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齊佐飛力尼克

读读,想想,写写。

那一天,我拿到了两个心仪的Offer

谎言是生命力最旺盛的生物。

01.

坐了半小时的冷板凳后,HR直接把我领进了老板的办公室,然后和我一同坐在长沙发的两端,尴尬地相视一笑,因为老板还在和电话那头热火朝天。她是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女士,浑身散发着成功人士的光环,但显然她不希望将自己的形象塑造成过于强势的模样,脸上的笑容亲和得有点儿刻意。

五分钟之后她放下手机,在办公桌那头拿起我的简历走过来,不带架子地坐到了我的左前方的椅子上,语带和善地让我开始自我介绍。她低头扫视我的简历,在我讲到第一段工作经历时她友好地用问题中断了我的自述,我们就此开始了接近1个小时的对谈。

她不吝于表达对我的肯定,频频微笑点头,并不时以赞同的语助词给予回应,或许我已经捕获了她的欣赏。这一次有戏,但我的心思并没有一昧地沾沾自喜,因为思绪的另一端是下一家公司在4点钟的二面,这是我耗费了一个星期盼来的。

时间分秒地走,走过3点,老板终于主动结束了交谈。松了口气,剩余的时间足够让我体面地抵达下一家公司。我计划在小解后便以冲刺的速度启程,但出来后发现HR在洗手间门外候着,说还有两位人物想和我见一面。着实不好拒绝,只能默祷这两位人物手脚利落些。

墨菲定律见效,我被安排在小房间里又静待了10多分钟。终究是坐不住,推开门去找寻消失了的HR,我要去参加下个面试,你们不要拦我!真话当然开不了口,于是乎今天的第一个谎言诞生了,而这一个谎言,如同一个小雪球,开始从山顶往下滚去。

02.

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和老板一样,两位人物毫无威严得让我意外,笑容和善得可以让人卸下心防。他们问起我赶时间的下个行程,我编了一个自认是万全的借口,父母从老家上来了,我需要赶去接待他们。

他们表示理解,同时表达耽误我的歉意,但为了省去我二度上门的繁琐,他们坚持继续这次面试,我将其理解为求贤若渴。迫于歉意,他们似乎努力压缩面试的进程,将关注的问题尽量简化,并不深究我的回答。最后,我在4点前得以离开,以迟到了大半小时的形象踏入下一家公司。

这家公司的第一轮电话面试发生在上一个周四,接到电话的我站在马路旁和项目负责人干聊了大半小时,随即HR通知面试通过,并会安排在近日进行第二轮现场面试。然而一等就是6天,在最终时间确定之前我都快以为自己被遗弃了。

原本安排的面试时间是3点,先见之明让我要求延后一个小时,可还是超出了自己的预期。过分顺利且利落的面试进程跟先前的两小时形成了强烈对比,在外头守候面试官的时间远大于不到10分钟就结束的对谈。或许他们只是基于礼节走一下过场,便把我打发走。我的心悬着,没有落脚点。

顾此失彼,两头不到岸。催促面试官,匆忙离开,不够珍视这次机会;不守时,职场大忌,迟到半小时,不够重视这次面试。

一个谎言为我争取来的有限时间,换来一场忙活,丢掉一场相识。如果成真,性价比极低,真不值当,必定捶胸顿足。

03.

仲夏的烈日到了6点还高高悬挂着,心里的蚂蚁在热锅上坐立难安,急切等待着今日若不出现便等于永不相见的Offer,与沉默手机的对峙成了不想发起却也不肯消停的小把戏。

陌生的来电点亮了手机屏幕,拨开空气中的静谧。和第一感觉相符,我得到第一家公司的赏识,他们还愿意给我与正式薪资相近的试用期薪资。这样的拉拢让我受宠若惊,以往总是被压制,今日翻身做主人。是时代变了,还是运气来了?

祸不单行,福不重至,这个定律在今天居然失效了。第二家公司的Offer在10分钟后姗姗来迟,更巧的是,他们也给了和上一个Offer几近相同的待遇,和相同的入职时间。都是虚位以待的岗位,也都是我心仪的归宿,我得二选一,下周一就便走马上任。

两家公司的作息时间和通勤距离稍有差异,可这并不在值得衡量和考虑的范围。第一家公司挑战性更大,锻炼的机会更多;第二家公司的背景更好,和自身的工作经验也更匹配。不分轩轾,可我选择的天秤有所倾斜,内心深处不希望真心赏识我的老板失落,但毫无上进心的我在此刻已经准备好对第二家公司说“我愿意!”了。

不想因此陷入自我拉扯,持续多日的自我质疑已经烟消云散,我要尽享这努力得来的双份快乐。

04.

无脑的瞎乐没能持续满一天,第二家公司的HR在翌日早晨9点便联系我索取办理入职的个人资料,以应对公司冗长的流程,早早将工号开通好,好在下周一顺利入职。

编个借口搪塞一下,让快乐多延续半天?邪恶的念头一闪而过,理智告诉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不必再打任何如意小算盘。放弃抵抗和挣扎,把资料整理好打包发了过去。原本当天还有场由一份固执于报恩的简历为我争取来的面试,此刻不想四顾茅庐,便顺势取消了,真不必增加一个不会选择的选择。

虽说是第一顺位,但我对这家颇为神秘的公司仍心存顾虑,我连办公室都还未踏足一步,而且接下来工作内容在脑中的概念依然空泛模糊,内心有一种自己会不喜欢这个岗位的莫名危机感。

坏水在肚子里溢出,想要留一条反悔的后路,势必要对另一个Offer使出缓兵之计了。我在周日的早上给那位HR发信息说家里有事,需要回一趟老家,希望能延后到周三再入职。她同意了,但也询问了具体事由。那个在面试当天出世的谎言开始成长,我顺着那个谎言编说父亲身体有点小问题,她便不宜置喙了。

我怀抱着对父亲的歉意在周一入职了第二家公司。

05.

放弃第一个Offer的演讲稿还未开始草拟,催促入职的电话已经在周二早上杀过来了。下作的我为了保护真相、拖延时间、埋下伏笔,竟任由那个谎言饕餮饱腹,愈发茁壮。“父亲的病情比较复杂,可能短时间内我都要留在这边照料他。”

“短时间是多长时间呢?一个星期?还是?”

电话那头的善解和大方让我羞愧难当,但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顺着前言往下走,“我也不能确定,”为了安抚她的失望,我再次扩容令自己羞赧的谎言:“我也很希望能尽快入职,但这边的事可能会让我三天两头请假,我担心不能全身心投入工作。”

进取的她没有踩中我设下的圈套,她不掩失望之情,结束通话前表示会向公司说明情况:”这样吧,公司对你也比较认可,现在情况也确实比较特殊。我们会继续找新的候选人,结果也会同步给你,如果你有什么进展,也及时和我同步。”

他们对我的重视程度超出了我对自己的认可程度,我不禁陷入沉思,究竟是面试时的我演技太好,还是现实中的我过分谦虚了。

第二天她再发来消息:“公司这边对你的情况表示理解,我们在广州那么多年也有一些资源应该是可以帮助到你的,你看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跟我说。”

不怕当一个无情无义的渣男,就怕当一个有良心的渣男,被错付全心全意的投入,自己却仍在暗度陈仓,无地自容的窘迫感受油然而生。

06.

该怎么回复才能好聚好散,并且留下一线,日后相见呢?以前有好友抱怨不知该如何提分手,一拖再拖,我便会对他们骂骂咧咧,为何不直接了当拒绝对方?为何要耽误对方的人生?此刻那些批评竟反弹到自己身上,着实丢份。

“真是太太太感谢了,我会把事情处理好的,也希望你们不会因为我耽误工作的进展,有合适的人选就定下来,有缘的话我们一定可以合作的。”思前想后两小时憋出来的回复,被她轻描淡写的一句“嗯嗯,有需要随时说哈”四两拨千斤,既显得她有情有义,也显得我的攻击吃力不讨好,犹如对着棉花团左勾拳、右勾拳,笨拙得很。

终究是我低估了自己在那一个小时面试中散发出来的魅力,消息停歇了几天后,那位HR的电话再度袭来,目的依旧,就是想要拥有我,她甚至愿意给出1个月的等待时间和薪资的调整作为条件。

实话实说,条件相当吸引。可我薄如蝉翼的脸皮不允许我坐地起价,慎小谨微的胆子告诉我一旦答应了就等于暴露了前情的阳谋。而作为忧天的杞人,最担心的是届时辜负对方的期望,暴露了自己不过是个庸才的事实,不值得他们此刻的珍视,终将徒增自己的工作压力。实在不愿让自己走上被捧至的神台,踉踉跄跄的患得患失,是敌不过脚踏实地的安心。

玩笑开多了也就成认真的了,欲拒还迎的感谢说了几次后真正的意图也就不言而喻,彼此心照不宣了。那位HR终于是没有再联系我,是找到合适的人,还是识破了我的计谋,于我而言已经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该如何安抚我那无端膝盖中箭的父亲。

父亲,我对不起您啊!


简历の报恩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