普遍说的“自由”是一种消极的、顺势而为的、不加干预的、放任自流的。对于需要采取改变现状、动摇社会根基、破坏现行秩序的追求“自由”的行为,并不认为是应有的“自由”,反而会千方百计加以反对、阻挠。劳工、女权、环保、LGBT……哪个不是改变现状的?

保守与自由取向的最直接矛盾,就是财富分配方面。如果中国自由派倾向于维护弱势者如劳工、妇女、LGBT群体利益,那必须要同意财富分配的平等尤其再分配的公平。因为没有经济平等就没有获得权利的基础和条件。而同意这一点,显然和自由放任的原则相违背,损害了他们认为的经济自由的基石,于是取舍很明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