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早起的貓頭鷹

愛死羅輯思維裡的一句話: 「死嗑自己,愉悅大家。」 於是立志當一個喜歡貓頭鷹的普通人。

我的讀書筆記-「自由的窄廊」


阿散蒂古老諺語:「脫離雞群的雞會被老鷹抓走。」

人類不免俗的是個群體動物,恐懼也是人類的天性,從這樣的觀點出發、來聊聊這本探討自由國家誕生的書籍-「自由的窄廊」。

拒絕下架敏感書籍的平台-讀墨

從組成村落的概念始於私有財產,接著階級產生,開始爭奪各種公、私人財產進而產生暴力,國家就是建構在這種由暴力後的勝利者,由此、國家很常於鮮血中誕生。

然而自由卻是一種讓人能免於暴力,能在不受不合理懲罰或嚴厲社會制裁的威脅下,過著自己選擇生活的理想。要能成為自由的國家似乎是一種相當罕見的事,讓人好奇成為自由的國家是不是有甚麼特別的制度或法律?


完美的制度-吉爾迦美什難題-

蘇美神話-烏魯克國王

吉爾迦美什是蘇美神話中烏魯克的國王,神話故事中的這位國王殘暴不仁、百姓痛苦,於是天父就為這個國王創造了完全相反的分身-恩奇都,以便讓兩者制衡。

但不久後百姓發現還是沒用,因為本尊跟分身找到相處之道,兩個人像兄弟一樣手牽著手,反過來聯手欺壓百姓。

國王就是國家的領導者,而分身就是一個國家的法律,即使我們可以規劃出良善的法律、制度,想用野心來反制野心,最後仍有機會讓野心團結起來,欺壓人民。

因此自由不能僅靠制度就能誕生,法律是人訂的、自然有其極限。所以作者認為國家誕生後,會有兩隻強大意識的巨靈,這兩隻巨靈就是國家跟社會,作者認為自由如要興起、兩隻巨靈都必須同時強大。


「受命於天」-專制式的自由

中國-社會信用評鑑

當國家完全壓過社會,否定社會參與政策決定的力量,就會變成專制國家,最主要的特色就是人民在政治上沒有任何發言權。專制國家的好處,就是對經濟成長有相當明顯的影響,新生專制與新生民主對比起來,中央集權式的政府能更有力的維持秩序、推動適合的經濟發展政策。

作者提出中國宋朝與全球對比,古代宋朝擁有全球最高的生活水平,與當時歐洲還在自由的窄廊內殺來殺去,這種驚人的成長突顯了專制國家的成長潛力。如能以現代科技(AI、網路)來看、專制國家可以用更簡單的方式制約社會,進而培養更好的經濟體系。

但作者認為專制的經濟成長很難長遠、富不過三代,原因也是缺少對國家的制約,當唯一能制衡政府的只剩領導與政府菁英本身的道德感,只剩"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的思想外,就沒有任何能力能制衡專制。

當社會沒有制衡的能力,改朝換代的國家就更可能剝奪人民努力的成果;當缺少保護自身努力的成果,社會就會缺少自主性和基礎廣泛機會的誘因,就會無法爭取創新的優勢。

這邊要稍微解釋一下、沒有創新優勢並不是指專制國家無法成長,也不代表沒有大型科技的進步。例如前蘇聯不但產生世界上最高明的數學家和科學家,也創造出很多太空科技的突破。

可這些成功都是出於解決狹隘領域中的問題,簡單來說、科學家們都是出於解決政府(錢)給的難題去思考。而攸關廣泛領域中的多元化和社會持續創新的概念就會相當缺乏,沒有創新優勢、沒有夢想的新問題、沒有大量失敗偶爾遭遇成功的創意,就沒有讓人耳目一新的產品。

專制可以命令人民努力工作,但沒法命令人民生出創意。

專制政府最根源的心態,就是希望社會無法組織、無法動員,唯有社會軟弱無力、才會有不受約束的政府,政府及政治菁英才能對公民進行統治,當然就不用也不會給人民自由。


「滑坡問題」-無法成型的國家

非洲-巫術和傳統

跟專制國家相反,當社會巨靈過於強大、國家就無法建立中央權威,人民會避免國家巨靈出現猙獰的面目、害怕中央集權,社會設立許多規範阻止任何人得到權力,就好像走在滑坡上、

每走一步都會往下滑,落在政府不想去的地方。

社會的特色就是疑神疑鬼、每個政策都否決,只賦予國家非常弱的能力,讓政府無法做任何事,即是提供正當的公共服務也做不到。比如基本醫療、保健、電力等公共服務都將不再由政府提供,改由社會上大大小小的社群自主提供;國家沒了能力也無力管制暴力與執法,由每個社群彼此監視、制衡,進而讓國家進步陷入僵局。

這種國家並不一定是無基本知識或技能的落後國家,書中提到黎巴嫩就是極度分權國家的代表,擁有中東程度最高的教育水準、現代化的大學體系,卻因為擔心集中權力給一個政府可能壓榨社會,當社會安於成為一個沒有效率的國家,就會刻意設計出軟弱無力的制度。

當某人想要開始發號施令時,發號施令的人就會被冠上"巫術"、"不符合傳統"這些字眼,結果就是社會創造強力的規範和監牢形成一種鳥籠經濟。

社會彼此監視,累積過多的財產反而會被人盯上,社會不容許市場自由發揮,整個國家經濟窒息的難以成形,沒有繁榮、公民就不會有自由選擇的權利。


「穿著燕尾服的猩猩」-如同紙糊一般的國家

巴西-國家博物館大火
  • 有一種國家、
  • 看上去像國家、
  • 聞上去像國家、
  • 聽起來像國家、
  • 有詳盡的法律、有龐大的軍隊、有官僚體系,
  • 但是裡面空空洞洞沒有力量,
  • 國家政府充斥不確定性、不穩定,
  • 但是卻相當善於展現專制國家對人民殘酷的一面。

作者將這種表面像民主、但實際專制又不穩定、不受社會約束,又缺少基本國家公共服務能力的國家,稱為紙糊的國家。舉阿根廷為例,人民會為了領取貧困補助去公家機關好幾次,甚至讓一群人在沒有開門的公家機關外排好久的隊,但人民最後仍一無所獲、就像被當成球一般踢來踢去。

"民主制度像是穿著燕尾服的猩猩"

燕尾服象徵這個國家的官僚體系正常運作,但是猩猩則代表這個國家的無能、政府不願控制的本質。因為動員改革可能會造成無法平息的社會反應,追求改革的菁英們面對的危險大到無法承受時,這樣的國家對不道德的領導者來說可說是有力的工具,因為無能的紙糊國家可以不接受民意、不對人民負責,在鎮壓和殺害人民上也沒有過多顧慮,許多獨裁者喜歡這種社會異常支離破碎的狀況。

就好比巴西前總統所說"是我的朋友、一切便宜行事,是我的敵人、一切依法行事。"作者認為紙糊的國家不關心公民福祉,缺乏處理的能力,只可能增加政治菁英的財富,這種處在暴力、恐懼、遭受宰割的困境,自然就無法誕生自由和繁榮。


「紅皇后效應」-受制約的國家

好政府的寓言-西恩納共和國

只有當社會樂於和國家這頭怪獸合作,國家這頭怪獸才能建立更長遠及強大的力量,但這種合作要讓人民相信是有能力控制住的。

紅皇后效應。                            "妳要不斷奔跑,才能保持在同一個位置。"

作者認為想要留在自由的窄廊,國家和社會除了依靠合作與信任、更要彼此競爭前進。紅皇后效應才能使自由的國家誕生,重點在於國家和社會兩者之間的權力均衡。

如果社會鬆懈下來、國家和菁英變得太強大就會變得專制;

如果國家跑慢了、社會和團體變得太強大國家就會變軟弱;

如果兩者都不想跑、國家就會變得紙糊的一般。

我們需要國家繼續往前,面對艱難的挑戰時,壯大國家的能力,社會也需要具備自主性,在發生不公和危機時,能適時打破規範的牢籠,以上都說明著想成為自由的國家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維持自由社會跟國家的制衡、要競爭、要合作、要「制度化」與「非制度化」、要有所妥協、要想出創意,即使孵育出自由且受到制約的國家,好不容易踏進自由的窄廊還是隨時可能甩出去。


就如同下面這點。

「紅皇后失控」-競爭過頭的零和遊戲

納粹元首-希特勒

1848年德國設立議會授予成年男性投票權,在一次大戰後人民開始要求更多、更大、更有效的政治代表權,工會蓬勃發展、雇主默認一天工作8小時,社會上呈現明顯的集會結社風潮,更多的社團吸引更多的成員,1919年授予女性投票權利,讓當時的德國不只是社會動員的時代、也是規範牢籠土崩瓦解的年代。

隨之而來的是大量的文化演變和創意,包浩斯、藝術、電影、現代派作曲,國家社會日趨強大,國家民選出而非世襲的總統。

然而國會的組織卻出了點問題,整個德國從沒有一個政黨贏得過半的選票,讓每一任政府都是聯合政府,由保守派、自由派、德國工人的社會派相互角力,造成德國的民主國家非常難以運行,緊接著世界經濟大蕭條、希特勒登場,接著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

當時德國國會的景象就是

"左右兩派都大喊大叫,妨礙國會事務,濫用規則,無休無止地提出秩序問題。左右兩派都不尊重他們賴以當選的制度。"

國家和代表工人的社會強力競爭下,讓國家沒有推行好的法規、優良的公共服務;反而造成每一方都意圖摧毀另一方,傾向嚴重的「零和」狀態進而將國家朝向多極化發展。

贏者全拿的心態,彼此無法合作,人民對於政府開始缺乏信心,各方敵視、衝突,當紅皇后失控後,國家與社會就很有可能將權力交出去,可能給了一位不負責任的獨裁者,後果就是引狼入室,納粹黨抓住機會摧毀剛剛萌芽的受制約國家、希特勒奪取權力,重建和加強國家對社會的專制制度。

自由的窄廊問題在於可以自由地離開,當國家無法控制制度,人民無法遵守法律,彼此削弱對方而非找尋中庸之道,就算是原先處在自由民主的國家,也有可能下一瞬間就變得比專制國家還沒有自由、充滿暴力。

「歷史重演」

美國-黑人平權抗議運動

目前全球都遇到類似的挑戰,

如財富不均讓社會感受不公義;如具有創意但是無效的冒險代價可能過大;或是民主的公民逐漸對制度失去信任。

饑餓和失業都是獨裁的溫床,當國內某些無良企業卻大到不能倒時、創業變成一件可能會家破人亡的事情時、社會不肯遵守及保護國家制度時,這些都很有可能讓國家遠離民主自由、再度掉出自由的窄廊。

當社會自廢武功、人民變得悲觀,
國家無法無天、政治菁英變得貪婪。

如何跟國家巨靈和平相處,如何約束國家巨靈,又能夠信任國家,書中並沒有給出非常肯定的答案。作者也說,美國的國家安全局「侵略性監視活動」和中國的「社會信用制度」,本質上都是人類即將遇上從未見過的「數位獨裁政權」,各國會往哪種方向前進是很難預測的,基本上還是得看國家與社會之間的平衡。

但作者自嘲是個樂觀主義份子,即使現今許多獨裁者受到國民支持,而在自由的窄廊中許多國家卻搖搖欲墜,作者仍相信世界依然在擴大這條自由窄廊,作者深信唯有互相包容、關懷弱勢,支持又願意互相妥協的自由國家,才能讓人類擁有進步的動力,作者深信這樣的思想仍有機會傳遞出去。

歷史明確的告訴我們這點並不簡單、也非必然,看看臺灣其實就是有一點競爭過了頭,紅皇后效應失控導致藍綠惡鬥,"左右兩派都大喊大叫,妨礙國會事務,濫用規則,無休無止地提出秩序問題。左右兩派都不尊重他們賴以當選的制度。"、是不是很像20世紀初的德國。

所以我也能理解有些人認為國家裡有兩個政權彼此惡鬥,拖垮經濟,既然沒有辦法給人民更好的生活,還不如找個受命於天(馬克思主義)的領袖保護人民,但作為受保護的回報,你必須任人宰割、你必須放棄自由,這樣才能跟其他雞隻站在一起,免得被外面那頭老鷹(美國)欺負。

這不就是一種恐懼自由的生活了嗎?

作者認為自由的國家,就要設法在國家和社會之間、在有錢有權和無錢無權的人們之間,創造權力的平衡點,讓社會有力量、有組職、能動員、能發揮紅皇后效應,而國家能擴大自身的能力,能對抗過去傳統和未來挑戰面對的所有獨裁宰割,更重要的是需要所有人團結起來,捍衛所有人的權利,無論統一、獨立、信仰或言論都能包容所有人的思想,才能使人類進步。

人類再進步、再一次的自由革命,或許即將發生,讓所有人都能享有言論和信仰的自由,免於政府的恐懼和匱乏的世界,我深信在華人世界仍是有可能的,希望我們永遠能在雞蛋和石頭之間,選擇雞蛋。

最後想請問、

您相信自己的國家,有天也能成為自由、免於恐懼的國家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