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齊佐飛力尼克

读读,想想,写写。

0624|特朗普说要向东,高官们偏偏说要往西

發布於

不能做主的美国总统

美国最高的传染病专家Anthony Fauci对众议院的议员们说美国的疫情现在正在面临着令人不安的飙升,他认为各州重新开放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没有充分的计划和检测量来追踪接触过感染者的人。和特朗普只表现出积极一面不同,Fauci觉得疫情形势是“大杂烩”,有一些亮点,但也是乌云密布和许多未知因素。他说纽约做得很好,但其他州的疫情增长让他很头疼。

虽然过去几天死亡人数有所下降,但Fauci认为以此作为疫情缓和的证明为时过早,因为“死亡人数总是大大滞后于病例人数”,所以这个趋势有可能出现逆转。

一些官员辩证说他们在对抗病毒方面取得了进展,包括研制出了一种疫苗。Fauci对此既乐观也谨慎地表示疫苗可能在明年初准备就绪,并在明年秋末前提供给医生做测试。

不过他们明确表示不同意特朗普说的病毒会“逐渐消失”,C.D.C.的主任Robert Redfield称这次疫情是“一个世纪以来我们国家和全世界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并警告说疫情会在流感季再次爆发,所以今年注射流感疫苗将会更加重要。

特朗普在周末的竞选活动上说他曾要求“我的人‘放慢检测速度‘”(注:特朗普说放慢检测的消息点击「这里」查看第2篇新闻)以减少感染病例,但Fauci否认了这个说法,他说他和他所认识的任何其他官员都没有接到这样的要求,他们反而在加大检测量和检测范围。

此外,尽管特朗普已经决定退出世界卫生组织(注:特朗普决定退出世卫的消息点击「这里」查看第2篇新闻),但Fauci和Redfield表示他们仍然会和世界卫生组织保持密切的联系,“即使有来自白宫的政策问题,但在操作层面上我们通过非常有意义的方式和W.H.O.保持的交流,这种方式是每天进行的。”Fauci还补充说到他现在仍每周和世卫通话,和国际医疗官员保持联系。

而Redfield更是表示特朗普虽然决定对世卫撤资,但C.D.C.有能力规避这个,他说:“我们有能力通过不同的机制为行动提供资金,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我们需要完成的公共卫生工作。”

不能做主的特朗普。减少检测?不,要扩大检测。退出世卫?不,换个合作方式。


欧洲或会限制美国入境

欧洲的国家急于恢复经济,正准备重新开放边境,但根据《纽约时报》看到可入境旅客名单草案显示,美国被排除在外,因为美国一直未能控制住疫情,俄罗斯和巴西也不在名单里头。

报道称欧盟的成员国仍在就两份可能接受的游客名单进行讨论,这两份名单是根据各国的疫情情况拟定的,名单中包含了中国和乌干达、古巴、越南等发展中国家,但美国不在名单内。

这对美国的威望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也是对特朗普处理病毒方式不言而喻的否认。美国有超过230万例感染,超过12万人死亡,是全世界最严重的。在3月欧洲成为疫情热点中心时,特朗普说为了保护美国人而禁止了大多数欧盟国家的公民前往美国,这激怒了欧洲的领导人。到了5月底和6月初,特朗普表示欧洲疫情有所改善,并暗示会很快取消对欧洲的限制,但最后什么都没发生。

现在,欧洲很大程度上已经遏制了疫情,而美国的感染人数在过去一周却出现了激增。

美国自己的媒体好喜欢这样唱衰自己的国家,为什么我看了心里会有既幸灾乐祸,又不是滋味的矛盾感呢。[笑哭]


巴西法官怼总统

巴西的一名联邦法官罕有地指责他们一再否认新冠病毒危害的总统,他批评Jair Bolsonaro在公共场合不戴口罩。这位名为Renato Coelho Borelli的法官在周一晚间发布命令警告Bolsonaro如果在公共场合不戴口罩,将面临400美元的罚款。

在这一命令出台之际,巴西的感染人数在周末已经超过100万,死亡人数超过5万,近几天经常有单日死亡超过1000人的报告。

尽管首都巴西利亚已经要求居民在户外时都要戴口罩,但人们常常看到Bolsonaro不戴口罩,有时还会和人们握手和鼓励他们。该法官在判令中说“简单地搜寻Google”就能找到Bolsonaro不戴口罩在巴西利亚四处走动的照片,“让其他人暴露在引起了全国恐慌的疾病中”。

这样说好像很黑心,但是心里还是暗戳戳地希望这个**总统最好中招。


世界第一球员确诊

现排名世界第一的男子网球选手Novak Djokovic在周二宣布自己和妻子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他对此表示道歉。就在此前几天,由他发起和组织的表演赛遭到了越来越多的批评,后来有球员和教练员发现感染了病毒。

Djokovic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我对我们的比赛造成的伤害深表歉意。”这项表演赛原意是将一些优秀的网球选手带到一些巴尔干国家,其中包括Djokovic的祖国塞尔维亚参赛,并为他们提供一些收入,也为自3月以来就没有看过职业比赛球迷提供一些娱乐。

然而在比赛期间,没有强制要求看台上的观众保持社交距离,也少有观众戴口罩。一天晚上,球员们在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参加派对、踢足球、打篮球,他们握手和互相拥抱。

除了Djokovic,另外三名著名的球员也确诊了,包括Grigor Dimitrov、Borna Coric和Viktor Troicki,还有两名教练员也不幸感染。和引起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当局的担忧,他们担心运动员们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感染。

在举行比赛之前,克罗地亚的沿海小城扎达尔是没有感染病例的。Djokovic在周二表示:“我相信我们这次比赛符合所有的卫生规范,这些地区的卫生状况看上去都很好,我们终于可以团结起来从事慈善事业了。但我们错了,这次比赛还是太早了,对于这次赛事和每一起感染病例,我都无法表达自己完整的歉意。”

4月份的时候Djokovic曾暗示自己不愿接受新冠疫苗的接种而引起一些轰动,他说他知道什么对自己的身体最好,不过也保持开放的思想。他是自然痊愈的拥护者,并在上个月的广播节目中坚称“水中的微粒能反映我们的情绪”。不过这次他似乎准备好接受传统的医疗方法了,他敦促所有参加这次表演赛的人或和他们有过接触的人都接受检测,并保持社交距离。

联想到《Educated》这本书,主人公花了多年的时间才终于摆脱父母强加在她身上的自然痊愈疗法和对现代医学、对学校教育的质疑等固执己见、无视外界的世界观。这是一本好书,推荐大家去看。


世界疫情杂闻

专家警告说拉丁美洲不平均和密集的城市分布、大批非正式工人不间歇的工作和医疗资源的匮乏会破坏他们国家对抗疫的努力。而一些国家的政府无视危机、含糊其辞发布应对措施、无视科学或专辑的指导、隐瞒数据否定疫情的严重程度,使得情况变得更糟,拉丁美洲的死亡人数在一个月内增长了一倍以上。但也有表现良好的国家,乌拉圭和哥斯达黎加等似乎逃过一劫,而古巴依靠军事化管理似乎效果比大多数国家要好。

法国制药厂Sanofi在周二宣布计划加速一个新冠病毒疫苗的临床试验,希望能在明年上半年获得批准,该公司和合作伙伴最初预计最早在今年下半年推出疫苗。

秘鲁在周二报告了3000多例新增感染,总病例突破26万。作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秘鲁根深蒂固的不平等和贪污阻碍了该国防疫的早期步骤。

新加坡总理宣布将举行疫情爆发以来的第一次选举。


新闻来源:

https://www.nytimes.com/2020/06/23/world/coronavirus-updates.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20/06/23/sports/tennis/novak-djokovic-coronavirus.html

0623|美国西雅图被抗议者占领的区域枪声再起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