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齊佐飛力尼克

读读,想想,写写。

简历の报恩

01.

第一次面试的前一个晚上,我在睡前点开求职APP上的岗位要求,准备脑补一下明天的应答。然而看到焕然一新的描述时我开始了自我怀疑,这,这是我投的那个岗位吗?虽然我本身自大自满,但也不至于自不量力到投一个既超出能力范畴,也脱离我职业方向的岗位。

在与面试官相视而坐的一分钟后,我能看到他尴尬的口罩之下裹着“唉,又是白费心机”的感言,但他保持克制,冷静并且友好地告诉我,这次是HR的失误,因为他之前把岗位要求改了,HR没有及时更新,我和现在的岗位要求不太相符。

空气之中的沉默延续了两秒,我是在压制内心感到被羞辱的怒火,他是在为打破尴尬气氛找寻切入的话题。

我先开口了,刻意语带欢乐地说:“难怪,我记得我是看到岗位要求很符合才会投的,但是再看的时候就感觉不妥了,呵呵。”

“不好意思啊,”显然,他是一个很有素质和教养的中年小伙,“这个岗位对专业的要求比较高,对于没有经验的人会有很大的压力,之前就有人进来一两个月后就熬不住走了。”

“嗯嗯,我明白。”我并不想多做挣扎,只想尽快结束这场如坐针毡的尴尬,可我却心口不一,面对他的滔滔不绝竟情不自禁地不时穿插一些附和,使得他的话匣子越打越开,以至于话题到了最后他居然得寸进尺问我是广东哪里人。

我逮到了这个终结话题的绝妙时机,冷淡地说出答案后迅速收住尾音。看到下台阶的他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匆匆地结语,并把我送离。

离开冰冷的办公室后走在烈日底下,我像是一根融化了的冰棍。


02.

第二次面试发生在两周以后。那家公司的另一位HR在招聘平台向我发送投递邀请,岗位要求与上次的大致相通却不甚相同,若上次岗位与我的符合度为20%,这次则有50%。

内心是拒绝的,可那位HR坚持说我的简历十分符合岗位要求,让我试试。却之不恭,于是我就接受了再登宝殿面试的邀请。预感告诉我尴尬的画面大概率会重现,被当场拒绝不是惊喜,大招会是再次面对同一位面试官。一向不准的预感没有告诉我这次预感是准的。

在我踏出电梯来到透明的玻璃大门前时,对面恰好就出现了那位面试官的匆忙身影。我该直接转身走吗?诚信是很重要的,临阵脱逃也不光彩,既然应战了,那就迎战吧。说得如此壮烈,不过是我还心存侥幸,期盼面试官不会是他罢了。

坐在等待面试的会议室里,形形色色的脚步路过,我的关切眼神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他的每一次路过都会让我的心脏遗失一次跳动,一股股急剧上升的肾上腺素冲击大喊着“你不要进来!”的大脑。我的祈祷、我的喝止都没有应验,他翩翩而至,坐到了我的对面。

不想尬演,我决定先下手为强,他一坐下,我便开门见山:“上次面试我的也是你。”

他作恍然大悟状:“我就觉得这么眼熟呢,应该是我们HR搞错了。”他把HR喊了进来,当着我面询问为什么会叫来同一个面试者重复工作,并叮嘱她之后要注意。

他回过头来准备启动这场不得已的面谈。据说,面试官们得到的培训指引是无论面试者符不符合要求,都不能匆匆将其打发走。遵循这个准则,他很负责任地再次和我聊了20分钟,并饶有热情地向我介绍了几本进入这个岗位的专业书籍。作为只顾风度、不要温度的我相当配合地拿出手机记录下他推荐的书名,中间还故作兴致勃勃地打断他问:“哪个‘zhōng’?”

在起身准备离开的那一刻,我的目光落在了我二度落入他手上的简历,纠结应否将其取回。浪费打印的一块钱事小,无故消耗地球的资源事大。可惜,面子问题成了环保问题最凶猛的拦路虎,我最后决定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着那张A4纸隐隐约约散发出来的怨念离开了。

离开冰冷的办公室后走在烈日底下,我像是一根融化了的老冰棍。


03.

一个星期后我在求职APP上发现这家公司的另一个办公地点也在招聘,而且有一个适合我的岗位,不信邪、鬼迷心窍的我决定冒险投一份简历看看还能发生什么荒大谬之事,为我的人生道路铺设几颗诡异的石子。简历顺利通过了,忐忑不定地来到面试现场,我暗自祈祷不要再遇上前两次那位面试官。可如影随形的吃瓜小魔鬼竟在我耳边呢喃:如果又是那个他,那这场反转戏码可够精彩了。

好戏没有上演,幸运的我迎来了一张陌生的面孔,经历了15分钟平平无奇的常规交谈,自我介绍后他问我答、我问他答。他肯定我的能力,但我知道这同时也是在否定我的资格。随后他让我回去等消息,我知道当天没有Offer的通知就表明这面试99%是黄了,这是经验之谈。

离开冰冷的办公室后走在烈日底下,我快速地舔着一根在7仔买的冰棍。


04.

Offer的通知终究是和预期一般没有出现,但故事却没有似我预期般就此结束,反而走到了更加令人始料不及的玄幻节点。

时间往后拨了一个星期,一通电话把故事拉回正轨。那家公司的HR告知我的简历被他们新来的总监拾遗,他认为我符合之前面试的岗位资格,希望能与我在电话中进行一次沟通,如果没太大问题就可以给Offer了。

这不应该是傻白甜的玛丽苏职场剧才会出现的情节吗?上天竟如此眷顾我?不,我不信神鬼这一套,我相信这是因果循环,是我在同一家公司忍痛割舍的三份简历「sān kuài qián」换来的一次回眸。

面试电话到来的时间相当巧妙,翌日早上的10点,我身处麦当劳收银台前,拿着二维码准备为我的早餐付款,手机就在刷码的一瞬前响起,而这通长达半小时的来电则让我眼睁睁痛失了一顿麦当劳的早餐。

对面的声音听着是个憨厚的中年男性,有点笨拙,有时候还有点口吃。

他有点像是一个算命师,看了我的简历便猜测我的性格是适合这个岗位的,并觉得我与他之前带过的一个下属的性格很像。该下属正是我的校友,在他的领导下实现薪资翻番的成就。他还告诉我他曾经去过我前司面试,拿到了Offer但最终没有去,原因他没说,让我觉得这有吹牛的成分。前司确实曾经招过和他同一所大学的大神,传言说那位大神因为薪资太低而没来就职,是不是他?我觉得不像。

“电话聊得也不够清楚,要不你明天来我们公司当面聊一下吧,反正最终还是要见面的。”这又和HR当初的诺言相违背,我难免有了再次被欺骗的感觉,可转念一想,于我又没有损失什么,当作一场尔虞我诈的游戏,会一会这位大神也未尝不可。我答应了邀约,明日三登宝殿。

离开冰冷的麦当劳后走在烈日底下,我去吃了一份免费的肠粉。


05.

咦?我似乎遗漏了一些细节?我接触过这家公司的三位HR、三次去到现场面试、提交了三份同样的简历,这次意外的宠幸是究竟哪件事带来的?直到该公司HR的再度来电时我都还不能确定。但聪慧如我,灵光一闪让她在求职APP上给发我一个消息,我得以确认她的身份,真相终于浮出了水面。

简历世界的子民一辈子只有一个使命,就是帮主人敲开求职的大门。为主人谋得一职的简历成了英雄,失败的简历或被丢进碎纸机,或被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告别这个世界。

而就在一个多月前,有三个血脉相连的简历兄弟先后把主人送进被同一家公司却先后被判了死刑,但比不锈钢还要倔强的二弟捕捉到主人离开前的不舍「kōu mén」眼光,他心生幸福!他顿觉振奋!他感到不甘!他努力爬出废纸堆,奋力在新的面试官面前再次展示主人的真正风采,完成自己光荣的使命。他成功地吸引了这位面试官的注意力。

最后,我将这个故事美其名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