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齊佐飛力尼克

读读,想想,写写。

乡之碎片「五」:求救的张阿姨

發布於

我本该丝毫不意外的,但我妈讲述这件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事情的严重性。

要不是到了实在无助的境地,张阿姨不可能打电话向我妈求救的,这次她的老公真的把她打得太惨了。我妈把她带到了医院,终于知道这个平时热情而开朗的女朋友多年来都在和什么事情斗争着。我小时候就知道李叔叔会打张阿姨啦,我妈惊诧于我的回答。以前父母出差,会偶尔让我在张阿姨家过夜,有几次夜里听到他们夫妇的争吵,还会不时看到张阿姨手臂上的淤痕。

张阿姨家庭生活不和乐我是清楚的,老公不是顾家的,儿女不是按意愿成长的,而她也不是温婉的家庭主妇,一家四口,各有各的不满和控诉。控制欲满满的张阿姨试图安排所有人活在自己预想的轨道中,即使在老公多次在外寻欢作乐后依旧期盼他能回归正轨。而自己从未尝试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

在饭店吃完饭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受我妈的托,张阿姨再次拉着一年只见一两回的我聊成家的事。我聊开了,我不愿成家是因为我不认为成家后会带给我真正的幸福,我觉得我们家就不幸福,我觉得你们家也不幸福。她若有所思,低语说夫妻间打打闹闹是很寻常的事。我没有意识到那一句“打打闹闹”是有深意的,我早已忘却他们夫妻间的相处模式。

直到我妈告诉我,我才联想起那天张阿姨的支支吾吾和眉头紧锁。她应该也想挣脱这种束缚吧?离开这个束缚她也有本事活得好。不可能离婚的,我们这一代谁敢离婚,还哪有颜脸。我妈还是用一贯的回答搪塞我。人为什么非要为了面子而活?你觉得这样没颜面是不是因为你也会瞧不起离婚的人?

我妈想了半秒,她说是的。

可悲吧,我觉得挺可悲的。当时代束缚着你的时候,挣脱不了而怪罪时代无可厚非。但当时代的束缚已经在别人身上失效时,你还死命抓住即将断裂的两截,甚至试图绑上死结,并告诉自己和他人自己挣脱不了。这,算不算是自欺欺人的懦弱无能?

妈妈,你有真正的爱过自己吗?

乡之碎片「六」:被撞见的纹身

乡之碎片「四」:求神

乡之碎片「三」:被拴住的妈妈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