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民

中国大陆人,流亡海外者。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希望为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群发声者;致力于改善民权民生,做些实事。尽绵薄之力推动思想启蒙和社科常识普及,愿为建设平等与民主自由法治的中国奋斗终身。一个呼吁关注和改变中国精神卫生体制者;反抗校园暴力、网络暴力者,抗争10年,维权两年,现流亡海外,坚持抗争,希望通过努力让中国不再有人被欺负,也不再有人欺负人

关于西方国家未及时采取强力措施控制疫情问题的一点评论

發布於

Michael Anti:你说我骂美国政府,被指责是五毛,还情有可原,毕竟这里面有非常复杂的国际政治因素,我骂英国保守党政府我五毛个屁啊。你们崇拜美国就算了(因为我也亲美),怎么英国保守党犯错也不能批评?而且犯得是和全世界完全不一样的政策错误。

王庆民:其实说不定再过几个月,疫情还是控制不住,结果不得不真的“群体免疫”,前面封锁也就白搭了。

这完全可能,国际经济不可能停摆超过六个月,更不可能超过一年。而现在除中国外各国疫情显然没有得到控制,也没有迹象显示会很快控制,各国又没有中国那样的强制控制力,所以最终很可能重新走上群体免疫之路

21世纪的经济,运转的连续性、各国各地区之间的关联性,都是极强的。这也就意味着,世界经济承受不了长时间停摆、中止,人们也不会为了1%死亡率而忍受没有生活的生活。

再说,如果美欧各国未来感染率超过10%,甚至达到30%,基本也丧失了通过管制来遏制疫情的可能,那时也不得不放弃各种防疫措施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疫情初期西方能做的事也很有限啊。国际人口流动那么频繁,怎么堵住?难不成还没什么确诊时就闭关锁国?当然如果现在看这的确是得而偿失的,但人们没有长前后眼,谁知道传染性这么强危害这么大?疫情未严重时彻底封关看起来得不偿失,等到比较严重时封锁又没用了,现在的结果有必然性

毋庸讳言的说,西方国家重视自由和人权,在疫情面前就是软肋。这就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做到中国的控制力度,也就意味着防治的失败。

中国的专制体制可以通过滴水不漏的控制、牺牲少数人人权成全多数安全,就像铁轨难题,中国可以毫不犹豫搬道闸,从功利上大胜。西方囿于人权,半控不控,封锁几乎必定失败

西方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学习新加坡、台湾、日本的方式,在继续正常工作和生活的基础上,通过积极干预、个人自律,让疫情相对和缓,然后慢慢等待疫情消亡或者疫苗研发出来。

不过因为西方和日台新不是同一文化模式,后者的成就前者很难复制

Michael Anti:就一句话,从1月下旬开始,中国媒体(财新、三联、中新周刊、中青报等)记者至今还在武汉、美国NYT/WSJ/WP三大报记者在武汉每日坚持报道到最后被中国外交部赶走、李文亮和其他医生用自己的生命和前途吹哨,都不能让英美两国早点明白这个病毒真的很毒、还说自己被中国数据骗了?真矫情啊这些政客。

王庆民:但是即便知道疫情严重,也不知道严重到需要封城封国啊。没有病入膏肓,谁肯下血本预防?居安思危是好,但是也要权衡预防的代价。如果疫情没严重到现在,各国领导人就像现在这样封锁、停业,选民一定会骂死他们。不见棺材不掉泪,看不见实实在在的伤害,所有预防都会被视为小题大做、哗众取宠,得不偿失

对于一个新型疾病,即便专家学者都不能确定其危害究竟如何(只能大概估计)。现在都关注病毒危害了,可是经济民生呢?没了钱失了业,怎么活下去?领导人不能顾头不顾腚

我个人的观点,其实倾向于学习新加坡的模式,除了少数娱乐聚集型行业,其他一律正常运行。如果自律的好就是新加坡日本的情况,自律不好就是意大利英国。

但是我看都比全面封关封城要好,哪怕现在大多数国家包括像印度都开始搞起封锁了。

吃不上饭或者闷在家里坐吃山空,比疫情吓人多了

我看啊,再过不超过两个月,如果各国疫情还是没有有效控制,放松或者放弃管制是必然选择。

人需要自由、需要工作/学习、需要像人一样活着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