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齊佐飛力尼克

读读,想想,写写。

又汗又囧「三」:系统升级,医保着急

第一回讲到一个冷酷的牙医全程漠然地为我修补了一颗牙齿的囧事。

我以为这会是我重新饕餮各式美食的起点,可天不遂人愿,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那颗修补后的牙齿没有给我留下太多齿颊间的美好记忆,就又坏掉了。回去找到那个医生,拍了片子,被告知那颗牙的神经已经没了,需要做根管治疗。我本该发难,责备医生由于上次的疏忽,让我无辜受罪,包括钱财上的。可是我选择再次相信他的诊治,我也不打算倾吐这一转变的心路历程,一方面是说出来没太多意思,另一方面是有比这更囧的事情发生了。

事情发生在5月4日,我依照医生的预约来到医院进行根管治疗的第一次复诊,过程很顺利,没有值得吐槽的事。约定了两周后进行根管治疗的最后一个步骤,心想着好日子总算真的到来了,怀着愉悦的心情去缴费。然后,我被告知,我的医保卡被冻结了!而且如果要使用医保统筹的话,必须在3天内把钱缴了。

又是一个令人措手不及的意外事件,在我这个常往医院奔跑的药罐子身上可从未发生过呀。综合护士妹子和社保局工作人员的意见,事情的真相大概是敝公司没有按时交社保的费用,医保局没能及时同步数据,导致医保卡被冻结。

敝公司最不好惹的就是HR大婶,我是不敢贸贸然在节假日扰其清梦的。可好巧不巧,社保局偏偏选在五一期间进行社保费征收管理系统的维护,我无法查询社保的缴费记录。本已经冒着必死的决心去冒犯HR大婶了,却欣喜地发现有一个愿意为我挡屎的同事抢在我前面被HR大婶破口大骂,最后得到的结论是公司有按时缴费,问题是在社保局身上。

假期一过,社保局的系统恢复了,上面查到的信息是已缴费,但医保局却显示未到账。没有办法了,只能带着公司缴费的证明单据杀向医保局讨回公道。

一个人最蠢的行为是什么你们知道吗?就是自作聪明。我在正打算前往医保局路上淋光一闪,如果我在能用医保卡的药店用医保卡消费成功,那我的医保卡岂不是已经解冻了?那我就能省掉一趟路了。

本打算确认无论卡是否已被解冻就前往下一站的,但当店员告诉我卡能正常使用时我都还没来得及高兴一毫秒,她就进入了销售人员的最高境界:来者是客,她直截了当地问我:“要买什么?”我支支吾吾、扭扭捏捏、婆婆妈妈地憋出了一句:“给我一瓶最便宜的双氧水。”而后落荒而逃。

我怀着13%的羞赧、48%的释然、24%的怀疑和15%疲累心情前往医院,想尽快将事情尘埃落定。然后画面一转,医院的收费妹子面无表情地告诉我:“你的医保卡被冻结了。”有些事情你是逃不掉的,就和你烂也烂得不彻底的那颗牙一样,注定要你为其奔波劳碌。

沮丧地来到医保局,大中午的只有一个人值班,用着龟速扯动叫号屏幕上的数字。实在等不下去了,听到有人说到“冻结”这两个关键字,便不顾仪态礼貌奔上前询问情况,骤时群情汹涌,都是为医保卡被冻结所苦。急切的病患还在等着买药呢,能不苦吗?

别无他法,原来是税局系统出了问题,用户的数据没有传给医保局,医保局不能为用户解冻医保卡。如果紧急的话,要么先垫付后走报销流程,要么先去地税局开一份“协办涵”再来医保局进行解冻。

简直就是脱裤子放屁,不知所谓。群众没有困难,那就制造困难吧。没有请假的我不敢放肆,打算回到公司请示一下,却发现领导不在,而离公司最近的地税局大概一公里,我便吃了熊心豹子胆溜出去,冒着雨来到地税局。社保局也好,地税局也罢,搞这么一出系统故障耽误浪费了无数人的时间和精力,在二楼大厅里等待着的大半都是因为医保卡被冻结的受害者。

一位激动的阿姨骂骂咧咧,这已经是她第二次遇到这样的事了,要不是等着买药,真不愿这样跑来跑去。还有一些404 Not Found的批判语句在此不便显示。

顺利地拿到“协办涵”,当我还在犹豫当下就前往医保局还是明日中午再去解冻的时候,湿暗的天开始瓢泼,上天帮我做了决定,我骑着小橙车回公司了。也许是上天觉得今天奔波的我太可怜了,出于同情心泛滥的原因,他让我先回公司。而当我在位置上坐下不久,就看到领导背着背包走进了办公室,他走进来的时候习惯性用眼睛扫了一下我的位置。呼,逃过一劫。我心想。

还是要去解冻的,要在最后一天上医院把费用结了。趁着中午的时间跑了一趟医保局,又看到一群和我同病相怜的排队人。办理人员态度十分不佳,手续办好后随手把我的身份证一扔,卡片沿着大理石桌面飞速地滑到了地面,我感到羞辱,但我没有选择生气,捡起卡片便前往医院付账。

唉,套用那位在地税局十分激动的阿姨说的话:“不发生在你身上,你也不会急,但不用得意,这样下去,你迟早也会经历这样的事。“

又汗又囧「二」:小确幸和大不幸

又汗又囧「四」:小白鼠的人生主动权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