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齊佐飛力尼克

读读,想想,写写。

「音」吐槽向|复读机的新高度、土掉渣的自制回音

發布於
封面

心情很糟,本来以为听一下马叔的新专辑可以放松一下,没想到这是一张让我心情更糟糕的专辑。

怀着对马叔的深厚感情,即使在他连续三张不好听的专辑打击下,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要听他的第四张,但即使不怀抱任何希望,还是被雷到了。

其实在《We Sing We Dance We Steal Things》之后的马叔就已经不是我欣赏的马叔了,虽然还是那个皮囊,还是那个声线,甚至还是一样喜欢煲热爱生活的鸡汤,但他在音乐上的灵气随着大红大紫后就消殆了。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他退步的程度是这么大。

音乐风格依然是原来的音乐风格,流行乐基础上将雷鬼的元素贯穿了整张专辑,我猜是在旋律创作心力不足的前提下找的切入点,试图让单调重复的曲子不那么乏味和苍白。我还猜大部分曲是在词之后写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词本身很烂!而曲子根本没能掩盖词的苍白,大概率是硬拗出来的曲。

现在舞曲是欧美流行乐坛的主角,大凡出色的舞曲都有相当抓人的hook,所以重复简单的歌词反而更能突出hook,并加深印象。但这次马叔的歌词除了让人听到他满满的正能量、岁月静好、感恩的心之外,就是凸显他在表达上的匮乏和用词上的贫瘠。

重点批评两首。

「Hearing Double」:非要说他有创意我也勉强接受,但真的很囧,这个创意简直达到了复读机的新高度。他不是将一句歌词重复,而是将一句歌词里每一个单词重复一遍。例如一开始就将「I love you so much I have to say it twice」唱成「I I love love you you so so much much I I have have to to say say it it twice twice」,整首如此,而且重复的词旋律是一样的。如果把词砍一半,整首歌除了短一半以外,旋律不会发生大变化,可能更不会有一种磁带卡了的Feel,说不定还没这么难听呢!

「Wise Woman」:没记错的话这首好像是先行曲,本来对曲子没有太大意见,着笔写对一位女性尊重的主题我也是欣赏的。但是一到副歌,我就又囧了,「Cause she‘s the wise, wise woman, woman, woman. She keeps my mind open, mind open. Yeah, she's a wise, wise woman, woman, woman. She keeps her heart open, heart open.」把歌词唱两遍也好三遍也罢,是hook我都没意见,但你重复唱三遍「woman」还要刻意营造出回音的效果又是何必呢?是制作缺钱做回音的特效吗?这跟小S原地蹲下站起装有升降台有何区别!如果说是为了搞笑,fine,我道歉。

大概有人会说听欧美的流行乐这么在乎歌词怕不是傻子。我跟你港,我几乎是一个可以完全不在乎歌词的人,就最近蹲妹和傻脸娜满是复读机式歌词的专辑听得我不知多上头,还有Marina的「Baby」我都能听到下海,不对,瞎嗨。但是马叔这张专辑听了让心情跌入谷底的我选择原地死亡。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