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民

中国大陆人,流亡海外者。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希望为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群发声者;致力于改善民权民生,做些实事。尽绵薄之力推动思想启蒙和社科常识普及,愿为建设平等与民主自由法治的中国奋斗终身。一个呼吁关注和改变中国精神卫生体制者;反抗校园暴力、网络暴力者,抗争10年,维权两年,现流亡海外,坚持抗争,希望通过努力让中国不再有人被欺负,也不再有人欺负人

2021年缅甸示威:比拼耐力的政治搏杀

發布於

本文已于2月25日发表于《三策智库》:

http://www.senstrat.com/Article/s969.html

     距2月1日缅甸军方发动政变已过去了20多天,缅甸局势越发紧张。近一周来,缅甸各大城市均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总人数超过百万。而缅甸军方也开始使用实弹攻击示威群众,已造成多人死亡。随着冲突的白热化,缅甸混沌不明的前路即将明朗。

     在2月初政变刚刚发生时,缅甸军方一度控制了局势。在政变过程中,军方几乎没有经任何抵抗,就成功拘捕了全国民主联盟领袖昂山素季和总统温敏等人,民盟骨干几乎被一网打尽。当时的缅甸国内虽有反对之声,但整体局尚属平静,军方认为胜券在握。

    但到了2月10日左右,反军政府的力量开始发力。人们由小规模聚集变成了大规模的集会,民众纷纷走上街头,抗议政变,要求军方释放昂山素季等人、还政于民。到了上周,示威运动进一步扩大,从南面的仰光、中部的内比都,到北部的曼德勒和密支那,到处都是抗议军政府的人群。本周,抗议势头不减,全世界都看到了缅甸声势浩大、参与者广泛的示威运动。

    缅甸反军政府示威之所以能形成如此规模,并持续至今,得益于民盟这些年的深耕细植。昂山素季的民盟原本就在民间根基深厚,有几十年的社运历史。2015年民盟执政后,其基层组织更加强大。民盟一直都担忧军人重夺大权,因此早就在为今天的情况做准备。因此,面对军事政变,民盟很快启动了预案,在没有昂山素季领导的情况下仍旧有效的组织了起来,顽强的与军政府对抗。

    而公务人员参与示威游行,则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了抗议者的力量,打击了军政府一方。在本次示威运动中,政府公职人员、医生、教师、国企员工的参与是一大亮点。这些人在缅甸属于既得利益阶层,社会地位很高、职位也非常重要,影响力是普通市民农民无法比拟的。他们毅然选择站在民众一边,使得更多示威者受到鼓舞,示威民众也得到了更多资源。相反,面对公务人员的不合作,军方大受打击,没有前者的配合,军人政权就无法正常运转。

    虽然就目前看,抗议民众占了上风,但最终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下周是抗议运动的关键期。示威者在经过数周的示威游行后,会陷入疲态,参与人数会逐渐减少。军方则正是希望以逸待劳拖垮示威民众。十几年前泰国的“红衫军”示威就曾经声势浩大,号称百万的“红衫军”云集曼谷,但军政府就用拖字诀最终拖得大多数示威者打道回府,然后出动军警对少数坚守者实施清场。几个月前的白俄罗斯,卢卡申科政权用同样的办法平息了要求他下台的示威游行。

    但缅甸军政府也在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一方面是大规模示威游行及罢工、罢课让缅甸社会运转陷于瘫痪,使得军政府无法长期硬撑下去;另一方面是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不断增大。西方国家及部分东盟国家均谴责军方的镇压行动,让军政府投鼠忌器,不敢制造更大规模的流血事件。

    所以,现在双方主要在比拼耐力,看谁首先支撑不住。民盟会动员一切资源维持现有规模的抗议,力求尽快施加最大程度的压力,一鼓作气迫使军政府还政于民。但如果军方扛过关键期,抗议陷入长期化,参与人数势必锐减,再想推翻军政府就万难了。

    缅甸正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若示威者得胜,缅甸民主改革以来的成果将得到保留,民主进程会继续下去;若军方获胜,缅甸将重新回到积弊丛生、专制封闭的状态。缅甸走向何方,就看双方在未来一到两周的博弈结果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