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民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希望为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群发声者;致力于改善民权民生,做些实事

关于在Matters上遭遇的一些事(续)

發布於

转了乔木先生的Matters,又想到在那遭遇网络暴力的事,然后又想到这个精神科医师的言行。

然后我又去看了下这位的文章和评论,还有Facebook,真是大跌眼镜……

例如这个林寓森转发并称赞了这篇《面对霸凌》的文章。文章讲到“旁觀者可以做的是,在不涉及危險的情況下,鼓起勇氣讓被霸凌者知道自己不是友誼網絡中的一座孤島”

可是这位林先生在现实中是怎么做的呢?

在Matters也没什么危险,但为什么当了网络暴力旁观者乃至客观的帮凶呢?


这位林寓森既然很清楚精神疾病诊断的困境与争议,也知道被利用来进行污名化,但是为何还“宁可错杀”呢?这个是只指评论张洁平的手下李映昕的身体健康,还是包括对精神健康和疾病问题呢?难道他在工作中、诊断过程中,秉持的也是这个原则?

他知不知道这比司法冤狱更能毁坏人的名誉和身心?有同理心吗?






看了下这位的评论区,真是……和假冒吴敦义、攻击同性恋(看评论林寓森是知道的)、对女性反性侵运动的这个网络恶棍谈笑风生;和Matters团队成员打得火热,然后对其他人摆出离地三尺的官僚语气。

最后一张图片,他提到“人处于整体社会氛围、受群体影响……的行为”。不知他如何评价香港示威者的打砸烧?


原来这位觉得“不对好坏过度强调”就是“涵容”。那请问台湾追究“二二八”是不是不够“涵容”呢?张洁平和她的团队怎么不涵容我讽刺攻击她呢?

还有这PTT评论区满嘴脏话的东西,他们做“涵容”了吗?对这些东西大陆人要涵容吗?还北欧什么的,北欧西欧允许发表这种仇恨言论吗?

看看美欧如何不涵容仇恨和歧视的





“當我們選擇「排擠」而非「包容」,選擇「對立」而非「溝通」,甚至只是簡單地選擇了「自掃門前雪」時,「惡」已經離我們不遠了!”

然而你们自己是怎么做的呢?在你们写下“我們與惡的距離,其實是零”这句话同时,你们有没有在言辞、行动上去忏悔、包容、改变、奉献、救赎呢?



很明显张洁平林寓森等人自己就没做嘛。

我去端传媒时候,你们怎么样对待我的?是选择了“排挤”还是“沟通”,拒之门外更像哪一种?这算不算“自扫门前雪”呢?

而且你们知道自己与恶的距离是零,然后呢?有改变吗?不要说改变世界,有没有改变你们自己?

https://twitter.com/zhengyichangcun/status/1117406669661773828?s=21


看到《中国米兔运动全记录》链接居然有Matters,点开果然发现恶心货。

这个假的“吴敦义”就是典型,很像李剑芒,都是擅长诡辩。例如明明白白的事,但是不易获取物证,就要你找证据;男性侮辱女性可以,女性反击就被他找茬……不胜枚举。

我只想问这东西一句,“你母亲、女儿被性骚扰时候可能有证据吗?”





连明文规定的社区约章、用户协议都不遵守,还谈个鸟的“包容”、“沟通”啊。

不让你们多高尚,白纸黑字的契约先遵守再说吧

https://twitter.com/zhengyichangcun/status/1148568513990352897?s=21

张洁平林寓森之流,不仅不禁言这样的东西,还去谈笑风生。林奕含就是被这种环境逼死的。我相信这二位大致知道林的事情,而且可能还表示同情。

然而现实里对于这种流氓恶棍,一个个做起了“平庸之恶”

https://twitter.com/zhengyichangcun/status/1166857228785246210?s=21

你们“涵容”假柯文哲、假吴敦义这些网络流氓,却是不“涵容”我,这就是你们“普世理想”?你们这些“坚毅行者”是走在什么路上的?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