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齊佐飛力尼克

读读,想想,写写。

每日读报摘写|停更通知

​大概在意的人不会太多,我也认为不会有人会真的以这个栏目作为获取资讯的窗口。创立栏目的初衷是希望能在闲赋时锻炼一下自己的破英文,读了几天报纸后认为有些内容是可以记录下来的,随后便觉得这些记录或许应当分享出来。

人一旦踏上了分享的不归路,直到停下来那一刻,挣扎、纠结和喜悦都还是会伴随着。过后回想,必定会质问自己开始值不值得?坚持长不长久?结束窝不窝囊?

4月7日的第一篇读报摘写面世,7月22日最后一篇站岗,我坚持了3个多月在早上开始这份兴趣,虽也偶有晚发的记录,但一直告诫自己坚持日更。

必然有情绪不佳想搁置一旁的时刻,但心有不甘又默默敲起了键盘;也肯定会有新闻十分无趣的日子,重复的消息涌现,不值一提,但按捺不住开始后形成的惯性力量。

更多的是对这份兴趣的价值怀疑在冲击着自己的耐性。

再虚伪如我也说不出不在意阅读量、留言量和关注量这样的话,三个月的时间带来的增长数字对于一个内容分享者而言是不及格的,我对这个栏目的定位不高,可惜我的虚荣心太平民化了,它不容许我不以为耻。预期却也十分意外地有几个固定的读者,我将此决定最大的歉意致于你们。

另外一份歉意还给自己,不是因为这份放弃显得之前的光阴被耗费了,而是在此期间认识到自己的人生被经营极其零落,越发不自信。原因有二,一是自身储备的知识极其有限,二是自我阉割和摇摆极度频繁。

说是要报道世界的新闻,但当今敏感的中港台朝等地区便常常被自己莫名移除世界之列,视而不见。试图暗度陈仓的化名消息也发布得战战兢兢,生怕哪天被抓住小辫子拖向深渊。到了后来美国疫情二度恶化,报纸上大幅地报道更让我失去耐性,如同狼来了一般叫人不耐烦,破纪录的新闻也就不屑一提了。

在每一篇报道下试图添加自我思考的注解让栏目不沦为简单的新闻转载,但这个没有规范要求的注解却常常耗尽我的时间和脑汁。自此我更是佩服尖锐和敢言的人,满脑子枪炮的我手中开出的不过是一朵没有颜色的塑胶花,要么将倾泻而出的一段文字后退删尽,要么净写些无关痛痒的废话,或是冷嘲热讽却也不见有趣的暗话。

更让自己感到羞赧的是我会试图说服自己接受这种自诩为温和与中立的风格,但我自己清楚这只不过是懦弱与无知的混合体罢了。

不过,这一趟经历让我找到自己的制限所在或许也称得上圆满吧。

这个栏目停了,但阅读和写作的习惯不会停,往四处张望的眼光和思考不能停。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