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民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希望为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群发声者;致力于改善民权民生,做些实事

妥协的抗争还是不妥协的口炮?对作为反对派应做什么的一点评论

面对如今中国严酷的专制,妥协或许并不是好办法。于是就有人认为需要坚持不妥协原则下等待外部环境变化。

这是一种可以理解尊重的立场,但我并不赞同。反抗与革新最重要的是行动,是尽一切力量影响现实,是将自己身心言行投入到实践,尽力而为。即便不可为,也要为之,最重要在于“为”。

我认为,只要能够推动社会有些微的改变,尤其能够为进一步变革提供基础的东西,我们就一定要去做,并且不惜妥协、不惜屈膝、不惜退让。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而是为了国家和人民。我们当然可以选择自己风骨超然不妥协,但是这客观上等于把水深火热的下层民众完全弃之不顾。这是不合适的。

我不是在唱高调,也不想拿什么国家人民来压人。但是现实就是,我很清楚作为无助者的悲哀,对他们而言哪怕有一点改善,就是起死回生,也有了追求进一步权利的条件。

妥协出的结果自然是有限度的,甚至是一种恩赐式的,可是争取一点是一点,循序渐进,即便只能进一步后面不能再渐了,也比原地不动好。

政治是妥协的艺术,转型都是妥协的结果,南韩、台湾、拉美、东欧,均是如此。

当然目前的问题是,中国当权派连妥协都不愿意,或者说根本不愿在底线之上妥协,最多给异议者残羹剩饭馊了的东西打发。

但是即便这样,即便泰山压顶,我们还是要行动、抗争,通过妥协挤进缝隙,当然也要做还被更无情的挤压压死的准备

无论从长远还是当前,无论从功利还是理想,妥协着抗争甚至妥协着合作但有实践,都好于坚持原则但什么都不做只会口炮好。

我之所以跑出来,是我死了白死关了白关(已验证过了),至少我得积累点东西再折返牺牲。还有许多人则是有资源人脉地位在如今体制下做些事的,我支持他们妥协但行动,而非嘴上不妥协却一事不为

还有,只要没被拘禁,就有做事的起码条件。中国社会到处是问题,随便找目标就可以做调查研究,至少将现实记录下来、把问题分析透彻、把宏观问题微观的剖析,这些都为最终解决问题提供前提,哪怕现在揭露事实也无法改变。例如《中国农民调查》并未促进现实多少改变,但是它就没价值了吗?

看看那些上访户,家破人亡还抗争不止,我觉得他们比许多知识分子强,有行动力,坚韧,不怕被关被虐,肯付出真金白银倾家荡产投入,更不怕丢人和低三下四,为了目标不惜一切。

当然,政治抗争者中也不乏行动主义者,他们牺牲不是无谓的,牺牲本身就是价值

一分的牺牲胜于百分的立场;一毫的行动胜于千斤的口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